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鎮宇(林鑠齊 攝)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樂壇新勢力

蔡鎮宇:希望有一天能以二胡演奏爵士樂

「不懂得追求完美,就是一種瓶頸。」蔡鎮宇認為,瓶頸是每個時期都會有的,隨著年紀的增長,總會有茅塞頓開的一天,但重要的是必須訓練到「可以聽到自己的缺點」,才能有辦法突破瓶頸。

「不懂得追求完美,就是一種瓶頸。」蔡鎮宇認為,瓶頸是每個時期都會有的,隨著年紀的增長,總會有茅塞頓開的一天,但重要的是必須訓練到「可以聽到自己的缺點」,才能有辦法突破瓶頸。

PROGRAM   樂壇新秀—蔡鎮宇二胡獨奏會

TIME      5.15 7:30pm                         

PLACE  台北國家演奏廳

TIME      5.26 7:30pm                         

PLACE  台南成功大學建國校區成杏廳

TIME      5.31 7:00pm                         

PLACE  高雄醫學大學第一教學大樓演藝廳

INFO     02-33939888

「記得要寫二十三歲,不要寫二十四歲喔!」兩廳院今年的樂壇新秀入選者二胡演奏的蔡鎮宇,剛過完生日不久,他有點靦腆,「我的生日很好笑,是0204,很難忘的數字。」跟一般的年輕人一樣,蔡鎮宇喜歡聽濱崎步、小甜甜布蘭妮的舞曲;不一樣的是,他四歲學鋼琴,九歲學二胡,希望有一天能嘗試以二胡演奏爵士樂,他認為二胡黏、稠的音質是很爵士的。

「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讓他走上音樂路

「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這句一般人聽來早已是老生常談的俗語,卻對蔡鎮宇的人生有著很大的影響。父母都沒有音樂的基礎,卻因為深信著這句話,家裡三個小孩,有兩個被送上了音樂之路。原本只是嘗試性地讓他學習二胡,沒想到只學了一年就入圍高雄市的音樂比賽,第二年即獲得台灣區音樂比賽二胡獨奏兒童組的第三名,父母發覺蔡鎮宇很適合朝二胡的領域發展。

為了讓他就讀有民樂音樂班的國小,全家不惜從高雄縣搬到高雄市。「小時候最常做的事,就是坐在家裡開的書店窗前練二胡,」蔡鎮宇說,爸爸比較嚴格,覺得他不夠努力的時候會一直唸,「雖然不確定他是不是聽得出來我拉錯了。」

學習二胡的過程中,蔡鎮宇並非一帆風順。就讀台南藝術大學二年級時,他遇到了學習上的第一個瓶頸,「拉琴拉到沒有感覺,無論怎麼練就是停在那裡。」他說,如果以演講來形容,那種感覺就像「唸經」而非「朗誦」。大學的老師鼓勵他到大陸走走看看,說不定有一些新的靈感。

到北京體驗「重口味」的教學

第一年到大陸時,蔡鎮宇遇到了嚴潔敏,他心中的「超人」老師。「她是少見的那種有技巧、也有想法的演奏家。」蔡鎮宇第一次聽到嚴潔敏演奏時,震撼到不行,「不過,她也是個很嚴格的老師。」

「你花這麼多錢來這,學成這樣!」北京的菜又鹹又辣,連老師也是「重口味」,水土不服又被罵的蔡鎮宇實在很想回家,每次上課手就緊張得亂抖,老師的要求聽得懂,但就是做不到,讓他很沮喪。蔡鎮宇笑著說,隔年的暑假再去時就好多了,嚴潔敏終於對他講了一句:「有進步喔!」

「不懂得追求完美,就是一種瓶頸。」蔡鎮宇認為,瓶頸是每個時期都會有的,隨著年紀的增長,總會有茅塞頓開的一天,但重要的是必須訓練到「可以聽到自己的缺點」,才能有辦法突破瓶頸,這也是他現階段努力的目標。

有個學二胡的兒子,蔡鎮宇的爸爸也沒浪費。為了幫立委輔選,蔡爸爸把兒子推上街頭表演二胡,「一個人在街頭獨奏二胡,還有記者來拍我,真的很丟臉。」不過看到路邊有老伯伯跟著二胡哼起歌來,就想為了他們繼續表演下去。蔡鎮宇認為民樂應該與生活融合,就像大陸有一個京劇歌唱比賽的節目,不但參加比賽的民眾素質很好,還有民樂團現場伴奏。像《康熙帝國》、《大宅門》等大陸連續劇的配樂都很好聽,民樂也可以又有質感,又接近生活。

為資深民樂家留紀錄,期待讓更多人認識民樂

「得了薪傳獎,卻沒有人認識,她死了,音樂也就消失了。」蔡鎮宇提到資深民樂家徐木珍時充滿感嘆,他認為民樂真的很需要被推廣,這樣才會有更多人協助資深民樂家留下記錄,這也是他未來兩年研究所生涯中的計畫,希望可以為徐木珍整理樂譜、幫她的音樂做進一步的配樂,甚至希望可以做進一步的推廣,來保留民樂的珍貴財產。

蔡鎮宇小檔案

年次:七年一班

樂齡:四歲學鋼琴,九歲開始拉二胡,至今十四年。

音樂生涯的瓶頸:大學二年級,拉琴拉到沒有感覺,赴大陸向二胡大師嚴潔敏請益,茅塞頓開。

難忘的事:蔡爸爸為了幫立委輔選,把他推上街頭表演二胡。

二胡最迷人的地方:黏、稠的音質,跟爵士很像。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