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廷芳
劉廷芳(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逗陣來╱即將上場

革命家的琴聲 多聲部交映的生命史

《簡吉奏鳴曲》

簡吉,一位出身鳳山農村的革命家,一位拉著小提琴的社會改革先鋒,在衛武營開幕季中,其生平將被改編搬上舞台。編劇周慧玲表示,自己寫出了三個簡吉,「那是簡吉的兩面、三面,我其實寫了很多人在裡面,而不是單一的一個人,更像是一個集體的展現;奏鳴曲的概念,當然也是要強調:這不是單一聲部。」

《簡吉奏鳴曲—零落成泥香如故》製作單位演員異動聲明:本演出因演出內容規劃調整,原訂參演之周定緯先生,因故無法參與本次演出。

簡吉,一位出身鳳山農村的革命家,一位拉著小提琴的社會改革先鋒,在衛武營開幕季中,其生平將被改編搬上舞台。編劇周慧玲表示,自己寫出了三個簡吉,「那是簡吉的兩面、三面,我其實寫了很多人在裡面,而不是單一的一個人,更像是一個集體的展現;奏鳴曲的概念,當然也是要強調:這不是單一聲部。」

《簡吉奏鳴曲—零落成泥香如故》製作單位演員異動聲明:本演出因演出內容規劃調整,原訂參演之周定緯先生,因故無法參與本次演出。

2018衛武營開幕季《簡吉奏鳴曲》

11/24~25  14:30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INFO  07-2626666

在距離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不到兩公里的鳳山國小(舊稱鳳山公學校)、時間是一九二一年,有位名叫簡吉的青年,甫自台南師範學校畢業,剛被分發回母校任職教員;他會在此與同校女教師陳何相識、相戀,攜手走過他短暫的一生。他曾發起「台灣農民組合」亦為此辭去教職、全心投入農民運動;他在彰化「二林事件」後仍持續聲援,並走遍全台,舉辦巡迴演講、擴大組織支部、同時協助各地農民出聲出力;他曾三度入獄,最長刑期達十年之久;他曾是台灣共產黨一員、三民主義青年團成員,二二八事件後,他組成嘉南縱隊反擊國民黨軍,於一九五○年被捕,隔年遭槍決。

三個「簡吉」  多重聲部的奏鳴曲

衛武營開幕季戲劇節目《簡吉奏鳴曲》,是個關於簡吉其人的生平故事,使用倒敘手法、加入生命禮儀的順序,組成包括探花叢、抓周、束髮等章節。然而編劇周慧玲直言,撰寫此作其實抱有「更大的企圖心」:「劇本原來的題目是:簡吉『們』奏鳴曲,或是簡吉『組合』奏鳴曲。」周慧玲說,一方面本就沒有打算要呈現個人傳記,二來雖然一切力求貼近史實,但仍必須在人物性格描繪、角色個性呈現上,保有創作者的揮灑空間。於是,她不寫一個簡吉,而寫出了三個簡吉,「那是簡吉的兩面、三面,我其實寫了很多人在裡面,而不是單一的一個人,更像是一個集體的展現;奏鳴曲的概念,當然也是要強調:這不是單一聲部。」

第一個簡吉,他對於革命的熱情,是受第二位簡吉激昂的歌聲所引領;而當他感覺疲憊、對家人起了思念,私人情感湧現的那一面,則隨著第三位簡吉的提琴聲而浮現。「而簡吉與簡吉之間,也會有另一層自我詰問。」周慧玲說,當三個簡吉各抒己見,彼此有共識也有矛盾,這樣的安排會有一種趣味,也有一種省思。雖然有唱、有演,還有特別邀請高雄市交響樂團首席薛志璋登台的琴音,自陳沒寫過音樂劇本也不打算寫音樂劇的周慧玲,和導演李小平達成的共識是要做一種「非典型的音樂劇」,一切以戲為主,她先放手寫作,時而再某些部分留白、待其後再行填補,或穿插與戲中情節有關的歌謠等,「後來我發現,有了這些歌曲,也更能強化人物的關係。」

妻子陳何  以自己的方式面對命運

相對於出外籌劃運動或被捕入獄的簡吉,另外一頭是勉力維持家計、撫養五子成長的妻子陳何。二○一六年,中央研究院出版了《陳何女士助產學筆記》,記錄了三○年代醫療衛生的概況,對比來看,也顯現了日治時期力行現代化的過程中,身為女性的陳何和丈夫簡吉分別在不同領域的學習與衝撞,及妻子為了不穩定的現實生活,自立取得助產資格、扛起一家的重責。這一切讀在出身護校、接生過卅個娃兒的周慧玲眼中,更感熟悉,於是亦從陳何及其母的角度切入,一探當時代女性的所思,與革命家的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