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白大丈夫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說話的藝術 讓你不用帶腦袋看戲

面白大丈夫 喜劇的秘密都在這「男生宿舍」

4個熱愛喜劇的人住在一起,辭掉原本工作,活得像是男大學生,一起健身、出國旅行,也一起聚在客廳想演出的新段子——這是搞笑團體「面白大丈夫」的日常。

4個熱愛喜劇的人住在一起,辭掉原本工作,活得像是男大學生,一起健身、出國旅行,也一起聚在客廳想演出的新段子——這是搞笑團體「面白大丈夫」的日常。

團隊成員董軒、耿賢、西追、阿量,當時為了方便,索性在台北合租一層公寓。「因為董軒之前住很遠,一下雨他就會說下次再開會。我們想說總不能每次都這樣吧?」聊起往事,他們多是一笑置之,省略了諸多困難不提,例如,董軒說自己其實非常不喜歡改變,當初另外3人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說服他。如今,這層公寓一住就是3年,眼看要續約下一年。此般理所當然的一切,看起來好像有點太夢幻的生活,其實全是這4人割捨掉從前的自己才換來的。

《職男人生》啟動,全職喜劇on-line

面白大丈夫最為人所知的作品《職男人生》,目前已發展到系列之八,場場好評,演出爆滿。而從劇名可望文推敲,這些從職場萌生、讓眾人狠狠爆笑的靈感,大概也是痛快哭過才有的刻骨體驗吧?

「現在偶爾還是會覺得搞笑這件事情不算工作,寫段子不是工作。」負責創作統籌的耿賢說,他過去和董軒在科技業上班,偶爾仍對於「工作」這件事情存在某些刻板想像,好像那注定該辛苦、忍耐,過去在公司忙裡偷閒寫段子,是最愜意的時刻。

他們皆非科班出身,對於表演懵懂,熱情無限,也曾經懷疑這條路能否養活自己。於是,一路且看且走,沒放掉本職,原先只將喜劇作為副業。然而,2019年與威秀影城合作,進行全台巡演,橫跨6縣市,票券全數售罄。像是個sign,4人覺得水到渠成,漸漸相信搞笑能夠安身立命,才有致一同,辭職做表演。

「然後,疫情就爆發了。」董軒說。語氣半分苦澀也沒有,還有點自嘲的興味,好像早已習慣人生的荒唐無所不在,所以面白大丈夫才需要存在。

(面白大丈夫 提供)

笑點人人各異,值得挑戰

團隊成員的共通點,大概是他們的幽默彷彿與生俱來。董軒說:「這樣講起來可能有點狂妄,但我們4個人即便不在舞台上,也是跟誰講了什麼,都會讓團體氣氛變得活絡。只要有人跟我們聊天,那個人就會變成觀眾。」4人都同意,走上這行,是因為喜歡逗人笑的感覺,笑聲就像是對方給的掌聲一樣,是種認同的記號。

「每個人的笑點都不太一樣,值得挑戰。」他們說。

不過,他們也在這一路挑戰下來,找尋笑點的普遍性。「女生好像特別喜歡可愛的東西,或者是需要讓她們有認同感,能夠帶出『真的!我也會那樣做』的心理狀態。」阿量說。至於男生嗎?4人苦思一番,「大概就是黃腔吧?只是也不能太低級。」「對,太下三濫的不可以。」「等等,是這樣嗎?」「嗯,好像也不是,男生好像怎樣都可以。」「對,怎樣都可以。」說著說著,4人又開始咯咯笑起。

不好意思啊,男生宿舍偶爾就是會有這種場面。

然而,煩惱的事情還是有。工作綁在一起,現在連生活起居都共處,對彼此太熟悉,有時很難判斷新點子到底好不好笑。「所有段子都要等到首演場才會知道效果怎麼樣,完全依照觀眾的反應去判斷。」耿賢說。

