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又津
陳又津(陳又津 提供)
專題

陳又津 從腐女到創作

文字|陳茂康、陳又津
第281期 / 2016年05月號

陳又津說她要去三重高中國中部演講,介紹BL給學生,腐女總給人低調的印象,在教官注視下的學校禮堂,螢幕上播放著《大奧》(當然是男女逆轉的吉永史作品)和《新社員》,小說家口中推薦的是圍繞愉虐主題的BL漫畫《變愛》和木原音瀨,在場「男生一片傻眼,女生歡聲雷動。」這些是她喜歡也認同的作品,無所謂低調與否,經典文學她沒少讀,要演講還是選擇這樣的內容。從台大戲劇系一路讀到戲劇研究所,成為小說家的契機,卻是因為投稿「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進入決選,從此踏入「原來這樣寫也可以」的虛構世界。她的小說《少女忽必烈》有著遊民女孩與寫不出劇本的研究生,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角色,虛實交錯著,在是故鄉又不是故鄉的台北與三重街道上演,融合城市書寫、鄉野奇談與綺麗幻想的故事,恣意遊走在各種類型與議題之間。

自創BL小說  以日治時代為背景

「我從國中就開始看BL,那時候讀女校,不知道為什麼膝上就會傳來一本。」陳又津說,當時有本就看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直到後來接觸同志運動,才發現BL作品之妙,「這兩個文化其實完全扞格不入,BL的套路大部分屬於言情式的,比較難以著墨在現實的部分,它的轉折、或是其中的寫實因素,有時候只是為了加深劇情的衝突。」她試著稍微客觀分析,「我覺得BL小說相對來說是蠻商業化的,比較接近通俗小說的類型。他知道你現在想看什麼、期待什麼,於是照著那個邏輯,或刻意反過來走,每個環節都是有算計過的,當然重點也不是要跟你說,同志真正面對的是怎麼樣的情況。」

身為職業小說家兼腐文化愛好者,陳又津當然也有自己的BL創作,去年陸續於雜誌刊載的兩個短篇〈霧鎖雨港〉和〈來,夏天的夜晚要開始了〉其實是同一個故事的節錄版本,「小說原名叫《雨夜花》,當初因為這首歌開始查了一下日治時代的台灣,特別想知道當時被稱為『台北一中』的建國中學,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地方?一研究發現不得了,那時候他們會練劍道、有自己的武道館,校慶還有人男扮女裝。一九三五年的台灣發生了各式各樣的歷史事件,我就迷上了這一年。」她說,那年春天有一場大地震,傷亡記錄甚至比九二一還嚴重,「就覺得想要把這樣的事件、那樣的歷史氛圍寫出來,但我跟歷史又沒有很熟,於是就試著用BL的套路去寫一個發生在那個時代的BL小說。」

日本畫家當主角  為愛畫台灣

她在謝里法的《紫色大稻埕》裡找到了故事的主人公——來自日本的膠彩畫家村上無羅(英夫),「請大家一定要去看一下這本書裡的照片,他真的很帥!我一開始是要找一個畫家來到台灣的故事,不管是文人或畫家,基本上都是因為他在本地的世界不得志,才選擇去別的地方,譬如說南進台灣,到南國來尋找靈感。」正好書中提到了這位在台灣任教、以台灣風俗為題作畫並多次入選「台灣美術展覽會」的日本畫家,「我就想說,一個日本人竟然會用膠彩畫這麼麻煩的方式來畫他眼中的台灣,肯定是很有愛吧!他的愛肯定就是因為他的學生了!他應該在台灣找到了他的繆思吧!就決定要這樣寫了。」以上大概就是腐女「腐」起來時的邏輯與跳接歸納,一如在三一八學運時,陳又津看見人們對於學運領袖的憧憬,升起了一股「美男水滸」的想像,「但是我到現在還是讀不完本體的《水滸傳》,或許有朝一日可以做成圖鑑,至少有人物設定,讓大家知道政治其實不是最重要的,重點是要『萌萌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