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斐嵐
白斐嵐
特別企畫 Feature 2017預知表演備忘錄/達人名家推薦──今年我要看 ! 今年我想看:

阿芙蒂耶娃演奏會 《混沌身響》 《狼與一位名叫東郭的人》

常常覺得在過度嘈雜的現代社會中,耳朵好像也跟著麻痺了。無論是控制恆定音量的插電流行樂,還是追求震撼效果的各式聲音體驗,都少有機會讓耳朵重新適應那些微弱卻充滿變化的聲音。

常常覺得在過度嘈雜的現代社會中,耳朵好像也跟著麻痺了。無論是控制恆定音量的插電流行樂,還是追求震撼效果的各式聲音體驗,都少有機會讓耳朵重新適應那些微弱卻充滿變化的聲音。

常常覺得在過度嘈雜的現代社會中,耳朵好像也跟著麻痺了。無論是控制恆定音量的插電流行樂,還是追求震撼效果的各式聲音體驗,都少有機會讓耳朵重新適應那些微弱卻充滿變化的聲音。很期待二○一○年蕭邦鋼琴大賽得主尤利安娜.阿芙蒂耶娃(Yulianna Avdeeva)再度來台演出,在這位一九八五年出生俄羅斯的鋼琴家琴音下,讓人想起了鋼琴“Piano”正是「弱音」之意,當我們安靜下來,耳朵竟然能聽到這麼多各式各樣的弱音,氣若游絲的弱音、急促的弱音、溫暖的弱音、堅定的弱音……想念安靜,自然不能錯過弱音的魔力。

不過對於跳舞的人來說,似乎不能總是安靜。由驫舞劇場陳武康與卡到音即興樂團李世揚共同策畫的《混沌身響》自二○一六下半年開始第一季共八場演出,讓舞者與樂手現場碰撞,把身體當樂器,聲音當舞伴。即興音樂與即興舞蹈,在台灣總是八竿子打不著,彼此間更有數不清的支系類別,難得的是《混沌身響》並不受限於門派,受邀演出的聲音藝術家、即興音樂家,手中撥弄的從器樂到聲音裝置,與來自不同身體訓練的舞者互相對話,甚至時而干擾。或許這正是我對這系列的興致所在,跨越分類,在混沌間回歸最單純的身/響。

去年底看了本事劇團《與一位名叫東郭的人》讀劇,以現代眼光重新詮釋古典小說《中山狼傳》。其實從《三顆頭》、《賣鬼狂想》以來,一直對編劇邢本寧的作品很感興趣,既有傳統厚度,又以深刻哲理剖析當代人性困境。在戲曲音樂上更是推陳出新,為京劇玩出嶄新面貌,老派執著卻不陳腐守舊。在今年度的正式演出版本,再度邀實力派老生凌珂共同演出、編寫唱腔,並由跨越劇場、電影的柯智豪編曲配器,格外令人期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