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廳院戶外藝文廣場,工作人員將笨重的器材推進工作區,準備架機錄影。
在兩廳院戶外藝文廣場,工作人員將笨重的器材推進工作區,準備架機錄影。(公共電視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表演藝術 線上有約

精細規劃分鏡擺位 為遠端觀眾留下精湛表演 表演藝術現場錄影要訣

對沒有表演可看、悶壞了的觀眾來說,最近「公視表演廳」在網上釋出大量之前錄製的舞台演出,可說是解渴的及時雨。但要有這麼多精采的記錄,靠得是公視團隊多年的用心積累,在每次錄製之前,針對演出性質、內容,規劃分鏡表、機器設置,音樂、戲劇、舞蹈各有不同的重點,精準掌握,才能讓觀眾看到精采的表演現場。

對沒有表演可看、悶壞了的觀眾來說,最近「公視表演廳」在網上釋出大量之前錄製的舞台演出,可說是解渴的及時雨。但要有這麼多精采的記錄,靠得是公視團隊多年的用心積累,在每次錄製之前,針對演出性質、內容,規劃分鏡表、機器設置,音樂、戲劇、舞蹈各有不同的重點,精準掌握,才能讓觀眾看到精采的表演現場。

二○二○年三月以來,因為疫情的關係,世界各國紛紛關閉各地表演場館,但團隊卻沒有閒著。柏林愛樂數位音樂廳免費觀看卅日,該樂團甚至舉辦沒有觀眾的直播音樂會。然而許多樂迷應該還記得柏林愛樂數位音樂廳的成立,是起因於二○○五年該團來台演出時,國家兩廳院的藝文廣場上,擠滿觀看音樂廳場內現場實況轉播音樂會的上萬個聽眾,這一盛況讓音樂總監拉圖爵士非常感動,於是在二○一一年成立數位音樂廳。此外其他音樂廳、歌劇院、劇院也紛紛轉而線上播出,讓我們在這兩個多月、苦無音樂會的鬱悶日子裡,能有稍微抒發的管道。

今日能這麼幸運可以坐在家中觀看精采的表演藝術現場演出,都要歸功於專業的錄音影團隊,然而在台灣錄製表演藝術節目最專業的,非公共電視台莫屬,許多國際重要演出團隊在台灣的演出,也是由公視留下記錄。「公視表演廳」製作人黃湘玲透露:「一般直播如果只有單機,沒有畫面的切換。多機錄影才能有多角度切換,但是事前多項的前置作業,如分鏡表,還有收音等等,才能完整且多面向地呈現一場演出。因為公視是專業電視台,所以我們需要製作出專業的影片,而不是只有記錄下演出,因此分工必須非常細膩,才能製作出高品質的影片。」因為專業分工,所以公視每次轉播大約出動廿五位工作人員,比一般坊間的錄音影公司還更多。此外,黃湘玲還說:「一般戲劇、舞蹈等演出的聲音可以在轉播車上收錄四十八軌的音軌,而錄製音樂會演出,還多了一台成音車可以收錄九十六軌的音軌。所以不管是前置的攝影機與錄音架位或是結束後的收線、收機器,都要花掉非常多的時間。每當我們去錄小劇場的現場演出時,我們人數可能都比劇團的還多,所以他們都會開玩笑地說:『可以一起叫便當?』」

用影像爬梳音樂的秘方

音樂會現場演出的錄製與其他表演藝術的不同,不僅在聲音方面,其他方面也是非常不一樣。音樂雖然是聲音的藝術,但視覺仍然很重要。所以,如何讓舞台上的燈光符合錄影的需求,又使台上台下的人都不會受到影響;如何用畫面爬梳音樂的走向、樂器的交替;如果是交響樂團,還有指揮的表情與動作等等……這些我們看似簡單的處理,其實背後藏有非常大的學問。黃湘玲說:「音樂會的演奏家都是在固定的位置,燈光是不需要特別處理。事實上,我們事先也都進去架燈光、測燈光。一般表演廳的燈對錄影而言,亮度是不夠的,例如台北國家音樂廳,錄影前一定要加燈,不然錄了之後,演出者的臉是不夠亮的。」音樂會演出,因為不用走位,所以位置比較單純,可是每一首樂曲的樂器擺放位置與區塊各自不同,所以錄影團隊都事先要求拿到樂團的編制圖,進而考慮如何擺放攝影機與加燈,人臉與區塊才能有變化。因為攝影機畫面看到的,將是播出的畫面,這與我們在現場看到的光影有很大的差異,所以架燈的位置與燈的明暗,都會影響到影像的品質。

再來最有趣的問題是,錄影團隊如何依音樂的走向切換畫面?這種看似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這在錄影之前,整個錄影團隊可是做足了功課。黃湘玲表示:「我們的導播小時候都有學習音樂的經驗,看得懂一些樂譜,但是我們仍然都會請音樂系研究所的學生幫忙,他們可以幫忙讀總譜及分辨主奏的樂器,我們才能做分鏡表,而且在樂團彩排時,我們都會不斷地詢問與確認小節與樂器,現場錄影時也都請他們到轉播車上讀譜協助我們,以免有所疏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