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劇中小生東方徹的形象介於大官與偵探之間,帶有俠客氣質與潦倒頹廢風格。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劇中小生東方徹的形象介於大官與偵探之間,帶有俠客氣質與潦倒頹廢風格。(臺灣春風歌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 挑戰懸疑推理歌仔戲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移植自法國作家阿嘉莎.克莉斯汀的推理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編導蘇芷雲說,傳統戲曲向來有「瞞演員不瞞觀眾」的編劇特質,觀眾多以「全知者」角度觀賞演出,因此戲曲幾乎沒有推理和懸疑的題材。但這次的改編,她將原著十二人兇手團濃縮為七人,角色如拼圖般,一塊一塊拼湊出完整的故事輪廓,觀眾不到最後一刻不知結局。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移植自法國作家阿嘉莎.克莉斯汀的推理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編導蘇芷雲說,傳統戲曲向來有「瞞演員不瞞觀眾」的編劇特質,觀眾多以「全知者」角度觀賞演出,因此戲曲幾乎沒有推理和懸疑的題材。但這次的改編,她將原著十二人兇手團濃縮為七人,角色如拼圖般,一塊一塊拼湊出完整的故事輪廓,觀眾不到最後一刻不知結局。

臺灣春風歌劇團《歌仔戲懸疑劇場─雪夜客棧殺人事件》

1/2~3  19:30    

1/3~4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8

由一群台大、師大歌仔戲社畢業,平均學歷「碩士級」的年輕人組成的春風歌仔戲團,成軍五年來,不斷顛覆觀眾對歌仔戲的既有印象。去年,改編自義大利即興喜劇的《威尼斯雙胞案》,以搖滾live band搭配傳統文武場,傳統歌仔調融合流行曲風,「Cosplay」和「公仔」風格形塑古惑、宅男、豪放女和腐女形象,貫徹該劇種活潑、熱鬧、包容性強的精神,不僅獲得台新藝術獎的肯定,被評審譽為「新胡撇仔戲」,也證明這群歌仔戲狂熱分子,不僅有「學歷」,更有「實力」。今年,他們再度發揮十足創造力,新作《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大玩懸疑推理,挑戰傳統歌仔戲前所未見的題材類型。

移植自偵探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

《雪夜客棧殺人事件》移植自法國作家阿嘉莎.克莉斯汀的推理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藉由一樁多人共同犯下的謀殺案,探討公理無法被伸張時,一命抵一命的「善良謀殺」是否能讓正義突圍,面對情、理、法的反思與辯證,執法者如何在罪與罰、真相和真理的矛盾間,做出公正的判決。編導蘇芷雲說,傳統戲曲向來有「瞞演員不瞞觀眾」的編劇特質,觀眾多以「全知者」角度觀賞演出,即便有涉及謀殺的公堂戲,劇情鋪陳中,觀眾早已知道兇手是誰,因此戲曲幾乎沒有推理和懸疑的題材。在改編上,她強調,雖然原著結構完整,但仍有很大改編空間,她將原著十二人兇手團濃縮為七人,角色如拼圖般,一塊一塊拼湊出完整的故事輪廓,觀眾不到最後一刻不知結局,同時延伸出執法者對於過往判決時曾產生的質疑與掙扎。

戲曲唱唸做打向來以抒情為基調,如何交代複雜細密的線索和抽絲剝繭的推理過程?蘇芷雲說,傳統戲曲中,「破案」通常以「審判」的方式作結,稱為「公堂戲」,通過質問、表述與辯駁的方式,夾敘夾唱,語言一來一往、針鋒相對,大量獨唱或獨白,一步步將戲劇節奏推至高潮。此次她將保留「公堂戲」的形式,加重角色唸白,展現推理的思辯過程,並在觀眾未知前提下,以真假交錯、混淆視聽的手法,使兇手在情節進展中一步步現形。此外,鑼鼓點的運用也打破過去反映角色內在動機,而用以增添戲劇張力、懸疑氛圍為主。

角色設定打破傳統的非正即邪

角色設定上,該劇也打破傳統非正即邪的類型化,劇中小生東方徹的形象介於大官與偵探之間,帶有俠客氣質與潦倒頹廢風格。蘇芷雲形容,宛如日本動漫《死亡筆記本》的男主角:高傲、冷酷,又有任性、幼稚的缺陷,以人格的「不完美」,打造新時代的歌仔戲小生形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