然而,這還只是他們日常面對的其中一個小小煩惱而已。

喜劇演員的職業傷害

他們聊起某次一同去美國旅行,過海關的時候董軒被問了好幾個問題。「對方看到我是喜劇演員,就說:『那你講個笑話來聽聽。』」如此狀況,不勝枚舉,彷彿喜劇演員隨時都準備好一兩個讓人捧腹大小的句子,準備隨時迎戰。後來董軒當然還是給了一個:「我說:『我的人生就是一則笑話』,結果對方還真的哈哈大笑,放我出關。」

OK,危機解除。

其實團隊成員多少有過這樣的「職業傷害」,因為「搞笑」的職業而被投以莫名的期待,又或者是對日常生活中太像喜劇的地方難以投入。

面白大丈夫的喜劇特色原型,是將一件事情放得極度誇張:誇張笨、誇張細心、誇張粗心……「但在現實生活中,遇見這種人的時候,就不知道要笑還是生氣,當下的心情全被抽離。」阿量說。

說到被抽離,喜劇的另一特色也包含將兩件彷彿搭不上邊的事物放在一起,製造驚喜的笑料。成員也因而練就一身好功夫,對於類似的組合格外敏感。只是若太在意,仍偶有苦惱之處。「有次看A片的時候我也有這樣的經驗。」西追分享,「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職業病欸,有次在看一部片,標題好像是『好久不見的青梅竹馬,大伸鹹豬手』,我就想說怎麼跟新聞農場的標題這麼像啊?後來我就一直很在意這個內容跟標題的關係,完全無法投入,最後也只能草草結束……」他說,相當委屈。

搞笑已成為他們日常的一部分。無論是聚在一起腦力激盪,或是各自在生活中有所發現。說疲倦嗎?那倒也不至於,和過去的工作比起來,都稱得上快樂。惟耿賢補充:「創作畢竟不是努力、細心就可以完成的事情,我們討論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很快樂的,但真正開始執筆在寫的時候還是會一直質疑自己,不知道這樣是不是真的行得通。」

此事無解,如前所言,終歸得回到舞台上,交由觀眾判斷。

(面白大丈夫 提供)

看我們的戲,請把腦袋放自家

4人的言談,與其創作本質非常相似,不脫率真、直白。

《職男人生》系列作品,聽起來彷彿框架在「職場」的想像之中,卻不妨將其思考成「人在社會中的關係」。他們解釋:「職場不是只有辦公室,任何地方都可以,像是餐廳、棒球場、車禍現場……有生活的地方就會有不同的情境發生。」

耿賢補充,團隊的搞笑方式直來直往,「我們就是把生活中的合理,變得不那麼合理;或者是把一點不合理的東西,變得非常不合理。例如放屁這件事情,如果1個人放了30秒的屁,那就會變得很不一樣。」

他們搞笑的原則是沒有隱喻,沒有符號,所有講出來的話與表演內容皆如一記直球。這4個大男生絞盡腦汁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觀眾不費任何腦力地投入其中,離開職場,走入劇場,看他們如何將生活裡的瑣事,放大成荒唐的爆笑情節,替時人緊繃的腦袋馬殺雞。

他們樂於替自己的作品下這樣的註腳:「來看我們的戲不用任何腦袋。」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2021OT銷售名列前茅  行銷秘訣無私分享

關於行銷宣傳策略方面,團隊選擇線上結合線下同步進行。線上的部分,他們花在新媒體上的時間非常多,耗費心力不亞於劇場製作及演出,如每週至少更新一次的YouTube影片、深入FB、IG經營,乃至TikTok都不放過,都是為了觸及許多潛在的新觀眾,吸引他們來觀賞現場演出。另一方面,每一場看完演出的觀眾,也會在社群媒體上標註「#面白大丈夫」,將人氣回流到線上平台,增加黏著度,等於線上結合線下,線下導流回線上,形成正向循環。(郝妮爾)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5/23 ~ 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