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翠克絲的歌藝細緻,富人文素養。
韓翠克絲的歌藝細緻,富人文素養。(國家音樂廳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PREVIEW

歌詠藝術之美的詩人──韓翠克絲 Barbara Hendricks

以前黑人聲樂家不是靠天賦雄渾的低音與大嗓門脱穎而出,就是在競爭較小的花腔領域中跳躍飛馳。韓翠克絲卻秉持著細緻精到的修養,成爲音樂史上第一位成名的黑人抒情女歌手。

以前黑人聲樂家不是靠天賦雄渾的低音與大嗓門脱穎而出,就是在競爭較小的花腔領域中跳躍飛馳。韓翠克絲卻秉持著細緻精到的修養,成爲音樂史上第一位成名的黑人抒情女歌手。

韓翠克絲女高音獨唱會

1月10日 19:30

國家音樂廳

一九九〇年十一月國家音樂廳的舞台,韓翠克絲(Barbara Hendricks)化作深情款款的溫柔男子、感情受創的初戀少女、歌詠天主的年輕修士、以及洞悉一切的敍事者,安可曲一首接著一首應接不暇。唱片上聽來稍嫌過於纖細凝鍊、透露著些許平板的嗓音,卻像刹那間冉冉綻放的夢幻之蓮,傾吐一陣又一陣優雅迷人的芳馥。從資料檔案我們知道她於一九四八年生於阿肯色州、在二十歲之前獲得了數學與化學的雙重學位。只是我們怎樣也不明白:擅長數理化的頭腦,是如何又衍化出溫柔嫻雅的樂音彩虹?

沿著密西西比河北起五大湖區、南止墨西哥灣的大草原,一鼓作氣孕育了現在舉世聞名的三大金嗓:驕傲嚴肅、高頭大馬的「航空母艦」諾曼(Jessye Norman);甜美悅人、語氣誇張、極富明星氣息的芭透(Kathleen Battle);以及篤實沈思、沈靜不多言的小么妹韓翠克絲。和諾曼相似,韓翠克絲也是出生在一個經濟並不寬裕的家庭中。不過並不曾因此種下憤世嫉俗的種子。今天我們聆聽她的歌唱,並不會感到什麼急欲攫取人心的力量或是特意強調甘美的悅人企圖。我們所看見的,是她一顆虔敬的心虔誠的態度,希冀探求更進一層的藝術眞理。也因此,她毅然爲二次戰後幾已滅絕的法國藝術歌曲(Mélodie)作淸敎徒式的開墾與付出。

提到她和藝術歌曲的淵源,我們可得從她如何難以自棄地轉攻音樂開始說起了:或許命運當年對這位慧黠的小女孩註定有它自己的安排吧!韓翠克絲終於爲自己的天賦找到了安身立命的起點──茱麗亞音樂學院!偉大的次女高音杜萊兒(Jennie Tourel)張開雙臂歡迎這位對音樂天地遲到的生力軍,悉心盡力地授與她各種詮釋的啓發與技巧。韓翠克絲和黑人女中音庫麗弗(Florence Quivar)是這位聲樂大師最後的關門弟子。

杜萊兒年輕時是巴黎歌劇院的名花,因受作曲家韓恩的調敎一躍而成最富盛名的音樂會演唱家。韓恩雖然不像德布西那麼富有學術地位、博大精深的作曲家,可是他的作品也充滿了莫札特古典明晰的樣式以及馬斯奈式的餘韻。再加上杜萊兒深厚的功力與經驗、以及韓翠克絲本身的人文素養,使得她成爲今天少壯派藝術歌手中的佼佼者。比較起來,傑西.諾曼今日雖然超越了卡娜娃的地位,但其聲名與造詣已逐漸陷入停滯不前的窘境。畢竟,過於巨大的音量對於精細的藝術歌曲是一種浪費也是一種戕害,而她對歌劇不當的認知也無法在新的領域中一帆風順。芭透如今已成最具票房價値的超級巨星,她那甜美的嗓音在唱片上聽起來的確比韓翠克絲更鮮明更富朝氣。可是若論藝術素養,芭透的歌唱只堪稱千曲一腔。以前黑人聲樂家受限於素養或是種族歧視,不是靠天賦雄渾的低音與大嗓門脫穎而出就是在競爭較小的花腔領域中跳躍飛馳。如今韓翠克絲秉持著細緻精到的修養,善用天賦,昻然在競爭最劇烈的抒情女高音中,成爲音樂史上第一位成名的黑人抒情女歌手。她的啓示,使得新一代的黑人歌唱家開創出一個新的紀元。

 

文字|符立中 樂評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