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排練現場。
《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排練現場。(明日和合製作所 提供)
親子

2020臺北兒童藝術節《小路決定要去遠方》 魔幻中 一起面對生命的真實感受

由獲得二○一九年「兒童戲劇劇本創作」首獎編劇吳彥霆,與明日和合製作所導演洪千涵合作的《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故事主軸是親子關係的情緒處理和理解,吳彥霆將劇本定位為「大朋友小朋友劇場」,也企圖打破台灣兒童劇教條、可愛的刻板樣貌,洪千涵則將以很生活、很日常的道具取代兒童劇常見的華麗布景,嘗試將所有虛幻情節裡的體驗返還現實。

由獲得二○一九年「兒童戲劇劇本創作」首獎編劇吳彥霆,與明日和合製作所導演洪千涵合作的《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故事主軸是親子關係的情緒處理和理解,吳彥霆將劇本定位為「大朋友小朋友劇場」,也企圖打破台灣兒童劇教條、可愛的刻板樣貌,洪千涵則將以很生活、很日常的道具取代兒童劇常見的華麗布景,嘗試將所有虛幻情節裡的體驗返還現實。

2020臺北兒童藝術節《小路決定要去遠方》

7/17~19  14:30  

7/17~18  19:30

7/18~19  10: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5997973

疫情暫歇,臺北兒童藝術節旋即啟動,以「從零開始」為主軸,強調「零歲以上」的藝術體驗,也分別詮釋「在地培植的從零到有」,如規劃「童創基地」拉長孵化時間,及所有活動與關係將在疫情後的這個夏天「從零開始」。其中由獲得二○一九年「兒童戲劇劇本創作」首獎編劇吳彥霆,與明日和合製作所導演洪千涵合作的《小路決定要去遠方》,經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媒合讓創作再發展,將「情緒處理」與「親子理解」等問題投擲到劇場的開放性,重新凝鍊兒童劇的想像。

打破現有界線 讓想像得以開放

吳彥霆將劇本定位為「大朋友小朋友劇場」,先是重新解釋我們對「兒童劇」的定義──難道只有「小孩」可以看?甚至是如何界定「小孩」──會否「大人」的心裡也有個「小孩」?於是,他用「大朋友」與「小朋友」取代。再來,也想打破台灣兒童劇的刻板樣貌──教條的,可愛的,故以詩意文字書寫,不讓文字限制作品發展,讓導演感受其中的呼吸與節奏──兩人能對音樂、情節與畫面有更多對話與想像,呈現其可開發性。

洪千涵說,她想讓小朋友看得懂,更嘗試同理他們想看到什麼;但更強調「平等與尊重」,不管小孩或大人都是一個「人」。她也打算在過程裡設計「大朋友」與「小朋友」兩個走向提供選擇,但不預設答案;這源於她讓這個作品未有固定座位,用「近距離」去抹除觀眾席與舞台的距離,製造「多焦點」的觀演狀態。對他們而言,想像是沒有正確答案的,就像演員在排練過程裡解讀「鯨魚威威」,是編劇在創作時未曾想到的。

情節是虛幻的 感受卻最真實

其故事主軸是親子關係的情緒處理和理解,吳彥霆面對的是「過熟的小孩」與「焦慮的大人」相生關係;也就是說,在大人的過度保護下,小孩是否在這個年紀所背負的就已超乎想像?於是,他用「情緒」來思考我們如何與其相處,得以感受卻無須定義。

在視覺元素的調動間,洪千涵將以很生活、很日常的道具取代兒童劇常見的華麗布景,嘗試將所有虛幻情節裡的體驗返還現實。編導兩人更強調的是「感受」,吳彥霆說:「(希望觀眾)從裡面找到感受,而不是讀懂故事。」於是,創作雖是從他在瑞濱國小教育現場啟發的靈感,卻未與具體事件有太多連結──但,他說都有「我」在裡面。因「感受」的某種共通性,讓作品訴求從「親子」擴展到「所有人」,就如洪千涵說的,每個人都經歷過這個狀態,只是時間點不同;同時,我們也都會在某個時刻,回頭去解決曾留下的疑惑,無關乎大人或小孩。

吳彥霆至今還很意外這個劇本當年獲得評審青睞,也因這樣的回饋而更有自信用自己的方式去創作兒童劇本。於是《小路決定要去遠方》成為他進入下一階段的關鍵,也在過程裡面對自己(與創作)──走在前往遠方的路上,我們又能一起感受到什麼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