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古德斯曼&朱」是超級搭檔兼麻吉,連訪問都永遠堅持「一同發聲」。
「伊古德斯曼&朱」是超級搭檔兼麻吉,連訪問都永遠堅持「一同發聲」。(Igudesman & Joo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古典音樂興亡・急覓接班人? 專訪喜劇音樂劇場二人組

伊古德斯曼&朱:我們從不取笑音樂,是跟著音樂一起大笑

一個俄國人、一個韓國人,拉小提琴的阿格雷西.伊古德斯曼(Aleksey Igudesman)從未贏過任何比賽,因為他不曾參賽;彈鋼琴的理查Hyung-Ki朱(註1),八歲開始學鋼琴,兩年半後就獲得曼紐因音樂院的入學許可,就讀之後卻發現同學們不是天才就是神童,他不時擔心自己程度太差被退學。兩個令人擔憂其前途的音樂家,卻聯手對古典音樂投下震撼彈,以另類方式竄紅。

兩人在學校認識,卻看不對眼,同學常常要將他倆架住,以免他們拿椅子與譜架互砸對方的頭。之後在朱請吃英國人常吃的炸魚配薯條(Fish & Chips),兩人才握手言和。如今「伊古德斯曼&朱」不僅成為超級搭檔兼麻吉,連訪問都永遠堅持「一同發聲」。他們的喜感、他們的無厘頭,就跟台上的表演一樣。他們自然、他們搞笑,連他們的助理都透露:「他們真的隨時都這麼好笑!」

一個俄國人、一個韓國人,拉小提琴的阿格雷西.伊古德斯曼(Aleksey Igudesman)從未贏過任何比賽,因為他不曾參賽;彈鋼琴的理查Hyung-Ki朱(註1),八歲開始學鋼琴,兩年半後就獲得曼紐因音樂院的入學許可,就讀之後卻發現同學們不是天才就是神童,他不時擔心自己程度太差被退學。兩個令人擔憂其前途的音樂家,卻聯手對古典音樂投下震撼彈,以另類方式竄紅。

兩人在學校認識,卻看不對眼,同學常常要將他倆架住,以免他們拿椅子與譜架互砸對方的頭。之後在朱請吃英國人常吃的炸魚配薯條(Fish & Chips),兩人才握手言和。如今「伊古德斯曼&朱」不僅成為超級搭檔兼麻吉,連訪問都永遠堅持「一同發聲」。他們的喜感、他們的無厘頭,就跟台上的表演一樣。他們自然、他們搞笑,連他們的助理都透露:「他們真的隨時都這麼好笑!」

誰是接班人-古典音樂家興亡史

11/20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Q:聽說兩人是同學,卻曾在認識時大動干戈?可以談談當時印象中的對方嗎?

伊&朱:我們第一次眼看到對方就互相討厭!阿雷克西不時地被Hyung-Ki的大聲公而惹毛,而Hyung-Ki最受不了阿雷克西常常動不動就要找藉口揍他!

Q:之後兩位曾經有過意見不合的時候嗎?

伊&朱:我們從未意見不合,除非其中有一個錯了!在這種狀態下,我們互相面對對方用最高的聲音尖叫、跳印地安部落的舞蹈、一起洗泡泡浴並且用假聲男高音唱威爾第(Giuseppe Verdi)歌劇著名的詠歎調!

Q:可以描述一下兩位真正的個性嗎?台上和台下的你們一不一樣?

伊&朱:在台下的我們,個性完完全全就像在台上一樣!Hyung-ki是一個暴躁易怒、殘酷成性的韓國瘋子;而阿雷克西正是一個愚蠢無知又糊塗的俄羅斯傻蛋,連左邊右邊那麼簡單的事情都分不清楚。

我們兩人常常在閒暇時候走在街上,踩到香蕉皮滑了個大跟斗,我們也一有機會就像在舞台上一樣高唱〈我要活下去I Will Survive〉,即使是凌晨五點鐘,在葡萄牙的機場裡面也不例外!

 

我們笑的是音樂的體制,以及我們那種總是莊嚴地看待音樂的樣子。

 

Q:請問兩人合作是如何開始的?這種演出方式的點子又是從哪兒來的?

伊&朱:回到英國曼紐因音樂學校時期,當時都才十二歲,我們常常一起聽音樂,並且看很多優秀的喜劇演員以及同類的表演。受到這些影響,我們特別注意到這些人在「音樂」及「幽默感」兩方面都有非常好的品味,就像維托.埔柱(Victor Borge)(註2)、達德利.摩爾(Dudley Moore)(註3),或者甚至格蘭.顧爾德(Glenn Gould)。

即使是那偉大的鋼琴家耶胡第.曼紐因(Yehudi Menuhin)自己,也是將視野廣闊、談吐有料的音樂家,並不僅僅將自己局限在「古典音樂」的小框框裡。而非常有幸的,阿雷克西也跟著他上過幾堂課。

