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曄 攝)
焦點專題 Focus 藝術家請回答

謝瓊煖 接受不懂的部分 有時好像獲得的更多

媽媽,大概是我們對演員謝瓊煖最深刻的印象。不管是《我們與惡的距離》背負兒子殺人的罪惡與愧疚的李媽媽,或是《菜頭梗的滋味》中任勞任怨的正室曾繾,或是告五人《紅》MV裡遭逢喪子之痛而堅忍對抗的母親,總在影視作品裡看到她於不浮誇與乍看淡然的溫柔裡有直入靈魂深處的撼動,淚水往往不經意打轉眼眶、或是留滯臉頰。但,畢業於北藝大戲劇系的謝瓊煖,也始終活躍於舞台劇,近期作品《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鬼歸代言人EP.9》等,都遇見有別於鏡頭裡的表演能量,讓觀眾接收到不一樣的她,但同樣深刻動人。這次,編輯部輕輕地脱去她「悲情母親」的形象,也不是《華燈初上》裡的資深小姐樣貌,用讀者的問題輕撫最素顏的謝瓊煖,分享她穿梭於影視與劇場表演的真實模樣,找尋屬於自己的角色。

媽媽,大概是我們對演員謝瓊煖最深刻的印象。不管是《我們與惡的距離》背負兒子殺人的罪惡與愧疚的李媽媽,或是《菜頭梗的滋味》中任勞任怨的正室曾繾,或是告五人《紅》MV裡遭逢喪子之痛而堅忍對抗的母親,總在影視作品裡看到她於不浮誇與乍看淡然的溫柔裡有直入靈魂深處的撼動,淚水往往不經意打轉眼眶、或是留滯臉頰。但,畢業於北藝大戲劇系的謝瓊煖,也始終活躍於舞台劇,近期作品《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鬼歸代言人EP.9》等,都遇見有別於鏡頭裡的表演能量,讓觀眾接收到不一樣的她,但同樣深刻動人。這次,編輯部輕輕地脱去她「悲情母親」的形象,也不是《華燈初上》裡的資深小姐樣貌,用讀者的問題輕撫最素顏的謝瓊煖,分享她穿梭於影視與劇場表演的真實模樣,找尋屬於自己的角色。

故事工廠《一個公務員的意外死亡》

2022/6/25  19: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2022/7/1~2  19: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2022/7/2~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2022/7/9  19: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金花囍事》十年歡慶版​
2022/8/13~14  14:30  8/13  19: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2022/9/17  19:30  9/18  14: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Q:當演員收入不穩定,經濟的壓力,外界質疑演藝圈混亂,關注演員私生活時,如何自處?

A收入不穩定經濟壓力,演藝圈混亂,演員私生活,這裡有3個問題(哈)

我就演員私生活的部分回答。從唸書時候,羅北安老師就一直希望我們要好好生活;我也是一直到現在,才比較知道什麼是好好生活。我自己本身是比較叛逆的個性,比較不在乎外界的眼光、或是對於他人的期望,通常我也會有距離的觀察。

對自己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一點很重要。

Q:通常花多久時間進入一個角色呢?

A不一定花多久時間進入角色。可以抓到角色的關鍵態度、或身體姿勢、或神情,那就能來去自如了。

Q:您在演《大將徐傍興》時,跟溫昇豪的對手戲中有什麼特別覺得好笑還是值得懷念的事情?

A《大將徐傍興》!好久的一齣戲啊!

這是第一齣與溫昇豪合作的戲,我們兩個都從年輕演到老(穿日式制服的學生演到60、70歲)。當時幾乎5個月左右的時間都在后里馬場附近的一處日式老屋拍攝。印象深刻的一場戲,當時是一鏡到底,我為了縮短鏡頭外的路程,從身後的窗戶跳出去,只希望可以在鏡頭最後到達前,可以不疾不徐、不慌不忙地再次出現在鏡頭裡。但是,戲的內容是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

Q:您怎麼面對與處理在表演時喜劇與悲劇的方式,在表演節奏上的選擇是如何拿捏的呢?

