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雪鳳在《相思唱歌仔》中演出「瓊花阿嬤」一角。圖為排練現場。
呂雪鳳在《相思唱歌仔》中演出「瓊花阿嬤」一角。圖為排練現場。(林鑠齊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逗陣來╱即將上場

啟動時光點唱機 唱響歌仔戲百年史韻

《相思唱歌仔》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的首檔節目《相思唱歌仔》,邀集多個歌仔戲團與多位劇場演員,由在歌仔戲及影視界皆受肯定的呂雪鳳擔綱主演,唱出主角「瓊花阿嬤」身世記憶,也串起歌仔戲的百年風華。編導王友輝藉著劇本設定透露一些想傳達給觀眾的訊息:「瓊花」與「曇花」的台語唸法互為諧音,曇花很美、很珍貴,可是轉瞬即逝,怎樣才能留得住這樣的美?

文字|程筱媛
攝影|林鑠齊
第309期 / 2018年09月號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的首檔節目《相思唱歌仔》,邀集多個歌仔戲團與多位劇場演員,由在歌仔戲及影視界皆受肯定的呂雪鳳擔綱主演,唱出主角「瓊花阿嬤」身世記憶,也串起歌仔戲的百年風華。編導王友輝藉著劇本設定透露一些想傳達給觀眾的訊息:「瓊花」與「曇花」的台語唸法互為諧音,曇花很美、很珍貴,可是轉瞬即逝,怎樣才能留得住這樣的美?

2018衛武營開幕季《相思唱歌仔》

10/20  19:30

10/21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INFO  07-2626666

《相思唱歌仔》是衛武營開幕季自製大戲,也是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的第一檔節目,由王友輝編劇及導演、周以謙擔任音樂設計,攜手台灣微笑唸歌團、壯三新涼樂團、薪傳歌仔戲劇團、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春美歌劇團、秀琴歌劇團及「少年歌子培育展演計畫」的青年演員,與戲劇演員王世緯、張丹瑋、黃舒媚、林邵謙等人一同合作,並由在歌仔戲及影視界均備受肯定的呂雪鳳演出「瓊花阿嬤」一角。《相思唱歌仔》唱的是阿嬤如夢似影的愛戀情苗,也是一段段關於百年歌仔戲的歷史記憶。

瓊花相思唱歌仔  回望台灣歌仔戲百年歷史

《相思唱歌仔》,要從瓊花阿嬤走失的那天開始講起。那一天,瓊花阿嬤在公園走丟了,失智的她找不到回家的路,害怕得放聲大哭。忽然間,一曲曲唸歌聲悠悠傳來,漸漸撫慰瓊花阿嬤不安的心,也勾起她記憶黑洞深處的聲音,裡頭似乎有鑼鼓、有管弦、有人聲……那些都是她魂牽夢縈的聲音。記憶中的聲音,猶如點唱機般在腦海中播放,一首首,一聲聲,串起瓊花阿嬤的身世記憶,也串起歌仔戲的百年風華。

僅只兩場的演出,邀請多團參與,結合舞台、影像技術,呈現百年來歌仔戲從唸歌、本地歌仔、賣藥團、內台歌仔戲、外台歌仔戲、胡撇仔戲、廣播歌仔戲、電影歌仔戲、電視歌仔戲,到近十多年來劇場歌仔戲的多元樣貌,同時也想試試這個新啟用的戲劇院,「可以怎麼玩」。多團聯演在實際執行上自然會面對許多挑戰,比方說各團的排戲時間難以整合,也因此每一次的排練都更加可貴。王友輝也笑言,整個工作過程就像在拼拼圖,也像《相思唱歌仔》所要呈現的感覺,一片一片地拼出台灣歌仔戲百年來的歷史圖像。

曇花一現的美  如何才能不被遺忘

編劇王友輝試圖在劇本的安排上做出幾層呼應,既有戲裡——戲中戲與瓊花阿嬤身世的呼應;也有戲外——藉著劇本的設定透露一些想傳達給觀眾的訊息:「瓊花」與「曇花」的台語唸法互為諧音,曇花很美、很珍貴,可是轉瞬即逝,怎樣才能留得住這樣的美?而「失智」的瓊花阿嬤,也暗示了當代社會對歷史、對文化的「失憶」,因為失憶而一再進行無意識的重複,難有傳承與發展。

不過,儘管《相思唱歌仔》是一齣關於「歷史」的戲,但王友輝絕對無意做成一部舞台版的歌仔戲史冊。「我希望做一齣好看的戲,如果能讓觀眾開始注意到一點什麼,讓人有所感動、感觸、感受,眼睛、耳朵打開了一點,我覺得這是戲劇重要的東西。」例如他安排明華園第四代陳嫵兒和當年許秀年在《流浪三兄妹》裡的演出畫面相疊,透過戲與戲之間的串聯和對應,觀眾也得以看見深意。於是,《相思唱歌仔》唱的不只是瓊花阿嬤的相思,更盼能勾起台下觀眾的記憶,也許是廟埕前戲台上的燈火,也許是守在電視機前看歌仔戲的午後。若能如此,便足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