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藏多年的「歡騰—新紀元的讚禮」音樂會海報。
珍藏多年的「歡騰—新紀元的讚禮」音樂會海報。(林岱蔚 提供 )
企畫特輯 Special Our Time 30 我們的時光 入選徵文

這張音樂會海報 我珍藏了卅年

當年只有國一的我,雀躍地在音樂廳內,成功慫恿父親買下一張售價卅元的海報,對我來說那張海報的價值,不在於那是民間版首演的象徵,而是對當年還是個見識不多的小鬼頭我而言,圖面上的管風琴實物拍攝,才是令我希罕的原因!

當年只有國一的我,雀躍地在音樂廳內,成功慫恿父親買下一張售價卅元的海報,對我來說那張海報的價值,不在於那是民間版首演的象徵,而是對當年還是個見識不多的小鬼頭我而言,圖面上的管風琴實物拍攝,才是令我希罕的原因!

看見兩廳院四月的節目指南針中,「國家戲劇院30奏新章」這幾個字,不禁聯想起卅年前國家音樂廳剛啟用(不是一個月後的「開幕」)時,第一場演出的節目名稱,叫作「黃鐘天籟奏新章」,那是一場沒有對一般民眾開放的官方活動,以傳統中樂為主,而第二場表演,才是對民眾售票的西洋古典音樂會:「歡騰—新紀元的讚禮」。

當年只有國一的我,雀躍地在音樂廳內,成功慫恿父親買下一張售價卅元的海報,對我來說那張海報的價值,不在於那是民間版首演的象徵,而是對當年還是個見識不多的小鬼頭我而言,圖面上的管風琴實物拍攝,才是令我希罕的原因!

這張海報一拿到手,隔天父親隨即騎著他大同公司配置的公務機車,毫無頭緒地在紀念堂附近,尋找著可以錶框的店家,找到之後,還用手清了清人家的工作檯面,才捨得將海報放上去,可見其珍視之一斑。

後來這張已被壓膜錶框的海報,輾轉被我從台北帶到了花蓮,曾經是我開的咖啡髮廊的鎮店之寶,現在則貼在新家一樓的廁所玄關裡,並且卸下了邊框,因為帶著邊框的重量,我想不出辦法讓它黏緊在玻璃牆上。

然而這對保護了卅年的珍貴海報而言,絕對是個極嚴重的錯誤之舉,因為在某個凌晨,我家老二,一隻認為我只要肯下床、就有可能提早放飯給牠的白貓,為了激怒我離開寢室,在嘗試過所有過往的手段均無效後,居然轉而進廁所,跳抓貼得跟門一樣高的海報,顯然,小朋友很識貨,保護完好了卅年,帶著我精采回憶(註)的海報被毀,確實是能讓我下床離開房間……去把牠關禁閉!

P.s. 印象當中,除了當時音樂會開演前,外面大廳有小聲地播放圓舞曲當背景音樂外,下半場的《貝九》演奏到最靜謐的第三樂章時,舞台兩側上方的廣播喇叭,突然「嗡」大鳴一聲,令眾人面面相覷,用眼神在詢問彼此:「剛才不是我幻聽對不對?」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