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洲 攝)
專題 打開藝術一本帳

王孟超 數位時代的手寫控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劇場圈人稱「超哥」的王孟超,從在雲門舞集工作開始,就對自己的時間管控高度要求,「劇場是合作的藝術,不遵守時間,對合作對象不公平。」完全透過google calendar雲端管理形成的他,放不下的是作為設計師拿筆塗畫手寫的習慣,從筆記本用到iPad pro,最不能少的,就是可以讓他隨手揮灑的那支筆……

文字|張慧慧、張震洲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劇場圈人稱「超哥」的王孟超,從在雲門舞集工作開始,就對自己的時間管控高度要求,「劇場是合作的藝術,不遵守時間,對合作對象不公平。」完全透過google calendar雲端管理形成的他,放不下的是作為設計師拿筆塗畫手寫的習慣,從筆記本用到iPad pro,最不能少的,就是可以讓他隨手揮灑的那支筆……

王孟超的辦公室幾乎像個選物店,日本京都的暈染布地圖、英國、義大利的牛皮圍裙、美國復刻鉛筆、多款觸控筆、鋼筆、寫有Measure twice, cut once.幾乎是人生格言的捲尺、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中同款的多種材質陀螺、Dyson智能桌燈、數不清的筆記本則大多有著牛皮外衣……沒有炫目華麗的外型,全是樸實、自然質感,令人安心的好設計。他如數家珍每個物件,給自己的收藏癖合理化:「我就愛物囉,學設計大概都有這種癖好,看到喜歡的就想擁有。」

(張震洲 攝)

自我要求高  精準管控時間

劇場圈人稱「超哥」的王孟超是從雲門舞集的舞台設計起家,現職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從設計轉管理職,他表示工作方法的核心始終關乎自我要求,「這是雲門給我最大的影響。林老師的準確度,對事情的要求,造成了雲門的文化——很多事情不翻個兩三次,他絕對不會滿意。」他頓了頓,「劇場是合作的藝術,不遵守時間,對合作對象不公平——如果說,我的工作歷程中沒遇過什麼大災難,或許是因為我要求自己不能是災難的來源。」

「我絕對準時,該交什麼絕對不拖,以前當舞台設計,大概運氣好,幾乎沒有靈感障礙,通常讀完劇本、看完場地就有想法,像曾慧誠《悲欣交集》聊天過程中的五分鐘就畫完了。」時間控管是王孟超對工作的基本要求,「我參與任何工作會議都習慣性地提早卅分鐘抵達,半小時前還沒到,我就焦慮得不得了。我個性急,不喜歡意外。」

他生活規律,固定午夜十二點睡,早晨六點起床,通常在九點出門前,他會處理完所有家務事,九點半抵達辦公室就一連串會議,時間控管全靠google calendar雲端管理,「去市府、工地、來賓拜訪……很多時間都耗在會議,還有一堆看演出的行程,一週看五場,我現在很少有私人行程了。」

(王孟超 提供)

即便數位化  還是要手寫

場館總監的生活模式與過去作為舞台設計的創作者大不相同,唯手寫、速記的習慣依然留存。王孟超有一整落的筆記本,大多是真皮材質,有格線(方便做舞台設計時快速校準位置),沒有使用規則,「我從來沒有寫完一本換一本,通常手邊有哪本就用哪本。」他的皮質筆盒有鉛筆、原子筆、鋼筆,還有觸控筆——隨抓隨寫的習慣,如今延續到數位工具,他的iPad pro裝有軟體paper,幾個資料夾也沒有分主題,「因為方便,可以隨時修改、討論,傳給工作夥伴,而且它的筆觸、暈染效果呈現都很優秀,畫起來跟真實的觸感幾乎相同。觸控筆也分很多質感,我有常用的兩隻,一支paper自己出的,一支iPad的。paper的美術效果很好,iPad則是精確。」

但他最重要的一本出國工作帳,不是iPad pro,也不是雅痞皮質手帳,而是助理特製的會議筆記本,陽春設計,但條理分明。他獻寶似地一字排開,「非常好用啊,會議中的參與人、流程一清二楚,可以清楚記錄跟誰談話,連封面都有,像真的一樣。」某次國外參訪會議,他漏帶了筆記本,「簡直是慘劇!」

王孟超(張震洲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關於王孟超

南加州大學舞台燈光設計碩士,現職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總監。投入劇場三十餘年,曾任雲門舞集的資深舞台監督和舞台設計師,後作為獨立舞台設計師,為台灣許多知名表演團隊擔任舞台及燈光設計,曾於2014 年獲頒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國家文藝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