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歌作曲者程懋筠先生。(顔廷階 提供)
里程碑 Milestone 里程碑

不應被遺忘的一位音樂家 程懋筠(C. 1900—1957.7.31)

這個月是程懋筠先生的冥誕。程先生是中華民國國歌的作曲者,畢生投入音樂敎育與創作;在抗戰期間曾主持江西省音樂敎育委員會,撰寫廣爲流傳的抗戰歌曲、出版頗具影響力的《音樂敎育》月刊,並親率音敎會抗敵歌詠團深入窮鄕僻壤,積極宣傳對日抗戰。在大陸學人開始對程先生進行硏究的同時,遠在黑龍江的牛廣傑先生特撰此文希望在台灣及海外引起一點迴響。

這個月是程懋筠先生的冥誕。程先生是中華民國國歌的作曲者,畢生投入音樂敎育與創作;在抗戰期間曾主持江西省音樂敎育委員會,撰寫廣爲流傳的抗戰歌曲、出版頗具影響力的《音樂敎育》月刊,並親率音敎會抗敵歌詠團深入窮鄕僻壤,積極宣傳對日抗戰。在大陸學人開始對程先生進行硏究的同時,遠在黑龍江的牛廣傑先生特撰此文希望在台灣及海外引起一點迴響。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這首以孫中山先生一九二四年六月十六日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上所作的訓詞譜曲的中國國民黨黨歌,從一九三七年六月三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決議,將此歌定爲中華民國國歌以來,已經半個多世紀了。它的影響不能謂不深,它的價値不能說不大,但它的作曲者──程懋筠先生,卻鮮爲人知,特別是靑年人,似乎已經把他遺忘,就連臺灣天同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出版的《中國現代音樂家》一書,也沒爲他留下應有的幾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作曲家與聲樂家

程懋筠先生,一九○○年生於江西省新建縣大塘鄕。新建這個地方歷史上曾出過不少名人,什麼壯元、探花、進士、舉人多達幾百人。程先生的祖輩入朝爲官的也不少,其父是國文敎員,程先生受其家庭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自幼就諳熟國學、喜愛文藝,特別是對京劇有特殊的愛好。

二○年代,程先生被長兄帶到日本留學,進東京音樂學院主修聲樂,兩年後兼學作曲。一九二六年歸國,先後在江西省立一中、二中女中任敎。一九二八年後歷任浙江省湘湖師範學校音樂科主任兼樂理、和聲、作曲、唱歌等課敎師、杭州英士大學音樂敎師、南京中央大學敎育學院藝術系主任兼聲樂副敎授、南昌國立中正大學音樂敎授、上海國立幼師聲樂敎授、上海美專聲樂敎授等職。

做爲聲樂家,程先生常登臺一展歌喉;作爲作曲家,他先後寫過各種類型各種體裁的歌曲近百首,使他名噪一時的自然是爲國民黨黨歌(後爲國歌)譜曲了。

一九二九年,國民黨中央以孫中山先生黃埔訓詞爲歌詞,在全國徵選黨歌,程先生投稿中選,名聲大震。一九三七年六月三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決議,將此歌定爲國歌,於是「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歌聲響徹全國城鄕。程先生除譜寫了黨歌(國歌)外,還寫了〈新生活運動歌〉,〈國民精神總動員歌〉、〈少年團團歌〉、〈虎崗謠〉、〈再犧牲再前進〉以及中正大學、英士大學、中華大學等大學校歌。

程懋筠先生從一九三三年開始由政府資助在江西主持江西省音樂敎育委員會的工作。辦管弦樂隊、合唱隊、並親任指揮。他組織的管弦樂隊滙集了一些當時很有名望的演奏家,如小提琴家盛雪、大提琴家張貞黻等人,演出過莫札特、華格納等人的作品。他指揮的合唱隊演唱過〈黃河大合唱〉、〈義勇軍進行曲〉、〈旗正飄飄〉、〈長恨歌〉、〈海韵〉等著名合唱曲。他辦音樂傳習班,培訓鋼琴、小提琴、二胡等演奏人材。他還組織話劇團,公演《日出》、《雷雨》、《血灑晴空》等,主持江西省音樂敎育委員會十多年,一九四四年解散,功勞卓著,成績斐然。

藝術家與愛國者

程懋筠先生不只是位藝術家,也是個強烈的愛國主義者。在抗日戰爭期間,除積極主持江西省音樂敎育委員會的工作、出版有很大影響的《音樂敎育》月刊外,還寫了大量廣爲流傳的抗戰歌曲,如:〈抗敵救國〉、〈抗日軍歌〉、〈打游擊去〉、〈當兵去〉等。一九三八年日寇陷南昌,程先生率領音敎會抗敵歌咏團,轉輾深山小縣,宣傳抗日,堅持在艱苦的條件下出版音樂刊物,並親手寫出很多有分量的音樂論文,對全國抗日宣傳工作起了積極作用。

抗戰勝利後到五○年代初,程先生的音樂活動,沒有太大的作爲。一九五一年應蘭州師範學院藝術系主任呂思百之聘,偕全家老小赴西北工作,途經西安,中風病倒,沒能就任。一九五三年南歸,養病於南京、南昌等地。一九五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因腦溢血病逝於南昌。

對於在中國現代音樂史上有一定影響的程懋筠先生,大陸已有學者開始對他進行硏究,我想在臺灣及海外的音樂同仁、專家學者、程先生的故舊友好,當會爲程先生寫出好的有價値的文章來。我這篇小文只希望起個抛磚引玉的作用。

 

文字|牛廣傑 黑龍江省勃利縣文化館工作人員

劇本書廣告圖片
新古典室內樂團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