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蓮娜.歌勒妮高娃演出天鵝公主Odette,表演極具深度。
伊蓮娜.歌勒妮高娃演出天鵝公主Odette,表演極具深度。(聯合數位文創 提供)
企畫特輯 Special

俄羅斯第一天鵝 優雅舞姿翩翩飛來

伊蓮娜.歌勒妮高娃與聖彼得堡芭蕾舞團《天鵝湖》

歌勒妮高娃被譽為聖彼得堡芭蕾舞團皇冠上的一顆明珠,歷經失去胎兒、又再懷孕生子,現在再度復出的她,歷經生命轉折後,她的演出更有深度,「俄羅斯第一天鵝」將翩翩降臨,與聖彼得堡芭蕾舞團,為台灣觀眾帶來璀璨又深刻的經典《天鵝湖》。

歌勒妮高娃被譽為聖彼得堡芭蕾舞團皇冠上的一顆明珠,歷經失去胎兒、又再懷孕生子,現在再度復出的她,歷經生命轉折後,她的演出更有深度,「俄羅斯第一天鵝」將翩翩降臨,與聖彼得堡芭蕾舞團,為台灣觀眾帶來璀璨又深刻的經典《天鵝湖》。

伊蓮娜.歌勒妮高娃與聖彼得堡芭蕾舞團《天鵝湖》

6/15~17  19:30

6/17~18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77378282轉2

想到芭蕾,大約可以冒出的幾個聯想。不外乎三大芭蕾舞劇,其中最廣為人知,也最具俄羅斯古典芭蕾代表性的,非《天鵝湖》莫屬。「芭蕾」、「俄羅斯」、「天鵝湖」,這三組詞彙,大約存在一種互為代名的效果。為什麼《天鵝湖》可算是俄羅斯古典芭蕾代表作呢?除了此作是俄國音樂家柴科夫斯基於一八七六年創作的第一齣芭蕾舞劇音樂外,也是奠定十九世紀俄派古典芭蕾表演形式的首要作品。

俄派古典芭蕾經典《天鵝湖》

說其實,早在十七、十八世紀之交,隨著彼得大帝西化政策,俄羅斯貴族階級們已開始接觸「芭蕾」這項誕生於義大利、成熟於法國的宮廷藝術。此後的安娜女王、伊麗莎白女王與凱薩琳二世大帝,更積極興建並推廣舞蹈學校。十九世紀初,隨著知名法裔舞蹈家狄德羅(Charles-Louis Didelot)來到俄國,俄派古典芭蕾體系於是初步建立。由此可見,俄國作為下一個芭蕾重鎮,已逐漸醞釀中。

不過,要說將俄派芭蕾的表演形式推至高潮的,則必須提到《天鵝湖》的編舞家佩提帕(Marius Petipa)與伊凡諾夫(Ivanovich Ivanov),他倆將法國浪漫芭蕾的二幕劇形式,成功過渡到俄羅斯古典芭蕾四幕劇形式,舞作結構完整、視覺富麗堂皇,俄派芭蕾技藝精湛。有意思的是,《天鵝湖》作為成功建立俄派古典芭蕾聲譽的舞劇,卻依稀保留了浪漫芭蕾舞劇第二幕「白色芭蕾」中,對於超自然如精靈、幽靈、仙女等憧憬。只是白色的吊鐘裙,因應俄派芭蕾技巧的精進,改為突顯舞者腿部線條的Tutu。

黑白天鵝  精湛技藝

Tutu的出現,觀眾也才得以欣賞到《天鵝湖》中最為膾炙人口的黑天鵝「卅六圈鞭轉」。黑天鵝眼神堅定,甩頭不遲疑;中心穩定,向下扎根的足尖,其中最為過癮的,想必是跟著交響樂團重拍,瞬間鞭進的旁腿,那動力源源不絕,仿佛沒有停下的一刻。據說有些時候,黑白天鵝若各為不同舞者飾演,則黑天鵝角色的競爭性較強,可見其挑戰度也相對高。當然,如果黑白天鵝均由同一位伶娜飾演,這挑戰度已不只是技巧層面,或是動作質感上的清楚區隔,更是精神與表演狀態上的迅速轉換。可能前一幕是楚楚可憐、純真無邪的白天鵝,下一幕就轉變成魅惑無限、凌厲潑辣的黑天鵝。否則,電影《黑天鵝》中的娜塔莉.波曼也不會走向精神分裂吧。

俄羅斯第一天鵝  翩翩飛來

而這次由聖彼得堡芭蕾舞團(St Petersburg Ballet Theatre)所帶來的《天鵝湖》,黑白天鵝均由同一芭蕾伶娜——伊蓮娜.歌勒妮高娃(Irina Kolesnikova)飾演。被譽為聖彼得堡芭蕾舞團皇冠上的一顆明珠,伊蓮娜如同其他來自瓦加諾娃芭蕾學院(Vaganova Ballet Academy)的女舞者們一樣,必經學院的嚴苛訓練,然而,這還不是一路上最艱辛的事。

二○○七年,她面臨表演生涯中最艱辛的一刻。在英國演出前的她已有了十二週身孕,卻在產檢中發現嬰兒已無心跳,背負如此沉重的傷痛,她依舊含著淚,上台演出。所幸於二○一四年,伊蓮娜又再度有了身孕,這次她毅然決然停止所有演出,專心待產。新生命的到來,帶領人生階段的轉換,也讓她的演出更有深度,「俄羅斯第一天鵝」果然實至名歸。

獨立營運的聖彼得堡芭蕾  堅守俄派芭蕾傳統

事實上,作為與歐洲最接近的城市,十八世紀彼得大帝為了西進,將聖彼得堡升格成為首都,相較於現今首都莫斯科,聖彼得堡可說是發展了為數更多的舞蹈學校與劇院,如馬林斯基劇院(Mariinsky)及米哈洛夫斯基劇院(Mihkailovsky),還有十八世紀初創立的帝國芭蕾舞學校,也就是培訓俄國芭蕾人才搖籃的瓦加諾娃芭蕾舞學院前身。現今以年輕著稱的聖彼得堡芭蕾,團內舞者幾乎也來自該學院,其嚴謹、完備、科學化的訓練系統,大約從挑選學生開始,就生理、基因上層層把關,畢竟十年才出一個芭蕾伶娜,怎能不精挑細選?

由此可知,過去沙皇與現今政府的高度支持,為數眾多的劇院與芭蕾舞校,幾乎都享有政府資助,對於俄羅斯芭蕾在國際上的曝光有一定程度影響。然而,座落於列寧大道上的聖彼得堡芭蕾,一九九四年由曾任馬林斯基劇院演員的康士坦丁.達奇金創立,現任劇院監製為魯狄米拉.巴金娜,則是唯一持續俄派芭蕾傳統訓練與演出劇目,卻獨立於政府資助的芭蕾舞團。那又如何?聖彼得堡芭蕾的足跡早已遍布全球六大洲,「俄羅斯第一天鵝」更是享譽國際,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其精湛的經典呈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