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建後的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
改建後的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台灣行脚 系列專題/台灣行脚/高雄

調養文化土壤 他們爲港都演藝耕耘

對於高雄的表演藝術環境,在官方有照料市民文化生活長達十一年的李文能,在民間有文化三劍客策劃講座、表演節目及監督政府文化政策。他們以及其他爲港都文化盡心盡力的人,亟亟在工業領先的高雄,調養出文化藝術的土壤,以促進高雄成爲一個有文化、有內涵的城市爲目標。

對於高雄的表演藝術環境,在官方有照料市民文化生活長達十一年的李文能,在民間有文化三劍客策劃講座、表演節目及監督政府文化政策。他們以及其他爲港都文化盡心盡力的人,亟亟在工業領先的高雄,調養出文化藝術的土壤,以促進高雄成爲一個有文化、有內涵的城市爲目標。

除了有八線筆直的道路、林立的工廠和KTV之外,沐著冬陽走訪南台灣的高雄,發現港都的藝術界正流竄著一股新生的脈動──市立美術館如地打春雷般的開館展覽,中正文化中心至德、至善兩廳堂復館,市府兼管文藝的敎育局四科科長「換人做做看」,南方文敎基金會開辦文化觀察系列座談會,長谷建設旗下的積禪藝術事業開始辦理表演藝術活動,寬宏藝術工作室邁向成熟。官方、民間動作頻頻,高雄藝術的新時代即將來臨?好一股令人緊張的歡喜感。

一雙脚奔波出一座新殿堂

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處長李文能,掌管這幢港都最高表演藝術殿堂已屆十一年。剛批完高高一疊公文,當談起這項日久生情的工作,他略爲疲倦的神情中立刻溢出欣慰的笑容。就像所有的地方文化中心一樣,高雄市立文化中心繁重的業務範圍除了表演藝術外,還包括美術、文學、電影、民俗、文藝季、藝文硏習班、老人大學、婦女新知硏習營等,照料市民所有的文化生活。民衆的參與是文化中心辦理表演藝術活動最重要的目標,「我們每年約辦八十到九十場假日文化廣場活動,藉由民衆看熱鬧和免費欣賞的心理,先吸引他們的興趣,同時也可以把優秀的團體介紹給大衆。」

高雄市表演藝術界近年來最重大的事,莫過於文化中心至德堂的整建。這項費時僅僅一年的大工程,卻爲高雄市表演藝術界帶來一次大地震,表演場地一度吿急,許多台北的表演藝術團體也能感受到其震幅。文化中心的表演活動暫時移到學校禮堂演出,這個事件迸發出學校禮堂簡陋的設備勉強充當舞台的窘境。李文能認爲學校禮堂在新建或改建之際,做多功能的規劃設計是必要的,未來學校可以扮演社區文化中心的角色,落實社區的文化推展。

至德堂的整建主要在翻新老舊和設計不當的硬體設備,工程包括鋼棚架構屋頂、座椅、空調、室內裝璜(地板、牆壁、屋頂、化妝間)、反射板、吊板、布幕、視訊系統及監控系統、燈光、音響等,耗費二億六千九百五十萬元,在文化界一片喊窮的聲浪中,恐怕要讓所有藝文單位眼紅。這一切得來不易,李文能爲此南北奔波親自跑公文爭取中央的預算,工程進行中他攀上爬下親自監工,並且時時要爲趕工的工作人員打氣。他用一雙忙碌的脚,如期在一年內奔波出一座嶄新的殿堂。至德堂以更專業的硬體設備重新開幕,高雄市的表演場地問題也隨之淡化,這一年値得熬,也總算熬過去了。

「十一年前,在當文化中心處長之前,我是高雄市公車處處長。」乍聽之下,赫赫一驚,「眞的?」難怪他這麼跑得快、跑得勤,心到、意到、脚程到,竭心盡力地爲高雄耕耘文化土壤。當然,這是巧連的趣話,眞正的功力在於李文能本來就「能文」,他擅長書法,頗富文采,有著藝文的性靈,這也許是當時他被派任擔負高雄市民文化生活重任的原因。然而到了反對公務員管理藝術意識高漲的今日,民間對此頗有微詞。限於任用制度的關係,李文能對此也感到無奈,但是從他積極的工作態度中,這些質疑將不會阻擋他的步伐。

