最後一位於一九二二年去世的閹伶Alessandro Moreschi。
最後一位於一九二二年去世的閹伶Alessandro Moreschi。(取自Wiki common)
特別企畫 Feature 真假絕代 華麗轉「聲」╱探古觀今

天籟男聲 跨性別的無限魅力 假聲男高音的過去與未來

假聲男高音的崛起,與「閹伶」的曲目有直接關係。原本為教會服務的「閹伶」,在十七世紀初歌劇興起時,一躍成為娛樂產業中的明星,許多歌劇作曲家紛紛為他們打造華麗詠歎調。十八世紀後閹伶風潮退燒,但在十九世紀後半又掀起對巴洛克的好奇,於是「假聲男高音」順勢崛起,成為當今歐洲樂壇在演出巴洛克聲樂作品時的第一選擇。

文字|蔡永凱、Marco Borggreve、Jiyang Chen、James McMillan
第326期 / 2020年02月號

假聲男高音的崛起,與「閹伶」的曲目有直接關係。原本為教會服務的「閹伶」,在十七世紀初歌劇興起時,一躍成為娛樂產業中的明星,許多歌劇作曲家紛紛為他們打造華麗詠歎調。十八世紀後閹伶風潮退燒,但在十九世紀後半又掀起對巴洛克的好奇,於是「假聲男高音」順勢崛起,成為當今歐洲樂壇在演出巴洛克聲樂作品時的第一選擇。

廿世紀七○年代起,樂壇湧出了一群被稱為「假聲男高音」(countertenor)的男歌者,他們多半相貌俊俏,在巴洛克歌劇製作裡幾乎取代了次女高音,成為閹伶角色的代言人。在逐漸萎縮的古典樂壇中仍能維繫著票房保證,在廿世紀末開始成為樂壇的特殊現象。

一切從「閹伶」說起

假聲男高音的崛起,與「閹伶」的曲目有直接關係。所謂「閹伶」,曾是義大利地區的現象,在男孩尚未變聲之前即用手術方式阻止出現第二性癥,保持清亮之童音,首先被記載於一五五○年左右,於十七至十八世紀達到顛峰。如此殘忍的做法有幾大考量:由於當時南義大利生活困苦,以閹伶的身分受教會聘僱,對生活是一大保障,甚至還可以支持家人。此外,當時的天主教教義仍鼓吹「獨身」作為一侍奉天主的最好方式,摘除睪丸無疑確保了男性神職人員的獨身可能。但諷刺的是,即使有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大部分閹伶的手術過程仍是禁忌的話題。常可以見到「發燒」或「由馬上跌下導致受傷」等托詞。

十七世紀初,歌劇開始蓬勃發展,閹伶也開始從教會或宮廷走出,一躍成為娛樂產業中的明星。歌劇院民營化導致大量羶腥色的內容以吸引觀眾,由閹伶擔任男主角與女主角演出,等於間接昭告了台上的一切都只是作戲,避免受到衛道人士的撻伐。必須要注意的是,即使閹伶缺乏了男性的器官,他們所扮演的角色多半都還是男性。由於荷爾蒙比例差異,閹伶身形高大,在劇院舞台上相當挺拔魁梧。另外由於肋骨較寬,他們擁有超人的肺活量,加上沿襲自童聲的清亮高音,種種原因讓他們成為票房主角,讓歌劇製作人競相邀請的對象,也讓知名的歌劇作曲家們紛紛「挾閹伶以自重」,為他們打造一首一首精采華麗的返始詠歎調。

重返巴洛克的時代

閹伶的風潮大約於一七四○年左右退燒。原因亦有多樣:神學的轉變與經濟的好轉,都讓男孩們不再需要透過如此酷刑苟且偷生。而在音樂上,新興的諧歌劇講求重現當代社會真實,亦排斥了閹伶的矯揉造作。他們退回宗教音樂的場域,僅梵諦岡等教皇國領土聘請少數閹伶,直到最後一位於一九二二年去世,成為絕響。

十八世紀初進入啟蒙主義時代,耽溺於華麗、戲劇性的巴洛克快速褪色。直到十九世紀後半巴赫復興,衍生對於巴洛克的全面好奇。但因時間的隔閡、演出傳統的中斷,產生出許多議題,包括這些為「閹伶」所寫的音樂要如何演唱。一般常見的解說方式有三種:首先,由音域接近的次女高音來扮裝演出為最為常見;亦有人嘗試將原譜移低八度改由男高音演唱,卻如破壞了巴洛克特有的高音取向。而前述的假聲男高音,同時滿足了扮相與音樂的需求,即使在音質上與閹伶絕對不同,但卻迅速成為當今歐洲樂壇在演出巴洛克聲樂作品時的第一選擇。

貝洪.梅塔(Marco Borggreve 攝)

多樣意涵的「假聲男高音」

「假聲男高音」的興起,的確是廿世紀開始為了克服古樂演出之空缺所萌生的解決之道,但它絕對不是嶄新的發明,其歷史與音樂淵源甚至比閹伶更為複雜。首先countertenor一字,實先指涉聲部。在複音音樂初始,當主要聲部轉移至低音後,由於其音值常被拉長處理,有如大樹植根至穩至深,因此被稱為tenor,取其「固著」之意。十四世紀法國作曲家馬修,再加入一contratenor聲部:contra為「相對」之意,可視為tenor抗衡或補充。從此之後contratenor聲部相當常見,但位置不定:有時在tenor上方、有時則在下方。到十六世紀時,四聲部的結構已為常規,除了原本就具有清楚定位的superius(即義語的soprano)與tenor外,tenor上方的contratenor被稱為contratenor altus(高的contratenor);tenor下方的contratenor 被稱為contratenor bassus (低的contratenor),即日後義語化的alto與basso。

