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玩嗎?愛在Grindr蔓延時》中,藝術家凡厚芬住進玻璃貨櫃屋裡,使用同志交友軟體,並把過程全部公開播放。
《要玩嗎?愛在Grindr蔓延時》中,藝術家凡厚芬住進玻璃貨櫃屋裡,使用同志交友軟體,並把過程全部公開播放。(Sascha Weidner 攝 HAU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侵犯同志隱私?行動劇場藝術? 柏林HAU劇場新作惹爭議

HAU劇場邀來荷蘭行動藝術家凡厚芬製作的新作《要玩嗎?愛在Grindr蔓延時》,因為利用線上交友軟體「釣」出男同志,並完全呈現對話內容,引爆侵犯隱私爭議,也掀起同志社群的憤怒,為此HAU劇場提早結束展演,並對外公開道歉。除了被迫出櫃的男同志受傷,原本HAU劇場的優質形象也大受傷害。

HAU劇場邀來荷蘭行動藝術家凡厚芬製作的新作《要玩嗎?愛在Grindr蔓延時》,因為利用線上交友軟體「釣」出男同志,並完全呈現對話內容,引爆侵犯隱私爭議,也掀起同志社群的憤怒,為此HAU劇場提早結束展演,並對外公開道歉。除了被迫出櫃的男同志受傷,原本HAU劇場的優質形象也大受傷害。

柏林知名的HAU劇場(Hebbel  am Ufer縮寫),請來荷蘭行動藝術家德瑞斯.凡厚芬(Dries Verhoeven)推出新作《要玩嗎?愛在Grindr蔓延時》Wanna Play? Liebe in Zeiten von Grindr,引起同志社群憤怒,媒體批評。在爭議聲浪下,劇場決定提早結束表演。

這場早夭的街頭行動劇場表演,引發隱私與藝術的討論,考驗這間曾獲得德語「年度劇場」殊榮的劇場之應變能力。

以App釣魚,稱之藝術

“Grindr”是知名的男同志交友App,在智慧型手機iOS與Android作業系統上皆很受同志社群歡迎,只要登錄上線,便可與附近的同志聊天、換照、進而在現實生活當中認識。HAU劇場在柏林十字山區(Kreuzberg)搭建貨櫃玻璃屋,讓德凡厚芬住進去,廿四小時街頭展演,並且線上同時串流播放。凡厚芬在貨櫃屋裡生活,使用Grindr與上線的同志聊天,玻璃屋裡的大型螢幕,把所有的聊天內容、檔案的照片都同步播放,觀眾隨時都可以在街頭觀看同志線上約會聊天展演。

貨櫃屋裡的同步螢幕播放,雖然有把照片處理成黑白色調,但是根本清晰可見,私人交友的檔案、帳號,全部被藝術家以表演之名公諸於世。最赤裸的就是聊天內容完全徹底被公開,明顯侵犯隱私。凡厚芬透過Grindr釣魚,「邀請」同志進入貨櫃屋,與他進行互動。一位柏林攝影師與凡厚芬在Grindr上聊天,凡厚芬請對方前來「幫他刮鬍子」,攝影師依約到來,發現他在手機上的私人對話,全部都被公布在街頭的玻璃貨櫃屋的螢幕上,情緒失控,衝進貨櫃屋,賞藝術家拳頭、掀桌、尖叫,並且隨即把所有被釣魚的過程公布在社群網站上。

很快的,透過大量轉貼與分享,抗議浪潮席捲而來,連許多知名的同志成人片明星都在官方社群網站上譴責劇場,有不少人直接殺到表演現場大聲抗議,HAU的臉書帳號湧入抗議留言。媒體隨即加入批判行列,HAU劇場抵不住抗議浪潮,提早結束這項表演。

侵犯隱私,道歉收攤

凡厚芬原本的計畫,是在玻璃屋裡住十五天,藉交友軟體來探索網路與現實的界線,誘引同志「出櫃」。在策劃這個街頭行動劇時,HAU有嚴重侵犯隱私的嫌疑,播放出來的照片根本非常容易辨別,以藝術之名讓附近使用此軟體的男同志都非自願地出櫃,釣魚動機可議。我親自去觀看這場街頭展演,並感受不到釣魚之外的深層藝術意義,螢幕上清晰地把私人對話放大播映,反而成了揭人隱私的舞台,這齣表演的經費來自德國、荷蘭兩國的公共補助,拿補助侵隱私,難怪引發眾怒。

在俄羅斯、埃及,有反同人士使用此交友軟體,把男同志約出來之後,毆打凌虐。這次 的行動劇,也讓不少同志人人自危,就算在開放多元的柏林,也會有劇場以藝術的框架,進行釣魚行動,被知名劇場公開聊天內容,是另一種層次的暴力與霸凌,根本不需要駭客,私人對話、照片就被公開。

HAU的危機處理,是提早收攤,並且在停演當天晚上,請來藝術家、藝術總監,與觀眾公開對話,現場火藥味十足。HAU隨即發出公開道歉信,並且請來相關領域的專家,再度與藝術家、總監一起面對觀眾,接受各界詰問。劇場有道歉誠意,但眾怒一時難息。手機交友軟體眾多,各種性向都有各自的軟體,在這劇場展演之後,使用者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畢竟螢幕可存取,對話可被公開。交友性向性別很多元,隱私絕對要受到保護與尊重,這次男同志成為藝術實驗的對象,被傷害的不只是被釣魚的男同志,還有劇場辛苦建立的形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