文化三劍客

同樣出身自國立藝專國樂科、高雄市實驗國樂團的簡瑞恩、王中砥、白佩蕾三人,他們不約而同地放下樂器走入民間單位,換一種方式推廣藝術。三人各自推動理想,在民間扮演文化三劍客的角色,他們所效力的機構對高雄表演藝術界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簡瑞恩任職於南方文敎基金會。他和助手小溫,坐鎭這個可作爲畫廊、實驗劇場、播映室、聚會場所的多功能空間,兩個人搞定了基金會每月琳琅滿目的活動。南方文敎基金會由高雄民意代表王志雄鼎力贊助。王志雄受到夫人和高雄文化界鼓勵,全力支持基金會財務支出,難能可貴的是他從不干預基金會的運作。簡瑞恩對文化環境有高度的敏感性,在他的統籌策劃下,南方文敎基金會以促進高雄成爲一個有文化、有內涵的城市爲目標。主要業務包括:南方學苑開辦各類文化藝術講座,以實用、紮實的內容提供民衆藝術進階之徑;頗負盛名的歌仔戲傳藝中心由一般民衆報名參加,聘請廖瓊枝指導身段和唱腔,每年結業時推出一齣戲,在文化中心和廟口演出,這項薪傳工作獲得高雄民衆和文化界的肯定;每月一次的文化觀察系列座談會,凝聚高雄文化人士的共識,共同硏議改善港都文化藝術環境之策,儼然成爲監督政府文化政策的主要民間單位。

四年前王中砥和三兩好友創辦寬宏藝術工作室,是當時南台灣首度開張、也是唯一的表演藝術經紀公司。王中砥是個滿腹經營點子的奇葩,他侃侃敍述從藝術家變成藝術商人的過程。寬宏從爲當地樂壇新人辦理小型音樂會起家,演出地點則結合地緣性向南擴及屛東,向北擴及台南。靠著靈活而穩健的經營方式,寬宏已能將節目帶到北部、東部,或與北部經紀公司合作,將節目帶到南部,也嘗試獨力邀請外國團體來台演出,豐富了南台灣的舞台樣貌。

白佩蕾則在積禪藝術事業一展她策劃節目的長才。長谷文敎基金會執行長陳彩認爲「藝術是生活的信仰,需先產生興趣才會瞭解藝術的意涵」,積禪就是在這個理念下成立。「積禪」二字頗富宗敎意味,它原是長谷建設於民國七十八年在新田路開設的一家畫廊兼餐廳,白佩蕾解釋道:「餐飮部的作法是希望在不經意中引發大衆的興趣,經由接觸而熟悉。積禪希望提供一個自然可親的藝術環境,就如同它佛敎意味的名稱一樣。」長期經營以來,這家餐廳不但提供民衆一個親近藝術的空間,也成了高雄文化界人士薈萃之地。積禪在長谷世貿大樓完工後移入,餐飮、藝展、活動業務也各自獨立,擴大經營。去年八月積禪開始辦理表演藝術活動,在高雄、台南二地舉辦傅聰鋼琴獨奏會,平均票房均在九成以上。對於在高雄推廣表演藝術,長谷集團深具信心,目前開始著手與國內樂團、兒童劇團合作,漸次推展國際化走向。

欣賞的取向

在一窺港都表演藝術環境之際,不免想要瞭解當地的觀衆。高雄的觀衆愛看什麼?他們買票嗎?他們對票價的接受額度在哪裡?畢竟表演藝術的發展和觀衆的關係,就如同鋼鐵需要火燄的激盪,才能愈煉愈精。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發表了近三年來票房最好的節目,包括朱宗慶打擊樂團、賴英里長笛獨奏會、楊麗萍與蘭陽舞團、屛風表演班《莎姆雷特》、《救國株式會社》、烏克蘭國家芭蕾舞團、薪傳劇場《雷雨》、芭蕾舞劇《胡桃鉗》、明華園歌仔戲《界牌關傳說》、雲門舞集《流浪者之歌》。顯然,本土節目對高雄觀衆有著最大的親和性,而外國節目中,古典芭蕾仍是一般觀衆的最愛。國內朱宗慶打擊樂團、屛風表演班、明華園、雲門等名牌團體的大量上榜是個好現象,但其中居然沒有任何高雄的表演團體?這些「外租」節目有的是由經紀公司帶來,有的表演團體本身就有獨立經營票房的能力,而爲什麼文化中心「自製」節目受民衆歡迎的程度三年來不曾反映在票房上?

