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新藝見/新銳藝評

是的,華文戲劇已經一百年

華文戲劇的第一次正式演出,形式上,已經很先進地使用了「扮裝」。

內容上,則是緊抓時代潮流,直接翻譯改編當時的暢銷小說和歌劇。

至於台灣的現代劇場發展,更是經常和「時事」與「時尚」結合在一起。

若要問,華文的現代劇場歷史有多久?答案是:到今年,剛好一百年。

相較於中國大陸大量的研討會和展演活動,台灣可以思索的是什麼呢?

華文戲劇的第一次正式演出,形式上,已經很先進地使用了「扮裝」。

內容上,則是緊抓時代潮流,直接翻譯改編當時的暢銷小說和歌劇。

至於台灣的現代劇場發展,更是經常和「時事」與「時尚」結合在一起。

若要問,華文的現代劇場歷史有多久?答案是:到今年,剛好一百年。

相較於中國大陸大量的研討會和展演活動,台灣可以思索的是什麼呢?

我們常說的希臘悲劇,以文字記載的歷史來說,已經超過二千五百年。中國傳統戲曲,如果從唐朝時代起算,也有一千多年。西方世界所推崇的莎士比亞戲劇,距今也有四百年以上。

那麼,華文的現代劇場歷史有多久呢?答案是:到今年,剛好一百年。

華文戲劇,一開始就跟「時事」與「時尚」有交集

關於華文戲劇的初始,海峽兩岸三地戲劇工作者一致同意:李叔同先生(後來出家,法號為弘一法師)跟留日同學,一九○七年春天以「春柳社」名義,在東京以中文演出《茶花女》第三幕、《黑奴籲天錄》和《熱血》等劇,是為華文戲劇的濫觴。

二十世紀初葉的中國,原本封建落後的社會,正因著外侮和內患,而踉蹌學習走向現代。現代劇場成了民眾的學堂,有識之士帶動進步思想的利器。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發現,華文戲劇的發展,從一開始,就跟「時尚」與「時事」很有交集。形式上,李淑同男扮女裝演茶花女,已經很先進的使用了「扮裝」。內容上,則直接翻譯改編當時的暢銷小說與歌劇。

時間場景如果改為台灣,按照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院長鍾明德,在《台灣小劇場運動史─尋找另類美學與政治》一書的意見。他認為,台灣現代劇場的發展起始,應該從「蘭陵劇坊」一九八○年推出《荷珠新配》那一年談起。

無論是用一百年,還是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歷史,來看戲劇創作的進程。我們都無法否認,戲劇與文學或歷史的漫漫長流一樣。它的傳承與變化,根本就是抽刀斷水水更流般的無法直接切割。

台灣現代劇場,反映岀創作者持續的求新跟求變

「現代劇場」在中文世界裡,最早的名稱是「話劇」。它是透過口說的話語來呈現故事,而不像傳統劇場是以歌唱的曲調、舞蹈動作身段,來表演故事。華文現代劇場最早的誕生,本身就等同於「新」跟「進步」。同樣的,台灣現代劇場的發展,也反映岀表演藝術持續求新求變的特質。

一九六、七○年代的台灣,舞台上出現許多「反共抗俄劇」。這些受到官方態度鼓勵而產生的作品,嘗試透過戲劇來強化官版意識形態。雖然這些劇本在今天看來,不但不合時宜而且有些牽強硬坳。但是,它已經帶給當時娛樂選擇不多的觀眾,很不一樣的享受。

一九八○年代初期的「實驗劇展」,以及因為蘭陵劇坊的受到歡迎,並進而衍生出以大學生為主立的許多小劇團,開始嘗試改編文學作品或自行創作。解嚴前後大量出現的小劇場,則在禁忌話題的凸顯與開創新表演空間上,讓觀眾眼睛為之一亮。到了一九九○年代中後期,喜劇跟音樂劇,慢慢成為許多觀眾擁抱的對象至今。

台灣現代戲劇,曾經被冠以反共抗俄劇、荒謬劇場、文學劇場、小劇場、後現代劇場、東方身體劇場、跨界劇場、中文音樂劇、或者多媒體劇場之類的副標。未來,相信還會有更多更炫的名稱還會陸續出現。不過,我們相信戲劇原本就應該與時俱進。同時,戲劇更應該在投射出創作者的巧思之餘,帶給我們藝術的喜悅和樂趣。

除了現象的呈現,也該探討「時事」與「時尚」的本質

今年一月,兩岸三地的「戲劇學會」,在香港召開「第六屆華文戲劇節」,發表了數十篇有關華文戲劇百年的學術論文。同時,大陸與香港今年還將陸續會推出許多慶祝展演活動。若要問,台灣對於「華文戲劇一百年」這個議題,可以提供怎樣的新思維——在劇場多多嘗試探討「時事」與「時尚」的本質,或許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過去,我們將時事改編成劇場創作,將時髦的戲劇形式搬上舞台,那是因為我們希望觀眾可以在走進劇場的時候,不會覺得陌生而又可以感覺新鮮。現在,同樣的事情不是不能做,只是在呈現的同時,更該想想如何讓觀眾在看到「現象」時,也能感受到創作者對於產生這個現象的原因,所作的思考和轉化後的再創新。

我們都很期待台灣劇場界,可以創作出更多從「外在現象」的呈現,進而深入探討並轉化「內在本質」的好戲。這個方向,也許也是可以讓台灣現代劇場,更加有別於其他地區文華戲劇的關鍵。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