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小巨人達貝爾是李斯特最引以為傲的學生之一,李斯特並稱讚他為「陶錫克第二」。
鋼琴小巨人達貝爾是李斯特最引以為傲的學生之一,李斯特並稱讚他為「陶錫克第二」。(本刊資料室 提供)
炫技的傳承 炫技的傳承

鋼琴上的「小巨人」

尤金.達貝爾

達貝爾不僅琴技傑出,音樂常識更是無人能比。曾有人如此描述他彈琴時的姿態:「半人、半鋼琴的怪獸」,因為,他演奏時,幾乎人身已與鋼琴融合為一 !而他彈奏時的力量巨大無比,幾乎在每篇樂評中都離不開"titanic"(力大無比)的描述。

達貝爾不僅琴技傑出,音樂常識更是無人能比。曾有人如此描述他彈琴時的姿態:「半人、半鋼琴的怪獸」,因為,他演奏時,幾乎人身已與鋼琴融合為一 !而他彈奏時的力量巨大無比,幾乎在每篇樂評中都離不開"titanic"(力大無比)的描述。

在二十世紀開始的幾年間,德國的一位音樂作家Oscar Bie曾經寫到:「在我們這個時代,鋼琴彈奏的冠冕是被尤金.達貝爾(Eugene d'Albert,1864-1932)贏得了。我們這一輩,李斯特在人間的傳人非他莫屬,布拉姆斯協奏曲的嚴肅、蕭邦《搖籃曲》的呢喃細語,還有當他彈自己a小調練習曲時的巨大力量,李斯特《維也納夜晚》的優雅,巴赫的肅穆都在他的指下傑出地川流著,那是一種客觀的詮釋,然而,我們也不會想要去呼喚主觀;那是一種個人的性格,然而,我們也不會感覺到欠缺著永恆的和諧。」總而言之,在一八八五年左右到二十世紀初期的二十年間,尤金.達貝爾被人公認為是當時最偉大的一位鋼琴「炫技家」!李斯特也給予他一個不能再好的美譽「陶錫克第二」!

當李斯特在一八八二年收達貝爾為學生後,曾經寫過如此一封信給維根斯坦公主:「這裡還有一位藝術家,一位極不尋常的鋼琴家,他是達貝爾,是指揮家Hans Richter於去年四月在維也納介紹給我認識的。從那時起,他來到威瑪在我的門下隨我學習,未曾間斷。自陶錫克之後的年輕炫技者中──當然畢羅和魯賓斯坦算是元老和大師──不知道有任何比達貝爾更有天分,同時又富有閃耀才智的鋼琴家。」可見,這位被李斯特稱為「我們年輕獅子」的鋼琴家,是多麼地不凡與突出!

半人、半鋼琴的怪獸

達貝爾不僅琴技傑出,音樂常識更是無人能比。曾有人如此描述他彈琴時的姿態:「半人、半鋼琴的怪獸」,因為,他演奏時,幾乎人身已與鋼琴融合為一!而他彈奏時的力量巨大無比,幾乎在每篇樂評中都離不開"titanic"(力大無比)的描述。在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到二十五日間,於布達佩斯李斯特一百週年生辰紀念音樂會中,達貝爾也來參加演奏,當他彈完李斯特的E大調波蘭舞曲時,鋼琴也垮了,必須緊急找人來修理,可見達貝爾的力量與熱力有多麼地驚人!因此,有了「小巨人」的綽號。指揮布魯諾.華爾特(Bruno Walter)描述他對達貝爾的印象:「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彈奏詮釋貝多芬降E大調鋼琴協奏曲時的巨大力量」。

一八八九年十一月十八日,達貝爾到紐約首演,紐約的樂評人Henry Krehbiel也批評達貝爾所彈的蕭邦太過"titanic"(太有力)!然而,曾在他演奏貝多芬第四號和第五號《皇帝》協奏曲後,Krehbiel卻猛擲了許多「美好」的形容辭藻來稱讚達貝爾,如magnificent (宏偉)、strong (強力)、reverent (讓人敬畏)、profound(深奧)……等等,Krehbiel下了一個結論:達貝爾有著「鋼製的手指」!

達貝爾最擅長的作曲家算是貝多芬和巴赫,他所改編的一些巴赫的曲目,也常有錄音發行。

雖然,達貝爾被公認為當時最特殊、最傑出、最有天分的鋼琴家,然而,他自己卻選擇了「作曲」並放棄了鋼琴演奏,從四十多歲開始就不再練習鋼琴,只專注於作曲,特別是歌劇的寫作。他寫過二十一部歌劇,一首交響曲,二首鋼琴協奏曲,一首大提琴協奏曲,二首弦樂四重奏及歌曲等,然而,由於歌劇的詞句不夠出色,因此除了其中的《低地》Tiefland外,幾乎都已經失傳!

一個德國人

達貝爾算是李斯特學生中,仍有錄音傳於後世中的「最長輩」。傳聞記載,達貝爾的彈奏是多麼地強烈、特殊、因此大家都對這些錄音非常好奇,並寄予厚望。然而,達貝爾在四十多歲之後,就忙著作曲,沒空練琴,對錄音也一定抱著草率、馬虎的態度,他自己可能也沒預料到,這些錄音成為後人對他永遠的認識,也可能是永遠的失望。然而,幾首舒伯特的即興曲,仍然透露出一些達貝爾早年細緻、詩意、動人、優美的詮釋。而達貝爾所演奏的李斯特音樂,也因是出自第一手線索,因此,曲中有關速度的快慢比例與關係,應該都算是最佳的「實例」。

達貝爾出生於蘇格蘭,在倫敦受教育,曾師事歌劇《日本天皇》的作曲家蘇利文(Sir Arthur Sullivan),他的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德國人(也有人說是英國人)。然而,尤金.達貝爾對英國非常不滿,也對那裡的藝術環境大失所望,到了德國之後,他根本認為自己是「一個德國人」,一直以德國藝術為鑽研對象;甚至連資料上都記載他是「德國人」!

達貝爾個性強烈、爆發力強,一生中共有過六次婚姻,其中第二任夫人為美麗而著名的委內瑞拉籍女鋼琴家Teresa  Carrenõ。這位天才女鋼琴家,比達貝爾的脾氣更加猛爆,最著名的一段傳聞是在他們婚姻中最常出現的對話:「『你』的小孩,和『我』的小孩,正在打『我們』的小孩!」當然,這段婚姻並未維持很久。

達貝爾個性狂熱、劇烈,身材矮小,卻精力旺盛,他是李斯特晚年間在威瑪教課時期,最引以為傲的一位學生。

由於達貝爾對作曲的熱中,他也經常寫作協奏曲中的裝飾奏,特別對於他最專注的貝多芬協奏曲。而巴赫的許多作品,也都有他的改編曲,他也是第一位在德國演奏德布西作品的鋼琴家。

達貝爾選擇自己成為作曲家的決定,不知對後世有何影響?不過最大的遺憾,可能是他太早放棄了「炫技家」的鋼琴家角色,假如能在他的全盛時期有錄音留存下來的話,那麼,我們對於李斯特的演奏傳說,可能就能夠有更深入而確切的瞭解與認知了。

 

文字|葉綠娜 鋼琴家、國立師範大學音樂系副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