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重新推出勃發鄕土生命力的〈我的鄉愁,我的歌〉。
雲門重新推出勃發鄕土生命力的〈我的鄉愁,我的歌〉。(謝安 攝)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PREVIEW

雲門新春起跑

在新年與春節之間,四支充滿熱力的舞蹈,爲雲門舞集的第二十週年揭開了活潑的慶生序幕。

文字|李予昕
攝影|謝安
第3期 / 1993年01月號

在新年與春節之間,四支充滿熱力的舞蹈,爲雲門舞集的第二十週年揭開了活潑的慶生序幕。

雲門舞集春季公演

1月15〜17日 19:30

國父紀念館

今年的春季公演之中,雲門推出了兩支新的舞碼〈紙天空〉、〈海濱大道〉,以及兩支舊舞碼〈涅槃〉、〈我的鄕愁、我的歌〉。〈紙天空〉是由國內的年輕編舞者何曉玫獨力創作;而〈海濱大道〉(Esplanade)則是買進的保羅.泰勒(Paul Taylor)作品,版權費及製作費是由美國運通基金會所贊助,根據合約上的規定,包括燈光的打法、舞衣的質料、保羅.泰勒本人的宣傳照等,都依原來的模式。美國方面還特別派遣了兩位舞蹈老師來台指導雲門的舞者,希望能一絲不苟地重現原作。

有趣的〈紙天空〉

問林懷民,覺得〈紙天空〉這支舞作如何?他簡潔地答道:「有趣」。

現代舞容易落入沈悶,想跳得有趣則難。

這支舞總共用了五位舞者,三男二女,都穿肉色的緊身衣,乍看之下,彷彿是赤身裸體。全身上下畫滿了五彩的條紋,有流線型的、斑點型的、綜合型的,讓人有一種非人非獸的感覺。五隻人獸的背後都綁了一個大氣球,搖搖晃晃,看起來像是尾巴。

配樂方面,何曉玫親自選了兩首「新音樂」:第一首是Arthea樂團創作的Ancestral Now,第二首是John Ber-gamo 作曲的Piru Bole,兩首原始意味曲子的間隔中,特意加入抽水馬桶的聲音,造成現代文明的聯想、對照。

第一首樂曲像是叢林樂,讓人彷彿置身非洲叢林之中,有鳥獸聲、有人聲、風聲,還有非洲土著的樂器聲,而舞者的動作神情,亦類似於獸;第二首樂曲則是帶有濃厚的東南亞風味,綜合了多種南洋的打擊樂,情緖變化頗大,舞者們追隨著音樂的起伏,舞出變化的情感。

何曉玫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舞蹈系,現年二十七歲,曾是一九八九年文建會及國家劇院舞蹈創作獎的雙料首獎得主,在紐約大學攻讀舞蹈碩士時,也曾在模斯.康寧漢工作室發表獨舞,獲得紐約時報的熱烈好評。現在返國在母校任敎,並在新編舞作中勇於嘗試新的舞蹈語言。

感情豐沛的〈海濱大道〉

林懷民覺得〈海濱大道〉能呈現出各種不同的色澤,時而溫柔、時而深沉、時而哀傷、時而天眞,有時是表現出一種男女之愛、有時是淸晨的喜悅、有時是日正當中的激情,舞蹈與音樂完全結合,一氣呵成,感動力極強,在他的心目之中,〈海濱大道〉是無懈可擊的完美。

配樂選用的是巴哈的E大調與D小調雙小提琴協奏曲。

〈涅槃〉則是林懷民的代表作之一,此次的〈涅槃〉與從前的〈涅槃〉略有不同,因爲他不想重複同樣的東西。但是,〈涅槃〉原有的神秘感,卻同樣的震懾人心。

 

特約報導|李予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