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奕安(左)與高華麗(右)
鮑奕安(左)與高華麗(右)(鮑奕安、高華麗 提供)
專題

《新社員》演員 鮑奕安、高華麗 從戲裡到戲外的受寵若驚

文字|陳茂康、鮑奕安、高華麗
第281期 / 2016年05月號

鮑奕安說,小時候受到姐姐和她朋友的影響,看過幾本BL漫畫,印象最深刻的是《好喜歡愛你的感覺》這部作品裡,男主角眼中除了相戀的情人之外,其他人的臉全是日文文字繪(へのへのもへじ)那樣簡單、毫無差別的五官。高華麗則是因為參與了《新社員》演出,第一次知道原來有這樣的類型創作,也慢慢搞懂了那些詞彙和英文縮寫,諸如:同人、二創、CWT(Comic World Taiwan,台灣同人誌販售會)、ICE(In Comic Energy,動漫之力─同人誌販售會)是些什麼內容。在《新社員》的舞台上、架空的原東寺高中裡,鮑奕安是學生、高華麗是老師,他們各有不同的搭檔配對與戀愛習題;現實生活中兩人已交往多年,台上台下的感情狀態隨著演出落幕,意外成了粉絲關注的另一個焦點。

「天啊,從來沒有碰過這種狀況!」

身為第一線面對觀眾、詮釋角色的演員,他們肩負著轉換二次元至三次元的過程中最重大的責任,鮑奕安說:「關於表演風格,其實導演跟我們反覆討論了很多次。有些東西如果用過於寫實的手法去處理、呈現,對於我們鎖定的觀眾族群來說,會不會反而是有距離的、不是他們所認識的BL。」高華麗也理解到:「通常在這樣的作品中會有很多角色類型,讀者會自動將人物歸納分類,譬如這個角色是個『傲嬌的受』,這時候如果演出的東西超過了這個面向,可能會產生疑惑。」於是整個排練工作,有很多部分是在摸索,「畢竟這還是一個劇場作品,我們不是把漫畫搬上舞台而已,導演也不希望太過平面,可是演出來到底會是什麼?當時完全沒有可作參考的範例。」鮑奕安說。

《新社員》最終是成功地獲得了觀眾的認同,「我覺得做音樂劇算是蠻聰明的方式,」高華麗說,「如果單純演戲的話,就少了漫畫的魔幻。像這樣進入歌的部分,離現實有點距離,反而很容易呈現那個二點五次元的世界。」要說這齣戲「成功地獲得觀眾的認同」,這樣的描寫其實太平淡了,「在首演之前,我們都不能預料觀眾會如何反應,一開始票房也沒有特別好。」鮑奕安說,「那天開始演出之後,漸漸聽見台下傳來一陣陣驚呼聲(鮑奕安示範了一個有些壓抑卻又情不自禁地小聲尖叫),那時候就想說『天啊,從來沒有碰過這種狀況。』」這些都只是開始而已,接下來他們「從來沒有碰過的狀況」一波接著一波席捲而來。

彷彿棒球迷置身球場的感覺

二○一四年在水源劇場的首演之後,看過的觀眾、聽到推薦的觀眾開始陸續購入剩餘場次的票券,一刷再刷、直到售罄,後台湧入無數的卡片與小禮物,「到最後一場甚至有人拿跑馬燈在觀眾席,我們才發現原來反應熱烈到這樣的程度,去年加演更有種棒球迷置身球場的感覺。」高華麗會這樣說,是因為他所飾演的老師與教官之間有全場唯一的床戲,「我們的位置就在樂團上方,本來只聽見鼓啊、樂器的聲音,後來開始親啊、脫衣服的時候,觀眾席的聲音是完全蓋過樂團、直撲上來。」

如此熱情持續延燒到劇場外,長期在「台北人咖啡」工作的兩人,常有粉絲到此探班、聊天,凡來過也都會寫下卡片或留下畫作為贈,直到一整面牆都被小紙片填滿,「其實對我們這樣的劇場演員來說,很多狀況是之前完全沒遇過的。」鮑奕安說,其中也包括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稍有不慎可能衍生法律問題的難題,「所以直到現在,只要有這方面的情形,我們就會跟劇團一起開會,了解細節、統一態度。」《新社員》演出之後,官方授權尖端出版社陸續改編成小說及漫畫,粉絲們的再創作也未曾稍減,甚至有了以故事場景「原東寺高中」為出發的文化季活動。因為《新社員》而受到注意的不只是整個創作團隊,其實在這樣的作品帶動、演員號召下,劇場已迎來了大批新的觀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