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與悼念 In Memoriam

悼念香港資深樂評人 熱情的笑顏——周凡夫

周凡夫,2020年攝於布達佩斯。 (周凡夫夫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7月7日晚間,資深評論人周凡夫(原名周卓豪)因腎衰竭病逝於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享年71歲。

周凡夫曾任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副主席,40多年來從事藝文寫作孜孜不倦,出版過音樂與文化評論相關書籍十餘本。對香港藝術界,特別是音樂界貢獻卓越。評論橫跨各表演藝術領域,文章不但散落中港台澳,對於藝術政策等研究更有獨見之明。2005 年獲頒民政事務局局長嘉許獎章,以及 2011年獲港府頒榮譽勳章,以表揚他長期積極推廣古典音樂及藝術欣賞所作的非凡功勳。

周先生長年為《PAR表演藝術》雜誌撰文,為台灣讀者帶來於各地參與藝文活動的觀察、分享與見解,字字珠磯備受推崇。感念他的付出,本刊特邀指揮家暨音樂學家張己任為文紀念,回憶其熟識點滴,從一場音樂會裡,紀念他為人的熱情。

6月14下午在香港的周凡夫傳了這張在1981年我跟他全家在香港出遊的相片給我。當時偷懶沒有及時回覆他,沒想到時光飛馳,一下子就過了三個禮拜,7月7日卻傳來周凡夫病逝的消息!

看著這張照片,不知怎地,照片的影像模糊起來,心中卻感到那時在周凡夫家中時的溫馨,一起出遊時的歡樂,他那永遠帶著廣東腔的聲音;眼前也浮現他家老大Ken那時帶著幾乎遮了半張臉的眼鏡、以及滿臉稚氣說起話來卻老氣橫秋的模樣、嫂夫人的親切、還有周凡夫那張永遠讓人覺得在微笑的容顏……

1981年我仍住在紐約,會到香港,是再次應邀客席指揮香港的「泛亞交響樂團」,這場訂於7 月5日在香港大會堂演出的音樂會,除了是「泛亞交響樂團」成立五周年的紀念音樂會以外,還是一場以「台灣」作為主題的音樂會。更特別的是在這場音樂會中演出了因為政治因素被塵封了將近40年的台灣作曲家江文也的《台灣舞曲》!那是40年來,這首樂曲重新「出土」的第一次亮相!而且也同時把當時享譽日本及台灣樂壇的台灣籍女高音邱玉蘭介紹給香港的音樂界。而以「台灣」為主題,卻與周凡夫有密切的關係。

雖然早在一年前,我已接獲「泛亞」的指揮邀約,但由於諸多原因,演出內容卻要到當年的5月才有較明確的決定。當時的節目原定為馬水龍的《義俠廖添丁》組曲、馬思聰的《山林之歌》、江文也的《台灣舞曲》,以及由邱玉蘭擔任獨唱的義大利歌劇選曲。雖然對這個曲目一直覺得缺欠平衡,但當時並沒有想到更好的改進方案。

6月中旬,我抵達香港的那一天,打了通電話給周凡夫,原本是問個安的電話卻講了一個半小時,在電話中談到了曲目的缺憾。言談中,他說:

「在海外,一般對台灣的管絃樂作品仍然是十分陌生的,以我上次到台灣的接觸與印象看來,我相信台灣這幾十年來一定培養了不少優秀的作曲家,可是在香港,卻極少知道這些人的作品,目前在海外的指揮家中,對台灣的作品有了解、而又願意把台灣作品有系統地介紹給海外聽眾的人,目前好像只有你一個!你何不把這場音樂會變成一個以台灣作曲家與演奏家為中心主題的音樂會呢?其實你的曲目已經表現了這個意向,只是你自己可能還不曾查覺到。」

1981年,張己任與周凡夫一家在香港一同出遊留影。 (張己任 提供)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雖然當時已近子夜,我仍然立即撥電話,與「泛亞」當時的團長丘健華先生及音樂總監葉惠康先生,商談更改曲目事宜,他們兩位都十分贊成這個構想。在電話中幾經磋商以後,我決定用郭芝苑的《民俗組曲》取代馬思聰的《山林之歌》,而且在下半場加入舒伯特的《未完成交響曲》來平衡台灣樂曲的長度。

這樣,曲目在上半場,就包括了台灣三代作曲家的作品,當時40歲的馬水龍、60歲的郭芝苑以及70歲的江文也:下半場是台灣籍的邱玉蘭演唱、而指揮則是來自台灣的我擔任。於是,一場以台灣作曲家及演奏家為中心的音樂會,就這樣史無前例地在香港的音樂活動中產生了!而這都是因為周凡夫的一席話。

音樂會後,江文也的音樂、江文也的人生理所當然成了話題中心,樂團中有許多是中央音樂院畢業的學生,他們在校期間從未聽過這位在日本出名、出色的作曲家江文也,更不知道江文也的《台灣舞曲》得過奧林匹克獎!團長邱健華還是江文也的同事,也分享了一些有關江文也的「趣事」,而周凡夫也問了我有關江文也的種種。讓我意外及感動的是,音樂會後約半年,周凡夫因出差到中國大陸、特別繞道到北京去探望當時仍臥病在床的江文也。回香港後寫了一篇有關江文也現況的報導,文中也為江文也的際遇大抱不平。

在70年代後期認識周凡夫時,就注意到他每天孜孜不倦地寫有關音樂的評論、報導,而且篇篇都很有見地。雖然他並非音樂相關科系出生,也不靠寫稿維生,祇單憑一股熱情與毅力,就專注在音樂評論的世界裡。那時就想,如果他一直有如此熱誠不停的寫下去,不久一定就會成為香港音樂界的意見領袖。幾年後果然如我所預見……

回過神來,想起與周凡夫上次在台北相聚時,在座的還有林樂培先生,聚會中談起香港的吃,周凡夫立刻如數家珍般地述說起來,我說我還是很懷念屯門的鵝肉,周凡夫想也不想地說:「下次來香港,我們再去屯門吃鵝肉吧?」只是每次想起這個鵝肉之約,周凡夫那微笑的容顏總會在眼前先出現……那是四十多年前我們初次見面時共進晚餐的地方!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14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