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天網島》
《心中天網島》(高雄市電影館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篠田正浩 值得重新認識的日本巨匠

小津安二郎的弟子、與大島渚同輩的篠田正浩,因西方大導馬丁.史柯西斯拍出新版向其原作電影致敬的《沉默》,再度被注意。由高雄市電影館推出的回顧展「絕愛日本:篠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繪」,讓台灣影迷透過八部其不同時期的作品,看到這位曾三度入圍坎城影展競賽片的日本導演之影像特色與劇場間的關連,也認識日本新浪潮中的這位標竿人物。

小津安二郎的弟子、與大島渚同輩的篠田正浩,因西方大導馬丁.史柯西斯拍出新版向其原作電影致敬的《沉默》,再度被注意。由高雄市電影館推出的回顧展「絕愛日本:篠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繪」,讓台灣影迷透過八部其不同時期的作品,看到這位曾三度入圍坎城影展競賽片的日本導演之影像特色與劇場間的關連,也認識日本新浪潮中的這位標竿人物。

絕愛日本:篠田正浩的大和浮世繪

7/1~14高雄市電影館

INFO  kfa.kcg.gov.tw

馬丁.史柯西斯來台取景拍攝《沉默》,是壓在他心頭長達廿八年的願望,片子完成後,卻完全是向篠田正浩一九七一年拍的版本致敬。高雄市電影館以作者美學為核心,自二○一三年開始,陸續規劃了大島渚、新藤兼人、吉田喜重、今村昌平等日本電影大師專題,這次不惜重本,向日本調來篠田正浩八部卅五毫米珍貴膠卷,是繼九○年金馬影展放過《少年時代》與《長槍權三》(柏林銀雄獎)兩片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放映。

作品與劇場演出的連結

一九三一年出生的篠田正浩(Shinoda Masahiro),一九五三年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進入松竹,師從小津安二郎、涉谷實等導演前輩。與大島渚、吉田喜重同樣經歷軍國主義的童年時代,求學階段碰上了物資匱乏與日本戰敗的歲月,他們在創作上打破大製片廠主導一切的舊習,反叛小津安二郎、黑澤明、木下惠介等前輩巨匠,強烈指涉時政和現代化背景下的存在主義傾向表達為他們的特徵。篠田正浩繼承了日本電影厚重感傷的傳統,面對不可抗的戰爭,命運與人性不得不的掙扎,將其淨化成唯美的悲劇。篠田正浩的電影注重技巧卻不賣弄,反而是透過流暢的敘事來展示純熟的拍攝技巧。

除此之外,篠田正浩有別於其他日本新浪潮導演的部分,他花了許多時間做歷史與文物的考證,對於日本的各種表演技藝與傳統有著高度的熱情與野心,比方早年有五部電影是找寺山修司來編劇,一九七四年的《卑彌呼》,時而如舞台的空間,像亞歷山卓.尤杜洛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的電影風格,同時找來了舞踏宗師土方巽,打造片中如儀式般的舞蹈與裝扮。一九七九年改編泉鏡花的戲劇作品《夜叉池》,也是篠田正浩故鄉的怪奇傳說,找來當時廿九歲歌舞伎演員五代目坂東玉三郎演出片中白雪姬和百合兩個角色。

不過上述兩片此次未邀,邀來的是《心中天網島》,取材於近松門左衛門的淨琉璃作品,是導演學生時代研究的題目,片頭一開始呈現了原本淨琉璃的傳統演出,黑衣人操控著半人高人偶,而篠田正浩企圖以攝影鏡頭取代黑衣人在淨琉璃中的地位,同時他的妻子岩下志麻在片中同時演出原配與小三兩個角色,對兩人內心的詮釋有獨到之處。僅一千萬元的製作,拿下了當年電影旬報最佳影片、導演、女主角獎。

從片廠到獨立製作的變化

這次邀來的八部作品,有五部集中於一九六○至六五年在松竹片廠時期的作品,包括了寺山修司編劇與參與演出的彩色片《乾涸之湖》,及難得一見寺山修司編寫的音樂劇電影《夕陽吻紅我的臉》,讓才廿歲的岩下志麻贏得藍絲帶新人獎。接著一九六四至六五這兩年間拍了《蒼白之花》(坎城競賽)、《暗殺》與《猿飛佐助異聞錄》都是黑白片。導演於一九六七年迎娶岩下志麻,同時創立了獨立製片公司「表現社」,成為日本第二次獨立電影運動的主將之一,這次邀來一九六九年的《心中天網島》由表現社製作,被公認為他的代表。加上一九七一年坎城影展入圍的《沉默》,也可對比出同樣導演在片廠與獨立製片時期的不同風格,及日本新浪潮的演進。

除以上拍攝於一九七一年之前的七部作品外,還邀了策展人鄭秉泓最喜愛的《少年時代》,改編自柏原兵三的小說《漫長的路》和藤子不二雄A同名漫畫,拿下一九九○年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導演、劇本等大獎,以二戰末東京少年避居富山鄉下大伯家中,得面對弱肉強食的校園環境為背景,是批判日本軍國主義的傑作。

篠田正浩作品三度入圍坎城影展競賽片,也入圍威尼斯影展、拿過柏林銀熊獎,在台灣卻嚴重被低估,透過這次回顧影展,除了可看到其影像特色與劇場間的關連,也能從他長期班底的角度來切入,除了導演夫人外,還有配樂武滿徹或宮川一夫的攝影,都能有很多關於日本新浪潮的觀影收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