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舞監李艷玲(左)與高冠勳(右)
NSO舞監李艷玲(左)與高冠勳(右)(鄭達敬 攝)
幕後群像 開演前的好幾個小時 開演前一百小時

國家交響樂團舞監高冠勳、李艷玲 藏身樂宴的幕後精靈

林林總總的分內事務,既多且雜簡直可用包山包海來形容。NSO的舞監高冠勳與李艷玲如何應對這裡裡外外、瑣碎繁複又可能狀況紛陳的工作呢?

林林總總的分內事務,既多且雜簡直可用包山包海來形容。NSO的舞監高冠勳與李艷玲如何應對這裡裡外外、瑣碎繁複又可能狀況紛陳的工作呢?

與劇場形式的演出不同,大部分的音樂演出,演出裝臺、拆臺得在同一天內完成。對職業樂團而言,團務與演出能順利運行,除了有賴指揮、演奏家在臺上綻放光芒,背後也都有強大的技術團隊與行政團隊等許多幕前幕後的推手一齊努力,讓所有事務得以按部就班完成。在這之中負責執行這些繁瑣的任務、協調大家的工作分配、確認各個細節並且須直面團員的靈魂人物,大概非舞監莫屬了。

平時包辦排練大小事,諸如舞臺上「看得到」的舞臺配置、樂器編制、特殊樂器租借、拆裝臺等等,乃至觀眾「看不到」的排練次數及協演人員的確認、排練時隨侍待命、工作人員安排、主持技術協調會議、演出現場的場勘,以及看似簡單其實充滿學問的演出便當該如何選擇,往往都由舞監這些小精靈們一肩扛起,可說是責任重大!

林林總總的分內事務,既多且雜簡直可用包山包海來形容。NSO的舞監高冠勳與李艷玲如何應對這裡裡外外、瑣碎繁複又可能狀況紛陳的工作呢?

防疫工作一手包  打造最多擋音板

這一年受到疫情影響,臺灣在如此的景況下仍能保有現場演出,必備的部署工作自然不可少。高冠勳表示:「現在防疫時期,很多搭臺的需求都跟防疫有關,以前不太介意距離的問題,現在只要有合唱團在臺上,都有加大舞臺的需求。」

除了量體溫及消毒等標準配置,舞監更得每日確認團員們的身體狀況、督促團員填寫防疫聲明書、適時放置透明擋音板隔絕各聲部間的飛沫,以及更重要的關鍵:為了讓團員彼此或與觀眾間維持足夠的安全距離,每場演出該向觀眾席擴充多大的延伸舞臺區域,都是需要盡早敲定的事情。也因為了拉開樂團與合唱團的安全距離,在原本舊有的擋音板之外,還另外訂製壓克力板自行加工成堪用的大小,他笑著說道:「我們大概是全臺灣擋音板最多的樂團了。」

演出執行有聖經  新曲演出考驗應變

NSO有滿編的四管編制(註1),在團員調度上相對有比較大的彈性,所以從巴洛克、古典樂派乃至近代的曲目基本上都游刃有餘,也因此建置出每首曲目的專屬「執行聖經」,每當以後要再搬演相同曲目時,只要將執行聖經從檔案庫中撈出,就可以知道究竟該有什麼樣的配置、該安排多少位樂手、需不需要請協演、有沒有特殊樂器的需求。

狀況比較棘手的是國人作曲家的作品,因為大部分是首演,沒有已建置好的執行聖經可參考,拿到樂譜時可能又很逼近演出時間,如果樂曲有著特殊的聲響需求,找尋指定的樂器就得花費一番心力,在在考驗舞監的應變能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