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手麥克示範他自己開發的操作鐵環技術。(白水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特別企畫/舞台肢體新浪潮/技藝篇

探索生命的舞蹈物理家

專訪「魔手麥克」Michael Moschen

現今的「雜耍」不只是技藝的呈現而已,更重要的是它已經成爲結合舞蹈、美術等各方元素,將舞台、道具、動作、雜技等互爲混融的綜合藝術。本刊特地專訪此項藝術中的代表人物魔手麥克,請他談談他在創作上的思考與工作方式,以及對藝術未來的看法。

現今的「雜耍」不只是技藝的呈現而已,更重要的是它已經成爲結合舞蹈、美術等各方元素,將舞台、道具、動作、雜技等互爲混融的綜合藝術。本刊特地專訪此項藝術中的代表人物魔手麥克,請他談談他在創作上的思考與工作方式,以及對藝術未來的看法。

探索的信仰

有人稱你爲「幻象製造家」(Illusionist)、「動作藝術家」(Movement Artist)、「舞蹈物理家」(Dance Physicist),你認爲那一項最能貼切地形容你?

這樣說好了,我的朋友對大家說,麥克這個傢伙是個玩雜耍的,但又不止是個雜耍家;這個傢伙是個「動作藝術家」,可是他又玩一些道具。人們總是想要用一個形容詞來定義你。如果眞要這麼做的話,我覺得「舞蹈物理家」要來得貼切些,因爲那是一種我觀看世界的方式,我喜歡觀察一些未知的事物,我也相信有方法可以到達那個境界。當然我又特別喜歡動,雖然我不是個專業舞者,不過也受過一些舞蹈的訓練。

你的演出帶有豐富的節奏感,而我們也發現你的工作室中有一套鼓,你是個鼓手嗎?

我不是鼓手,我是一個律動者(mover)。在一生中,我曾探索過許多不同文化的打擊節奏,像南非的「剛布」舞蹈、踢踏舞等。我不只是要學得像,還要意識到任何的打擊形式都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也創造出屬於我自己的打擊形式,聆聽這世界的聲音,並且給予回應。我相信自己,因爲我不想成爲一個踢踏雜耍家(tap dancing juggler),那並不有趣。我想成爲一個能將球、三角形聯結到生命的人,它幾乎像是你的心跳。如果你的心跳和你是分離的,那不有趣;如果你的心跳和眞實的你聯結在一起,那才有趣,這會使你與打擊樂聯結在一起,節奏就會自然地從你身上流洩出來。

我現在正在發展一個有關打擊樂的新片段,非常因難,因爲它必須是眞實的,眞實到像是眞的存在於人世間的事物。我在《三角形》(註)內所做的球的彈跳,以及利用脚來雜耍,這些都是「視覺節奏」(visual rhythm)。要趕上那些節奏非常不容易。把節奏感融入我的作品中是非常重要的事,而這也就是我喜歡做的。

你爲什麼喜歡物理?這和你的求學背景有關嗎?

我的父親是個石匠(stonemason),我的母親是個工程學家及物理學家,所以在我的血液中,自然就存在有物理的基因了。我是個工作者(workman),我也是個思考者(thinker),我將這兩種身份融合在一起。我喜歡閱讀科學、數學、工程學、建築或其他事物的歷史;從它們的起源,到瞭解人們爲什麼做它,那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從中可以學到許多東西。我可以轉換我所學到的形式,使之成爲作品的一部分。像「三角形」,它的結構非常簡單,但瞭解如何能讓簡單的結構賦予生命,你必須面對文化,然後探索它,最後靠你自己來完成。那種挑戰是我的信仰。

爲什麼有人稱你爲「接觸雜耍家」(Contact Juggler)?

你有看過電影《魔王迷宮》(Labyrinth)嗎?大衛鮑伊主演的。他在玩水晶球的手其實是我的手,因爲我認識那個導演,所以他來找我幫忙。電影上映後,一些蠢蛋就照著書上的名詞亂扣我帽子。我創造出「水晶球」那個作品中的所有技巧,但是我從沒有把它稱爲「接觸雜耍」(contact juggling)。把玩一顆水晶球,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我創造出這個技巧,是源於我家一個成員的生與死。如果有人說我那個作品爲「接觸雜耍」,就如同說我在把玩一個漂亮的紅酒瓶,那是沒有任何意義。

藝術的未來

對於未來的表演藝術,你有什麼樣的看法?

我的作品是馬戲團、舞蹈、表演藝術和美術的結合體,將這些不同藝術形式結合起來,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但我所面臨的問題是,在精通這些技巧、在使這些技巧變得很技術性之後,我的工作還沒有完成。要達到藝術前,你必須要很傑出、卓越,你還要有其他的本錢、聆聽其他的聲音。因此你必須要有想像力。不斷地去追求卓越,不斷地去發揮、運用想像力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現今科技的時代,想像力已被摧殘殆盡。你根本不需要想像,因爲所有的想像空間已經有專家替你想好了。那是很可怕的!如果你要我給人們一些建議,我想我會要你們去嘗試往困難的方向去做,那是一個機會,結果將是美好的;如果你選擇簡單、輕鬆的道路去走,那你將會失去一切,而你卻不自知。

請給想投入這項工作的人一些建議。

我每天起床後先花五個小時做其他事,然後再五小時做作品,每天如此,不過我在發展《三角形》那個作品時,每天工作達十二個小時。我想說的是,這是一條非常艱辛的道路,雜耍對多數人來說是不自然的,但那需要啓發,就如同走路、騎自行車,一旦你學會了箇中技巧,它就會在你遇到困難時幫助你。雜耍有太多困難需要面對──有那麼多的事你不知道,有那麼多時候你感覺自己像個呆子。如果你記得自己是如何學習、如何完成,那對你將有很大的助益。當我在敎人的時候,我總是要他們自我挑戰,去做簡單的事,但是要把事情做到好,不要總是想要多做些什麼。如果你連三顆球都玩不好,你憑什麼要去玩四顆球呢?每個人都認爲做複雜一點比較好,我個人則不這麼認爲。對我來說,雜耍不止是項技藝,它是一種生活態度。

註:

《三角形Triangle》爲魔手麥克(Michael Moschen)最爲著名的作品之一,魔手麥克利用物體撞擊反射原理,將球投入一個高於人約一倍半的木製正三角形當中,球因力量撞擊不斷地來回跳動在三角形內形成規則律動的畫面;魔手麥克更運用此律動節奏適時地變化球的數量與球投射的角度,創造出更豐富的視覺畫面;球也因其有節奏地撞擊木板,撞擊聲交織宛若一場打擊樂音樂會的演出。

 

特約撰述|何豪傑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