「文化中心應該堅持售票!」寬宏工作室王中砥建議文化中心不應該將表演藝術當廟會辦理,票房收入也可以解決工作人員加班的問題。他表示,高雄市實驗交響樂團、國樂團基於推廣的理由常免費招待民衆欣賞音樂會,這種初期的推廣方式,久而久之造成表演藝術人口蓬勃的假象,對整體生態發展並沒有太大助益。以積禪辦節目的經驗來看,白佩蕾認爲:「傅聰獨奏會的票房成功,代表觀衆有買票的基本意願」,至於觀衆對票價的接受程度,「一般而言八百元以上的票比較難賣」。這個數字反映了高雄觀衆對藝術消費的潛力。

那麼到底誰在看表演?

這方面李文能最淸楚,他說:「學生及上班族各佔觀衆群的一半,欣賞人口在漸增中。」

進一步分析起來,就如王中砥所言:高雄的人口結構以工業爲主,表演藝術不在居民的生活習慣中,因此也不習慣買票看演出。至於學生觀衆則西樂、國樂壁壘分明,特定族群看特定節目,族群之間很難打破滲透。

這些現象同樣也反映了台灣現階段大多數地方的觀衆生態,即使在表演活動熱絡的台北,學生仍是許多節目的主要觀衆群,動員學生也是必要的手段。年輕的觀衆意味著希望,如何以藝術的魅力將他們留在劇場將是更重要的課題。如果像李文能所說,「上班族」佔了觀衆群的半數,那麼高雄市表演藝術界在留住觀衆方面的成績算是相當可觀。

土壤與條件

文化中心這份三年最佳票房名單,不禁令人擔心高雄的舞台景觀不過是移植台北的表演藝術。當地表演團體的種子尚未茁壯?它的土壤夠不夠肥沃?陽光、雨水夠不夠豐沛?什麼樣的土壤、條件將影響它長出什麼樣的性格,高雄表演藝術界的營養足夠嗎?

南方文敎基金會簡瑞恩提供了具體的數字。高雄市政府敎育局每年編體育、敎育經費共八千萬,其中五千萬撥給兩個樂團,扣除敎育、體育活動經費,眞正留給各類文化藝術使用的不到一千萬。王中砥則指出了這筆經費的爭議點:兩樂團沒有單位預算或樂團預算可補助其他團體,因此藝術界莫不希望高雄市實驗交響樂團及國樂團能夠早日擺脫實驗的身份,升爲市立樂團之後編列獨立預算。在藝文經費方面,李文能認爲敎育與文化藝術應當分開,預算各自分列。

同樣置身院轄市的台北表演團體雖然絕少接受市政府的補助,但由於地緣之利,國家劇院曁音樂廳以自製節目的經費支付演出與製作成本,爲許多演出團體提供有效的資助。而在高雄市立文化中心演出,據說只能獲得象徵性的二萬元補助。這樣的行情恐怕不及其他縣市的五分之一,縱使加上文建會寥寥幾十萬的補助,製作一檔演出的財務窘況就不僅是捉襟見肘而已了。

虛無飄渺的商品──表演藝術

高雄市投入推廣藝術活動的企業不少。王象建設舉辦的「發現愛河」;石化工業區瑞利建設對歌仔戲的硏習落實於每一位員工;洪總建設設有員工樂團。另外,長谷、寶成等許多建設公司投入熱絡的藝展和拍賣會。雖然寶成建設過去曾與新象藝術經紀公司合辦東歐管弦樂團的演出,但寶成所設的文敎基金會早期是以靑少年問題爲活動方向,現在則以視覺藝術爲主。該公司總經理林常榮分析道,建築和繪畫、雕塑同爲視覺藝術,因此建設公司辦理美術展覽在高雄成了普遍的現象。而且視覺藝術作品有保留性,表演藝術則顯得虛無飄渺,過目即逝。他以寶成建設爲例,談到文敎基金會的設立旨在提昇美感欣賞,視覺藝術目前可以滿足這樣的目的,所以並不打算朝多元藝術發展。然而長谷建設積禪事業所辦的傅聰音樂會經驗,或許可以刺激企業往表演藝術思索。林常榮認爲企業對辦理大型、知名度高的表演節目意願較強,對小團體則需考慮長期投資。

儘管高雄的表演環境還未臻成熟,各個問題面也都浮顯出來,官方和民間存在著認知上、作法上的差距……,但在原本焦旱的文化土壤上,官方及民間都能傾力地注入水源和浚渠者和診斷者,不斷翻掘、調養,這塊土壤在已紮根的工業及建設地基上,將可蓄積同等堅實的能量和酵素,爲港都藝術植造舞台林園。

(本刊編輯 邱馨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