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製作事二三

Seriousness——安定製作 嚴謹準備

對於即將要發生的演出,一路的動腦、發想、發掘、探討、理解至精益求精的完善準備之追求,當你發覺有能力可以開始去預期、去預見未來,舉一反三地將面對的製作困難一一解決,也是真正能夠享受劇場工作的開始。

對於即將要發生的演出,一路的動腦、發想、發掘、探討、理解至精益求精的完善準備之追求,當你發覺有能力可以開始去預期、去預見未來,舉一反三地將面對的製作困難一一解決,也是真正能夠享受劇場工作的開始。

曾經看過一句話:「嚴謹的態度,能夠彌補智力上的缺陷。」事實上它更能夠補足我們在缺乏經驗累積的不安全感。嚴謹者是力求做事做到位,有限的時間是永遠都要面對的,然而一旦任務完成,那麼目標是實實在在的。

一談到嚴謹,我都能想像些許讀者的眉毛上揚,不是我也曾經說過要ENJOY製作的過程嗎?孰不知又殊不知,一個有著嚴謹態度——認真的、關鍵的、重要的、中肯的製作團隊是一個演出之成功之母。也因此我們應該要在表演藝術職場上建立一個普遍的共識,實質執行團隊工作品質得以維護,讓每一個製作因創作者不同、世代不同而豐富,這就是專業。身為製作團隊中的中堅分子——製作╱技術總監人,尤其需要以身作則。專業不受時間、環境、社會影響。

開放而精準的「嚴謹」

如何運用嚴謹的態度——是獨斷的?是嚴厲的?不!是開放的!是精準的!無關組織大小,建立團隊,確立工作分工。小至一個排練呈現,在在都有事務分工的必要。「幫忙」常常是亂源的開始,幫忙者沒有「責任」。幫忙是一種善意的協助,多數無償。善意的協助也必須完整地被告知協助內容,以免誤導為隨手為之。演出製作是一個連鎖效應過程,任何微小協助都不應等閒視之。

現實中,演出製作最重要的過程多認為是進劇場的時間。事實上,最優先的應當是製作發展期。在西方的劇場制度裡,這一關是由製作舞台監督或是舞台監督在把關。在跟隨著創意團隊發展會議過程中,理解演出製作所有元素的來龍去脈,同時貢獻對演出場地、技術執行應注意的事項,並,一步步隨著製作進程到排練室排練理解到劇本文本如何被導演詮釋,文字如何被引導被轉換到被演員形體表現出來。在這過程中,要達到栩栩如生地呈現感動觀眾,其中有許多人的生命生活細節被落實,經過在每一個演出中重複又重複地去釋放。而在這再三反覆的經驗累積的精髓精神就是嚴謹。對於即將要發生的演出,一路的動腦、發想、發掘、探討、理解至精益求精的完善準備之追求,當你發覺有能力可以開始去預期、去預見未來,舉一反三地將面對的製作困難一一解決,也是真正能夠享受劇場工作的開始。

劇場工作中的智慧

另外,在劇場工作培養做選擇的智慧是很重要的,我們要懂得不讓自己陷入困境。重要的事與處理緊急的事是兩件事,但往往在「當下」,一念之間「緊急」成了「重要」。製作發展過程中,不明確是常規。常常聽到「因為還沒確定」,就成了「等」,這其中的邏輯讓我很困惑。因為事實上,製作過程本質就是活的,現在很多的集體創作尤其是如此。演出製作過程可以看作是一個過濾篩選的程序——一開始充滿精力的發想,創作團隊凝聚產生共識,到實事求是地落實到完整呈現——過濾篩選的指標可以參考蘇格拉底的「說話前的三個篩子」:真實、善意、重要!

要記得,身在職場是因為專長,不是因為喜好!

 

文字|林家文 個兒小 強烈意志 精準性格 慷慨的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