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戲劇開場創造的懸疑性,黑漆漆夜裡男女僵持在方可立足如島嶼如舟楫之薄板,爾後倒敘進行,我們看見情感如何猶如舊屋不斷脫漆掉瓦。
從戲劇開場創造的懸疑性,黑漆漆夜裡男女僵持在方可立足如島嶼如舟楫之薄板,爾後倒敘進行,我們看見情感如何猶如舊屋不斷脫漆掉瓦。(外表坊時驗團 提供)
新藝見/新銳藝評

夜間奇遇

從戲劇開場創造的懸疑性,黑漆漆夜裡男女僵持在方可立足如島嶼如舟楫之薄板,爾後倒敘進行,我們看見情感如何猶如舊屋不斷脫漆掉瓦,當再次回到第一幕時,才知曉原來是他們的房子壞爛掉了忍不住發笑。

從戲劇開場創造的懸疑性,黑漆漆夜裡男女僵持在方可立足如島嶼如舟楫之薄板,爾後倒敘進行,我們看見情感如何猶如舊屋不斷脫漆掉瓦,當再次回到第一幕時,才知曉原來是他們的房子壞爛掉了忍不住發笑。

外表坊時驗團《今天早上我們回家》

2008/10/31~11/16  台北華山創意園區烏梅酒廠

當愛情關係如舊屋再不堪修繕裝潢,排水不通、地板遇雨滲水、牆面壁板崩離倒塌、燈泡鎢絲燃斷陷入了黑暗,你們站在最後的落腳處,一張桌子凌空漂流有如諾亞方舟;男人沒勇氣舉槍結束夢魘,選擇只剩下:一,縱身躍下,若是夢境深淵盡頭必定能清醒過來;二,若非夢,那麼親愛的請牽緊我,至少墜落中我們還可以說說話。

以麥克風呈顯表面和諧下潛在的牢騷、抱怨、慾望

《今天早上我們回家》是外表坊定目劇系列之五的兩齣之一,李建常導演,黃小貓編劇。周大旗(高英軒飾),剛被炒魷魚的業務員,每天早晨西裝筆挺上街遊蕩,到朋友家打牌,面試應徵屢碰壁,夢想開一間咖啡廳;游小蕙(黃小貓飾),郵局職員,生活愛情皆困陷於日復一日的僵局,想換間不需時時維修的屋子,想生一個孩子。尋常現代愛情故事,以住屋與情感互喻,堪修,卻在各種藉口下延宕著,情人間罅隙油生。

編導以麥克風試音形式處理大量內心獨白,呈顯表面和諧下潛在的牢騷、抱怨、慾望。但有別於一般OS,麥克風帶出了擴音、失真的隱喻,干擾實際進行的對話;另一方面,麥克風的對話對象是假想的群體,而排除了個人間直接情感的遭遇。周大旗、游小蕙輪流拿起麥克風,訴說生活中無法說出,擔心說出,不耐說出的話;「疏離」以此形式被展演,呼應情節,如游小蕙虛構多金同學僅為氣氣情人換取注意,沒想到弄巧成拙;周大旗裝作漠不關心,但當發現分手信,衣衫不整衝出家門想揪出情敵。

情節在序場後分作三大段,第一段結束在兩人前後離家,第二段則以彷如奇遇、幻夢、潛意識的誤闖展開。周大旗闖進一戶住屋(和他的住屋格局擺設全同),遇見一個女人(和第一段游小蕙類同),發覺對方在做的即是自己遭遇的倒灶之事:那個女人打算寫一封信給她男友分手。他們從爭執到交談,到互相假扮成對方情人,傾訴內心話,隱約可覺麥克風被換以真實的對話。在此,雙方名字被隱藏(他們稱彼此為西西、哈哈),身分因此模糊,並顯得多義,觀眾或以為那是一場暫時的夢境,然而編劇設計的另一個有趣的可能:或許在此相遇的兩人才是周大旗、游小蕙(我們以為最初台上的情侶);如果情節是以兩組關係進行,如A對男女,B對男女,開場出現在舞台上的其實是A組的男和B組的女,他們各自對「不在場」(不在舞台上呈現)的情人說話,烤麵包,嫉妒猜疑,然而正因為他們總是隔有間距,我們誤以為兩人是情侶。

在另一個位置才能說出真心話

這樣的安排扣緊人際疏離的主題,何以他們總必須在另一個身分,另一個位置,另一種形式,才能說出心裡的話?他們的互動因此成為生活間脫軌的奇遇記,藉由疊合的情節,互相箝合,進而開場時舞台上的「不在場」能作為心理意向之隱喻重新理解。如此,在一番波折後回返的家,與情人的擁抱就不再是間隔,而是帶有兩組關係疊合的意義,周大旗與游小蕙之間,及他們與各自的情人之間。

從戲劇開場創造的懸疑性,黑漆漆夜裡男女僵持在方可立足如島嶼如舟楫之薄板,爾後倒敘進行,我們看見情感如何猶如舊屋不斷脫漆掉瓦,當再次回到第一幕時,才知曉原來是他們的房子壞爛掉了忍不住發笑。然而,最絕境或也是峰迴路轉之境,男人因怕水牽起了女人的手,他們雖然圍困但有伴下終於將信件讀完,或是最後決定一躍而下……,在緩慢誇張的肢體伸展間,帶著夜間奇遇,天亮了,夢醒了,今天早上,我們各自回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