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佇遮 ê 門道

Dub Lau:尋找自己嚮往的山海

Dub Lau (周凌鵰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獨立工作者飛抵異國,放棄自由身,進入團隊擔任專職,以雙重的「新人」身分,看見了何種台灣劇場風景?本期透過馬來西亞的舞台技術統籌Dub Lau之眼,窺探異鄉人的自我碰撞與現實壁壘。

來自馬來西亞的Dub剛結束自己歷時最長的專職工作。有些憂慮卻沒問出口的是,他會否離開台灣劇場?在中學便接觸戲劇的Dub,自知不喜歡表演就走技術,又因馬來西亞教育體系缺乏劇場技術相關科系,就修讀錄音工程專業文憑,也接觸劇場幕後工作。劇場,好像未曾離開過他。此時,他正在台東打工換宿,想著接下來的規劃。他,暫時離不開台灣。

以製作管理、舞台管理與技術統籌為主業的他,除在學院畢業後曾有數月的專職工作,後來都用「自由接案」的方式在各地留下足跡,更曾到紐西蘭擔任星空導覽員。他說:「我是比較叛逆一點,有機會就去。」再加上並無刻意經營固定團隊,就算有人想找他再次合作,也不一定能掌握行程。2018年在中國成都工作時,主動接觸台灣劇場,來到嘉義草草戲劇節,竟成為一個契機。2019年9月,在東歐巡演的他接到了阮劇團副團長、也是在草草戲劇節結識成為好友的余品潔來電,詢問工作意願,專職也好,接案也行。Dub說:「余品潔不是第一次問我要不要考慮這件事,我也不知道我會答應。」現在回想,那年11月就開始專任於阮劇團,他決定地比想像快。一部分是對草草戲劇節的興趣,一部分是把余品潔視為朋友,而Dub更歸咎於「年紀到了」,是不是該好好檢視過去的累積,安排未來的規劃,不能再任性而為?

製作經理,是Dub在阮劇團的身分,也帶來不少挑戰。在他以往的工作認知裡,製作經理是技術背景,從事技術統籌、場地規劃、執行團隊組成等工作內容;但台灣的獨特生態下多會用執行製作、舞台監督等取代,且多半以單一製作為導向。因此,這是劇團與Dub雙方的第一次。過去的接案可以專心處理一個案子,但劇團除有多項製作外,也有日常的團務行政工作。他還說,自己是個「新人」,缺乏台灣「朋友」(人脈)。這段與劇團彼此磨合的過程,更多的是對自己能否勝任的質疑,這也成為階段性任務完成後決定離職的因素之一。

曾問來自檳城的Dub,家鄉是個怎樣的城市。「海」,是最蔚藍的關鍵字。他說,從家出發到其他地方,是沿著海岸線走。現在的他,踏著東台灣的海湧,嚷著想學會衝浪。我以為,Dub最喜歡的是海洋。但今年農曆年因疫情無法返鄉的他,去登山與露營,背景是油綠的群山,不高的身形扛著看似專業的配備,不白的膚色烙得更黑。山裡海裡去的他,停不下來。不管是那些相對細膩、繁瑣的幕後工作,如團隊溝通、場館聯繫、時程規劃、判斷技術等,或是務實地探訪每次工作與合作機會。就連此刻是在工作與工作之間,仍維持出發狀態,尋找那片嚮往的山海。

profile

移人:Dub Lau

職業:製作管理、舞台管理與技術統籌

簡歷:馬來西亞檳城人。檳城劇團Plasticity Theatre Troupe成員。曾任George Town Festival 2019 Production Manager、2020草草戲劇節《天空》執行總監、阮劇團製作經理(2019-2021),目前待業中。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