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風影像工作室 攝 布拉瑞揚舞團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藝術家請回答

布拉瑞揚 我就是生來當舞者

去年底,國藝會公布國家文藝獎,編舞家布拉瑞揚是列名中最年輕的新科得獎者。這位排灣族編舞家曾是雲門的舞者與編舞家,多年來隨團於全球巡演,在2015年回台東創團後,回探原生文化,深耕部落,端出的作品沒有失手過,一舉一動都是外界注目焦點。趁著7月底《己力渡路》即將在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上演的機會,編輯部特邀布拉瑞揚親自回答讀者熱情提問,我們把這些答案匯集在一起,切入這名編舞家的內心與對「舞蹈」的想法,構成了「創作」是什麼的最好探究。

去年底,國藝會公布國家文藝獎,編舞家布拉瑞揚是列名中最年輕的新科得獎者。這位排灣族編舞家曾是雲門的舞者與編舞家,多年來隨團於全球巡演,在2015年回台東創團後,回探原生文化,深耕部落,端出的作品沒有失手過,一舉一動都是外界注目焦點。趁著7月底《己力渡路》即將在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上演的機會,編輯部特邀布拉瑞揚親自回答讀者熱情提問,我們把這些答案匯集在一起,切入這名編舞家的內心與對「舞蹈」的想法,構成了「創作」是什麼的最好探究。

2022北藝開幕季:布拉瑞揚舞團《己力渡路》

2022/7/29  19:30

2022/7/30~31  14:30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大劇院

 

布拉瑞揚舞團《己力渡路》

2022/8/19  19:30

2022/8/20  14:30

臺東縣政府文化處藝文中心演藝廳

Q:什麼樣的元素與能量是只屬於台東才能跳出來的?

A舞者跟我每天都生活在山海環繞的台東,這樣的關係就是我們的元素,也成為我們跳舞的樣子;當然偶爾的卡拉OK歡唱時光,可能也是能量的來源。

Q:除了咖啡,每天一定需要擁有的東西是?

A微笑,找事情讓自己可以笑並開心過每一天。

Q:編舞卡關時,你會?

A會生氣。

Q:除了舞蹈,你的興趣是什麼?

A去健身房運動,但大多是去打卡。運動完就犒賞自己去吃甜點。

Q:像編舞這樣把肢體化為符號,變成語言,啟發觀眾共鳴,要歷經的「翻譯旅程」,跟舞者本身的功課有哪些不同可以分享呢?

A通常舞者是屬於「接收者」,去接收編舞者的引導。因為我們生活在台東,所有的創作都是透過我跟舞者互相分享而來。當然編創者也有很多的功課,一旦進到排練場,我還是會將排練場的空間留給舞者,他們才有機會擁有空間去自我創作,找到自己在這個作品上的連結,也就是在歷經「翻譯旅程」、「轉變語言符號」,所以作品就不會只是布拉瑞揚個人的思維,絕大部分是共創而來,而觀眾會有這麼大的共鳴,是因為作品中有很多人的生命經驗。

Q:平常有在追劇嗎?最近有沒有印象深刻的劇?

A我不追劇,但最近有去看楊紫瓊主演的《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中譯:媽的多重宇宙)。這樣算追劇嗎?

Q:會不會跟舞者吵架?這幾年來意見最不合的是什麼事?後來怎麼解決的?

A我們每天吵架啊!因為我們太親近了,其實也不算吵架,比較像在鬥嘴,這些意見不合成為我們更好的創作激盪,因為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也都不同,如果不願意接受彼此想法時也能表示自己的看法,最後再讓大家經歷一次那個不同,然後再一次討論並想辦法達到共識,這樣才有空間往下發展作品。如果一味聽從編舞者的想法而沒有機會共同分享,我覺得很可怕,吵架不是壞事啦!

Q:一直能讓你跳舞、編舞的最大動力?

A看見舞者投入在排練場空間做最大的付出時,那就是我最大的動力,因為你會看到他正在進步。

Q:覺得舞蹈最迷人的地方?

A可能就是不知道在幹嘛吧!我覺得舞蹈最迷人的地方是在沒有語言的輔助下,只單純透過肢體,那是最難演繹的。肢體展現大多抽象,也可以有很多想像,當你在觀看舞蹈時有屬於自己的解讀,很可能就可以在舞者的身體表現或整體作品中,獲得心靈上的滿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