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AM Direction: DULL-COLORED POP《福島三部曲》場內演前準備。
TPAM Direction: DULL-COLORED POP《福島三部曲》場內演前準備。
東京

媒體報導「劇場感染」造成社會負面觀感

以東京為據點的演員森一生,2020年原訂演出的4個作品都被迫取消,去年12月睽違一年的登台,在準備過程中都有種如履薄冰的不確定感。

文字|新田幸生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以東京為據點的演員森一生,2020年原訂演出的4個作品都被迫取消,去年12月睽違一年的登台,在準備過程中都有種如履薄冰的不確定感。

日本政府於1月針對特定地區頒布「第二次緊急事態宣言」,以減少外出的人潮,劇場等公共場館也被要求提早關門,營業至晚上8點,許多演出被迫取消或延期。兩次宣言中,表演者都受到極大的衝擊。例如以東京為據點的演員森一生,2020年原訂演出的4個作品都被迫取消,去年12月睽違一年的登台,在準備過程中都有種如履薄冰的不確定感。

森一生說,即使在排練、演出前都進行篩檢,盡力在妥善的環境進行演出,但失去與劇團成員們喝酒言歡、和觀眾演後交流的機會,明顯覺得劇場與人的連結變少了。雪上加霜的是,去年7月在新宿某劇場發生的群聚感染,造成媒體上大量出現「劇場感染」這個新名詞。即使,感染發生在偏向與偶像玩狼人殺遊戲活動,並非真正的劇場,且是在違反防疫措施舉辦握手會與販售商品導致。而後,縱使演員佐山泰三、井上芳雄等人在媒體也強調劇場界將用盡全力在制定防疫對策,也無法改變大眾對劇場產生的負面印象。

相較於第一次強制閉館,演員們對第二次閉館的反應普遍平淡。反而是去年底開始破千的感染人潮,讓人感受強烈。森一生說,他曾看過一部電視劇,講述失去舞台的演員們淪落至街頭成為「東西屋」,以廣告與賣藝求生的故事。現在連上街表演都辦不到的狀況,讓他感到無奈,他說:「我身邊沒有太多人放棄,大家都在忍耐,希望疫情過後能夠重回舞台。」

演員們說,這是精神與體力的勝負,因為生在一個太特別的年代,選擇了一個勢必得與人接觸的工作,而疫情也讓演員們回想起與觀眾共同呼吸的可貴,期待著有一天可以再度群聚,一起在同樣空間裡體驗一樣的時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