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昌國和鋼琴家藤田梓在全省各地演出的光景,至今仍是許多人心中一個美麗的組合。(藤田梓 提供)
里程碑 Milestone 里程碑 Milestone

琴音不再 紀念鄧昌國逝世一週年

在精神物質俱皆貧乏的六〇年代台灣,鄧昌國不畏大環境的艱困,篳路藍褸地砌造本土樂團的基石。凡走過那個時代的愛樂人,都不會忘記他在這個小島上所撒播的音樂種子……

在精神物質俱皆貧乏的六〇年代台灣,鄧昌國不畏大環境的艱困,篳路藍褸地砌造本土樂團的基石。凡走過那個時代的愛樂人,都不會忘記他在這個小島上所撒播的音樂種子……

一九九二年三月三十日,鄧昌國先生在美國尤金市因胰臟癌辭世,享年六十九歲。

在六〇年代那個什麼都貧乏的台灣,他不畏大環境低劣的物質水平,先後創立了中華絃樂團、中華管絃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擔任指揮,自嚴格的要求中一音一符地砌造本土樂團的基石,將市交從在大同國小內練習的三十人編制整建爲交響樂團。

他不但是位先驅者、指揮家,也是一個音樂敎育者:曾任國立音樂硏究所所長、國立藝專校長、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硏究所所長,桃李滿天下。在學生的心目中,他是位不罵學生的好好先生。小提琴家簡名彥在回想起這位啓蒙的恩師時說道:「小時候我總是少言,鄧老師便鼓勵我除了會拉琴之外還要多說話,以免『被人以爲是聾啞學校的』。那時候我必須由中部通勤北上習琴,來回要費時一日。鄧老師也鼓勵我說:『你若是沒天份,就算和我住在一起每天來敎你也沒用!』」

出身世家,鄧昌國生於北京,一九四六年畢業於國立北京師範大學音樂系,爾後進入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主修小提琴與室內樂,畢業後即加入盧森堡交響樂團擔任第一小提琴有兩年之久,再應聘赴巴西演奏,任敎於里約熱內盧音樂院,三年後返歐繼續深造理論與指揮。遊歷諸國的見識與經驗,使他不但精通四國語言,在一九五七年返台後也出任了國立台灣藝術館館長。

以當今來看仍屬冷門的室內樂與歌劇演出,鄧昌國在那個時代就已極力提倡:他旣是台北室內樂社主席,也是台北歌劇工作室主席。一個人如何可以這樣一直身居不同領域的拓荒性要職呢?正因爲對音樂的熱愛,燃起了他馬不停蹄的動力。舞台與講壇之外,他也躍進了電視台,成爲台視樂團的音樂指導與指揮。

他和鋼琴家藤田梓伉儷二人在那個時代於全省各地演出協奏與重奏的光景,至今仍留在許多人的心中。在音樂世界裡,這是一個美的對話與組合。

創立了一個個的學校、樂團、與工作室之後,鄧昌國離開了他曾熱愛的音樂,接下了中視公司副總經理的職務。其後遠走新大陸,再婚,創辦了中國靑年交響樂團。八年前他封琴,身體漸漸衰弱,最後因末期胰臟癌不治去世。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