我們兩個與劇場、電影、表演的關係都是非常緊密的,在青少年時期,阿雷克西便讀過蕭伯納(Bernard Shaw)、王爾德(Oscar Wilde)、契訶夫(Anton Chekhov)這些劇作家們所有的作品了。不管在台上、台下,我們倆都做了非常多的企畫,為電視、電影寫曲子,並且在很多演出節目或是戲劇表演裡面擔任角色。

大多數的點子來自於我們的深思熟慮策劃,還有拜一位叫做“Numba”的大神。祂是一位古典音樂及幽默的神!當然這位大神是我們胡謅出來的,可是到目前為止,祂已經有了強大的力量、具有超凡的智慧,而且最厲害的是祂可以說十八國的語言!不過,相當不幸的是這個星球的人沒有一個聽得懂,即使我們兩個也搞不清楚。

Q:如何定義你們的演出呢?還可以稱之為「音樂會」嗎?

伊&朱:要如何定義我們的演出實在非常困難,所以,我猜你們可以叫它“Roger”或是“George”,還是隨便你們喜歡怎麼稱呼都可以!好吧,嚴肅一點來講,它是一個綜合的音樂會,一個劇場式的表演,一個秀,還有一些東西其實連我們也不太確定,所以,也許觀眾可以幫我們找到合適的名稱吧?

其實用簡短的一句話來帶過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一定要強行逼迫我們回答,我們也許只好說它是「莫札特遇到蒙提.派森(Monty Python)(註4)

我們最主要的宗旨是帶領讓觀眾更親近古典音樂,並不是單純地想要嘗試特立獨行。對我們來說,綜合音樂、喜劇及劇場因素才是我們的藝術形式,我們試著去結合這三個成份去開創一個特有的合作模式。

 

幽默的timing,就像音樂之於時間那般攸關。

 

Q:兩人搭檔的表演,或者兩人與其他團體一起演出比較起來,有什麼優缺點?

伊&朱:嗯……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其實也不太瞭解,所以我們決定回答一個完全不相關的答案!

那些偉大的作曲家們所譜寫的經典巨著都是非常重要、並且非常需要被尊重的。我們從來不取笑音樂,而是跟著音樂一起大笑,我們笑的是音樂的體制,以及我們那種總是莊嚴地看待音樂的樣子。但音樂對我們來說仍然是擺在第一位,而且我們相信我們和莫札特一樣都喜歡好的玩笑。布拉姆斯並不那麼愛,但莫札特卻是如此的!

Q:認為這樣幽默的演出最難的地方在哪裡?有沒有壓力存在,如肢體、表演、心理障礙等等?

伊&朱:非常弔詭的是,準備這種「幽默」的節目,要比準備「正規」的音樂會還要來得嚴肅許多!

這有很多原因,因為幽默的「時間點(timing)」就像音樂之於時間那般攸關的,在表演的層次中,時間點的拿捏是一個比一個重要。這在戲劇及視覺兩方面也是一樣。再說,人們必須要在音樂裡感覺到舒服,然後幽默才有空間去感覺自在,反之亦然。所以精湛的演技必須建立在多層次之上,這也是必須去練習、分開及合起來排練的,因此雖然這是雙重的工作,但卻也常常得到雙重的趣味。

Q:你們舞台上的表情與演技絕佳,是否曾經接受什麼劇場訓練嗎?

伊&朱:我們兩個都有和音樂、戲劇及喜劇一起工作的經驗,所以對這個領域根本不陌生,比新手要強得多。信任我們、並且看過我們第一次表演的觀眾必定相當瞭解我們的能力了。有趣的是,我們的首度登場地點是在世界最具聲譽的表演場地──維也納愛樂之友協會(Musikverein)的音樂廳裡。

Q:從一個突發奇想的產生、練習到上台演出,大約要經過多久的時間?

伊&朱:其實點子都來得相當地快,我們也會設法確保可以立刻將它寫下來!但我們也的確曾經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挖空心思來發想。在最初的點子出現後,通常需要很長的過程來試煉及即興創作。我們有時候會將排演的過程錄影下來,而通常在看影片的時候,也時常會有許多瘋狂的想法紛紛跑出來。接著,在我們組織及將表演塑形時,就會用各種符號盡量精確地將它記錄下來。但是之後,另一個淘汰過程也跟著開始,我們刪減、改良並且將片段重新組織。我們從來沒有寫完一個作品或畫一個藍圖之後,整個演出就完成定案了。即使經過了很多年,我們仍然不斷地從自己的演出、排練等等的成果中改進。總而言之,有些好主意被我們立即丟到台上表演,也讓它在現場中改良,因為我們真的很喜歡即興演出,而有些作品也需要花好幾年的醞釀,才能真正地搬上音樂會舞台上。

 

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驅散觀眾的恐懼感,也同時讓古典音樂更接近大眾

 

Q:您認為聽您的音樂會之前,觀眾需不需要做點功課呢?觀眾需要用什麼樣的心態來欣賞這樣的表演?