拉丁語的contratenor到了英國被改稱為countertenor,並在這個熱愛合唱的國度蓬勃發展。由於早期宗教音樂對於性別的限制,再加上對閹伶陋習不敢苟同。並且根據記載,就連韓德爾那些包含有閹伶演唱的作品,在當時英國演出時,亦有請假聲男高音上場的例子,可見這一類聲樂類型在英國存在已久。正因如此,也引發出許多名詞上的爭論。就最嚴格的定義來說,countertenor應該被視為tenor的延伸,應能夠演唱一般tenor的音域再往上擴充。而現在以頭聲為主,少以真聲演唱的則應稱為male alto(男性女低音)、falsettist(假聲演唱者)或contralto(即contratenor alto的縮寫)等。連帶著,在中文世界裡慣用的「假聲男高音」,似乎亦有繼續討論的可能性。

英國第一與美國第一

近代之前,英國的假聲男高音多使用於宗教音樂領域,少為國際社會所知。第一位獲得跨國聲譽者是廿世紀的戴勒(Alfred Deller,1912-1979)。他是一位出色的男高音,原本在教堂演唱,因受作曲家蒂皮特(Michael Kemp Tippet)注意,將其介紹給世人,並強調其為「假聲男高音」而非「男性女低音」。戴勒擅長文藝復興的魯特琴歌曲與英國巴洛克時期作曲家珀瑟爾(Henry Purcell)的作品。由於他亦能演唱正常男高音音域,並能再往上攀高至女低音,是名符其實的countertenor,影響了樂壇沿用此名詞,因此也被稱為「假聲男高音之父」。值得一提的是,他也吸引布列頓為他量身打造《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歌劇的精靈王奧伯龍一角。惜因戴勒的演技平平,同一個角色到稍晚的美國假聲男高音歐柏林(Russell Oberlin,1928-2016)才發揚光大。

曾被《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譽為「美國第一位明星假聲男高音」的歐柏林,為美國古樂運動的重要推手。他的音域不僅包括男高音(tenor),還走向了女低音(alto),更接近現今假聲男高音的範疇。二戰之後,假聲男高音與古樂運動形成加乘效果。現今炙手可熱的古樂演奏家賈克伯斯(René Jacobs,1946)年輕時即受到戴勒與大鍵琴家萊翁哈特(Gustav Leonhardt,1928-2012)的鼓勵,以假聲男高音的身分開啟樂壇知名度。即使之後專事指揮,演唱的經驗也讓他在挑選歌者上慧眼獨具,打造出極具特色的巴洛克與前古典聲響。

奧林斯基(Jiyang Chen 攝)

讓聽眾見識到古典音樂的無限可能

近廿年假聲男高音已不乏如傳統男高音、女高音般的天王架勢。修爾(Andreas Scholl,1967-)曾受教於賈克伯斯,並幫後者成功代打而聞名。他早期曲目聚焦在韓德爾為閹伶仙內希諾(Senesino)所譜寫的曲目,大量的錄音出版對於韓德爾歌劇之復興有關鍵影響。他的外表儒雅俊俏,音質潔淨甜美,在演唱歌劇曲目中仍保有獨特的親密性,深受女性聽眾歡迎。較修爾晚一年出生的梅塔(Bejun Mehta,1968-)目前仍活躍於歌劇舞台上。他從九歲開始就以童聲女高音的音質灌錄唱片,受到指揮家伯恩斯坦的讚賞。變聲之後曾以大提琴主修繼續音樂教育,並以男中音的身分繼續演唱。但在一九九七年閱讀《紐約客》對美國假聲男高音丹尼爾斯(David Daniels,1966-)報導後,開始探索成為聲音可能性,最終開發出富有金屬光澤與力道的音色,在假聲男高音界相當難得。受到兒時就熟識的次女高音霍恩(Marilyn Horne,1934-)支持,次年梅塔舉辦獨唱會,並在於紐約登台演出韓德爾歌劇,為丹尼爾斯代打。從一位自認為「中庸」的男中音一躍成為各大歌劇院與音樂節的常客。

較前述兩位約晚十年出生的賈洛斯基(Philippe Jaroussky,1978-),年輕時以有如孩童般純真的大眼睛擄獲男女聽眾的青睞。在稚嫩的臉龐下,他卻透過大量專輯向世人昭告其無懈可擊的歌唱技巧。他的韋瓦第,征服了以小提琴為語法譜寫、充滿大跳的綿長旋律線;他的波波拉與韓德爾,則讓聽眾充分見識到音色的細膩轉折。最特別的是二○○九年所出版的《鴉片》Opium專輯,收錄的是十九世紀末至廿世紀的法語藝術歌曲,將領域拓展至非古樂、非假聲男高音的曲目,亦以個人魅力得到聽眾認同。

最新一輩則有來自波蘭的奧林斯基(Jakub Józef Orliński,1990-),他標榜著業餘霹靂舞者的身分,試圖以自身形象實踐古樂╱古典音樂的現代意義。除了演唱技術外,唱片公司也不吝惜在音樂錄影帶中展現他姣好的臉龐與運動員般的肌肉線條,推出以來話題不斷,冀望能吸引更多原本對假聲男高音不熟悉的聽眾。

檢視廿世紀以來的假聲男高音風潮,即使目前仍屬小眾,卻已透露出不容小覷的多樣性。他們讓聽眾們見識到古典音樂的無限可能,持續帶給世人聽覺與視覺的驚喜與挑戰。

安德瑞斯.修爾(© James McMillan/Decca)
英國第一位獲得跨國聲譽的假聲男高音戴勒,圖為他的Folksongs專輯封面。
被《紐約客》雜誌譽為「美國第一位明星假聲男高音」的歐柏林,圖為他的Baroque Cantatas專輯封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