A通常我並不會把我的表演定在喜劇或是悲劇來呈現。有時候如果台詞寫得很喜感,但也許我表演上會帶一點悲傷的成分;或如果台詞是很悲傷的話,我反而會用有點荒謬、有點喜感的方式來呈現。

我也不曉得這是什麼方式。這完全是我個人在讀劇本時的判斷,然後在現場走戲,跟對手演員和導演一起排練出來的結果。

(李佳曄 攝)

Q:如果自己的情緒影響到角色,請問您會如何處理?

A我記得有次在拍一部偶像劇的時候,那天下午要拍我與兒子久別重逢的戲,在開拍前因為與朋友間的小誤會,我頓時心情很委屈,所以在還沒喊「action !」之前就哭了。剛好那個戲需要哭,所以導演也就趁著那個時候把我的哭戲完成。

這算是歪打正著吧,不過這不是一個好的工作狀態,所以之後我都儘量避免將自己的情緒帶入戲裡。

Q:最想重演一次的角色?

A《親愛的房客》裡檢察官的角色,是我想重演一次的角色。因為我覺得我並沒有把檢察官演得像個人,太死板單調,反正就是難看。(有傑導演、莫子儀,對不起啊!)

Q:最可怕的演出經驗?

A有一次在深山野嶺拍戲,然後我的牙齒斷掉,要哭,還要喊叫,然後還要技巧性遮住嘴巴、或低頭,盡量不要被攝影機拍到我缺牙的角度,真的是很可怕的拍攝經驗。

Q:發現導演跟自己所想的角色詮釋不一樣,該如何處理?

A我都會以導演想要的為主。但在拍攝前的排練或是在讀本的時候,可以跟導演討論角色個性或表演呈現的方式,減少發生如此尷尬的狀況。

Q:狗狗平常鮮食菜單都怎麼準備呢?

A我大約一個星期採買一次狗狗的鮮食。食材包括雞腿、雞胸、牛排或羊排,紅蘿蔔、蘋果、南瓜、花椰菜和雞蛋。通常雞腿的皮會剝掉,然後用電鍋蒸。牛排有時候會用煎的。一日兩餐,一餐鮮食,一餐飼料或鮮食加飼料。

(李佳曄 攝)

Q:最想合作的導演/演員是誰?(不限國內外)很想演但還沒有演到的角色為何?

A最想合作的導演:李安導演、朴贊郁導演、魏斯.安德森導演。

最想合作的演員:梁朝偉、黃秋生等港星、眾韓國演員們、茱麗葉.畢諾許、凱特.溫絲蕾。

想演但還沒演過的角色:情報員、警察、傳記人物。

Q:我是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學生,非常喜歡看舞台劇、電影還有電視劇!同時,也很在意自己能不能跟作品產生連結、了解編劇(或是導演)想詮釋的情感或是訊息;因此我想請問的問題是,若看不太懂一個作品核心想表達的東西(通常舞台劇比較會這樣)而感到挫折,是不是應該調整自己的心態呢?以及想聽看看若是老師自己在觀看作品時,通常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去認識一個作品?

A我跟你一樣,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看到不懂的舞蹈表演或是戲劇作品的時候,也會想是不是自己有什麼問題。

但我印象有一次,大四的時候,有一堂課是戲劇鑒賞課,老師會帶我們看一些電影作品和舞台劇,然後要我們寫觀後心得報告。當時,我看了學校的學製《夢幻劇》,記得某一段觀後心得我寫道:不論懂或不懂,劇中有某些時刻感動到我,某句台詞讓我思考我自身的問題,我認為這也算是這齣戲成功的地方吧。

到現在,仍然會有看不懂的藝術,甚至是社會上的狀況或行為,也可能有不懂的地方,但我還是會從我能懂的部分去理解,對於不懂的部分就提問,更或者接受自己不懂、不理解的部分,有時候會發現,好像獲得的更多。

Q:不做表演藝術的話,想做甚麼呢?

A我想,服裝採購人員(可以出國)、或飯店經營管理者(可以出國)、或旅遊記者(可以出國)!

 

*感謝金穗獎影展及光點華山電影館場地協力

(李佳曄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22 ~ 09/22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