伊&朱:我們最想要驕傲地說:「我們的觀眾群大多是女性,而且年紀大概介於十八到三十八歲之間!」但那都是我們的幻想。觀眾是愈廣泛愈好,我們認為這才真的是最美的事情。任何的年紀、種族、性別、總類都可以來享受我們的音樂會!您可以是受過深厚音樂教育或一點都沒有基礎,可以是古典音樂愛好者或是重金屬搖滾的玩家!

Q:對於古典產業已陷入全球危機的看法是什麼?

伊&朱:從一個「年輕」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所有的商業性及客套儀式等圍繞著古典音樂的現象,實在太過嚴肅,以至於很多朋友們都不敢進音樂廳去聽古典音樂。

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驅散觀眾的恐懼感,也同時讓古典音樂更接近大眾。另一方面,我們時常為結合劇場、喜劇與古典音樂著迷,並且也受許多與我們走相同路線的前人所影響,例如前面提過的維托.埔柱。

Q:想要給學音樂的學子們什麼樣的建議?

伊&朱:千萬不要啊!這是一個邪惡的世界!他們會將你們吃下去然後吐出來!忘掉什麼賺錢的事情!追星?那完全都是神話!到最後你做的事情只有一直回答採訪的問題!

不不不!正經一點!我們的建議是要多看、多學前人的經驗,了解接受他們的優點,並且永遠認真、熱情,當然別忘了要持續不斷地增進你的音樂才能!

 

註:

  1. 由於韓文音譯與注音一樣,一個音有個字的可能,邀演單位請他確認他的中文譯法,但結果是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是哪一個!在此保留兩人稱呼對方的方式,並不以他的英文名字「理查」代之。
  2. 丹麥幽默作家、世界級鋼琴家,有「偉大的丹麥人」和「丹麥小丑太子」之稱。當了幾年古典鋼琴演奏家後,他開始以脫口秀和鋼琴音樂的新形式來表演。
  3. 英國喜劇演員,也是傑出的爵士樂鋼琴家。
  4. 又譯為「蒙提巨蟒」、「踎低噴飯」,是英國六人喜劇團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基頓.克萊曼參一腳  音樂會讓你笑到癲狂

古典、爵士、探戈、嘻哈、歌劇、大河之舞、流行歌曲、喜劇,最重要的還有不時傳來的陣陣笑聲。仔細聆聽,一首曲子內織進了男高音的〈I will survive〉,管絃樂合奏〈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還有流行金屬〈The Final Countdown等等,巧妙串聯這些風格完全不相干的樂曲,只能說他們的鬼點子,實在令人拍案叫絕!

拜網路之賜,「伊古德斯曼&朱」尚未抵達台灣,許多樂迷們卻早已對他們聊若指掌——用一條條木棍預先做好的和絃按壓琴鍵,來凸顯和絃的寬廣及拉赫曼尼諾夫的手有多大;用「空手道」手法彈鋼琴來嘲諷教學的荒謬。從學習音樂所遇到的伴奏、練琴時發生的問題、結合生活上遇到的一些不可思議的糗事如聆聽音樂發生跳針、快轉倒退的聲音、演奏靜音等等。以喜劇的手法嘲諷,不必講太多話、作太多戲劇鋪陳,只要cute點抓到,就會令人會心莞爾!兩個古典出身的音樂家聯手創作的《來一點夢魘音樂》不僅全世界熱賣,連Youtube點閱率都高達一千五百萬以上。

學音樂的過程也許苦悶,但「伊古德斯曼&朱」兩人卻將接近音樂時所有發生的可能,全以另類角度重新銓釋,惹得現場捧腹大笑。而這類的演出方式也博得了人稱上帝也迷戀的魔鬼小提琴家基頓.克萊曼(Gidon Kremer)的注意,主動率領他一手栽培的「波羅的海」絃樂團共同投入行列,以「人人都想要當基頓.克萊曼」的主題發展了演出「電影暨喜劇」(「誰是接班人」前身),更是音樂與喜劇兼具優質水準。

別以為喜劇演出簡單隨性,它雖然好笑、看似輕鬆,卻需要良好的音樂技巧。一邊拉一邊跳舞或做誇張的動作,還有要讓高速旋轉的牛奶打泡機正確無誤地落在琴弦上、發出可笑的聲音,這角度、彈跳及接觸面的掌握都需要經過練習的!而配合整個樂團玩得更起勁,圍個小圈圈,左手一樣拿著小提琴,但右手的弓卻必須要向右拉別人的琴。第一小提琴更可憐,以雙腿夾住琴弓,雙手握住小提琴,「以琴就弓」的方式演奏,而且要維持整個管絃樂團整齊和諧,默契、反應都是一項大考驗。當然,為了效果「拉低」音樂家擁有的程度,在台上表現詼諧、又顯露三流錄音那種效果,種種做法堪稱一絕!

「海頓遇上可樂」?「莫札特遇上爆米花」?當基頓.克萊曼穿黑衣戴墨鏡出現在台上時,您就會瞭解,到底誰可以取代這位古典音樂大師?還有,這場「不可能的任務」,究竟要怎麼演?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