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米恩的夢想、生活、工作……全都在他的創作中。
舒米恩的夢想、生活、工作……全都在他的創作中。(登曼波 攝)
焦點專題 Focus 來自海島的聲音 阿美族創作歌手

舒米恩 一支麥克風,讓他從墊底跑到先鋒

來自台東都蘭部落的舒米恩,就像個孩子似的,對什麼都好奇,也因為如此,練就一身多才多藝的好本事,能畫能寫能唱能彈,但他的一切,都從他的原住民血液而來。在成名之後,他回到部落為原民文化的延續而努力,雖然不可能回到過去的純樸年代,但他想辦法保留其精神價值,用自己的創作活出現在的樣貌。

文字|李秋玫
攝影|登曼波
第266期 / 2015年02月號

來自台東都蘭部落的舒米恩,就像個孩子似的,對什麼都好奇,也因為如此,練就一身多才多藝的好本事,能畫能寫能唱能彈,但他的一切,都從他的原住民血液而來。在成名之後,他回到部落為原民文化的延續而努力,雖然不可能回到過去的純樸年代,但他想辦法保留其精神價值,用自己的創作活出現在的樣貌。

有個男孩,在部落裡賽跑總是落後,因為同學們都是棒球隊、田徑隊,只有他在教會學琴。「我運動最差了。」抱著這個想法的他,對自己沒有什麼自信。後來到了台北讀大學,參加運動會,一跑就遠遠將其他人拋在腦後。這時他突然覺得奇怪:「我怎麼會跑在最前面?」

第一眼看到舒米恩,直覺得他就是個孩子!不是因為年紀或是外表,而是他的心。看到咖啡上灑著愛心圖案就歡呼、發現養魚設備就蹲下來研究,和聯絡人碰面後,則開心地說:「我們現在都交給妳了!」明明知道要跑通告,卻像孩子期待去哪裡玩似的。很難想像一位擁有一定知名度的歌手,不會擺架子,或是故做姿態來偽裝自己。但在短短的談話後,終於明白這個對什麼都好奇的歌手,為什麼十八般武藝,樣樣都通。

小時候學過藤編,大學時就跑去修工藝課,結果變成老師的小幫手。也對素描繪畫有心得,可是學著學著,竟然想到用水墨畫原住民的素材,還開了畫展。更不用說他還會演戲、跳舞、詞曲創作了,連刺繡都是他的專長。

「用水墨畫原住民,不是很酷嗎?」說他怎麼這麼有學習的天分,他笑著回答:「就是『敢』做啦!因為喜歡,加上有些想法,就覺得好像還不錯,不過那些都逃不過原住民的課題。」

寫歌打工賺錢  開啟創作之路

的確,他的夢想、生活、工作……全都在他的創作中,而他的多樣面貌,都從他的原住民血液而來。但是,怎麼學會寫歌的呢?原來,竟然是為了幫同學的忙。他說:「高中時,同學想追女孩子,寫了一首詩說要譜曲。可是沒有押韻又不對稱,我只好幫忙修改。然後寫了曲子之後,他又不唱,就由我來唱。然後又要錄音,我只能偷偷去音樂教室彈鋼琴。」

可是精心製作交給同學後,也沒能讓他把女孩追到手,當時究竟寫了什麼樣的歌,現在是一點也想不起來。然而,這倒開啟了他的創作之路。高中彈彈唱唱後,到了大學,同學們都在打工,但他沒有一技之長,也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做。於是他開始向歌曲創作比賽投稿,舉凡國民健康局辦的愛護健康、環保署辦的保護河川……什麼主題他都寫:「最誇張的是鄧麗君文教基金會獎金,那時創作的獎金最高,第一名十萬,我每年都去比,連續拿兩屆第一名,一屆第二名,結果在我第三次拿獎的時候,就被規定得過前三名的不可以再比了。」但他也不認輸,轉戰海洋音樂祭,結果得到的獎金更高。

在沒有網路的時代,他隨時注意海報、學校公布欄,只要有機會就去試。那陣子,他形容像是「從比賽拿年終、零用錢」,只要出手就會得獎。但也許就是這段磨練,讓他大量吸收其他參賽者的特色、受到刺激,從生命中掏出經驗,投射到歌曲中。

後來當了歌手、發了專輯,才慢慢覺得,原來之前設法隱藏的原住民身分,才是無盡的寶藏。於是他從事母語創作、回到部落想要學習古謠,這才發現,以前的生活根本是電影畫面:「阿嬤從沒有電話的時代,發展到現在手機可以當電視。那變化太大了。我很認真地學習,但卻很清楚,根本回不去了。」為了不將傳統的東西勉強套用在現代,他唯有想辦法保留精神價值,用自己的創作活出現在的樣貌。

為部落付出 也是投資自己

相對於長輩,那麼部落青少年的未來呢?講到這裡,他的眼睛炯炯有神:「我頂著『明星』的光環,哄他們『先跟我去抓龍蝦、海膽,我再教你們唱歌』,或者是『先去砍竹子,我再帶你去台北。』」於是,不拿補助、用歌聲獲得肯定,阿美族特有的青少年文化教育訓練“Pakalungay”在舒米恩手中,以另一種形式重現。演變到現在,一年一度以原住民為主的「阿米斯音樂祭」和「海邊的孩子」演唱會,不但成為他和孩子們的約定,周邊的美食、工藝、刺繡、歌唱……更是讓外人嚮往參與的下一站。

對於音樂,舒米恩就像開抽屜一樣,學到什麼就用什麼,因此電音、民謠、爵士、古典……服飾店聽的歌、朋友介紹的朋友……只要相互碰撞,一轉身,就會轉成一個大家都喜歡的樣子。就像近來認識了用拉丁音樂詮釋沖繩傳統的Kachimba樂團,讓他很感興趣。為此他還特地和樂團去了一趟沖繩,並且,在沖繩、拉丁的基底下,更加上了阿美族的歌聲。

提起那段日子,舒米恩說:「很妙!他們的歌常常是四四拍,但有時又會多個兩拍,某種程度上,跟我們的歌謠有奇妙的相似度。我很驚訝節奏跟邏輯居然這麼合。」唯一不習慣的,是觀眾一眼都不看他們,反而在下面跳起舞來。然而他們並非不專心,而是因為享受而隨之起舞。在台上一個刻意的過門後,台下心神領會地轉個圈,那個呼應,盡在不言中。

聽著舒米恩和樂團讓台上台下熱血沸騰的樣子,腦中突然浮現他跑步比賽的畫面——人生總是充滿著驚喜,只要毫不猶豫地往前跑,就能跑在最前面。別懷疑自己來自什麼樣的角落,因為只要認同他是個阿美族的勇士,怎麼跑,都會是「美」的。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全名Suming Rupi(舒米恩.魯碧),漢名姜聖民,阿美族歌手暨詞曲創作人,生於台東縣東河鄉都蘭村。

◎ 現任圖騰樂團主唱及吉他手,曾以演員身分入圍第45屆金馬獎最佳新人。

◎ 推出專輯包括《Suming》、《阿米斯AMIS》、《美好的日子》、《Amis Life 美式生活》、《海洋.森林》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