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勝在、鄭雅升 心中永遠都要有觀眾(李佳曄 攝)
焦點專題 Focus 藝術家請回答

陳勝在、鄭雅升 心中永遠都要有觀眾

台灣第一丑角陳勝在與他的妻子,還是明華園當家小旦鄭雅升和她的丈夫?陳勝在與鄭雅升,是歌仔戲圈最閃耀的夫妻檔,也各自是獨當一面、擁有萬千粉絲的名角——他們,不附屬於誰,卻是彼此的彼此。從舞台上時而活潑逗趣、時而風姿綽約,他們一人千面,在聚光燈下演活所有角色;到舞台下,每張自拍照裡的濃情蜜意,穿梭於後台鏡前、晚餐桌上、出遊街頭,既是閃耀明星,也是粉絲們認識的可愛家人。這次的提問,遠到他們學藝的開端,近及技藝傳承與下一代,讓我們瞧見陳勝在與鄭雅升對歌仔戲的深情,以及對彼此的情深。

台灣第一丑角陳勝在與他的妻子,還是明華園當家小旦鄭雅升和她的丈夫?陳勝在與鄭雅升,是歌仔戲圈最閃耀的夫妻檔,也各自是獨當一面、擁有萬千粉絲的名角——他們,不附屬於誰,卻是彼此的彼此。從舞台上時而活潑逗趣、時而風姿綽約,他們一人千面,在聚光燈下演活所有角色;到舞台下,每張自拍照裡的濃情蜜意,穿梭於後台鏡前、晚餐桌上、出遊街頭,既是閃耀明星,也是粉絲們認識的可愛家人。這次的提問,遠到他們學藝的開端,近及技藝傳承與下一代,讓我們瞧見陳勝在與鄭雅升對歌仔戲的深情,以及對彼此的情深。

2022年傳統藝術開枝散葉─民間劇場重塑計畫:好野力

明華園日字戲劇團《陰陽界錯中錯》

7/4  桃園 壽山巖觀音寺

10/7  彰化 湖西國小旁停車場

Q:人生如果可以重來,還想要唱戲嗎?

陳勝在:我一輩子都是活在歌仔戲裡,出生就在戲園,從來沒離開過舞台——我們家每個兄弟的出生地都不一樣,但都是各地的戲園。從小到現在,大概已經演了兩萬場以上的戲,辛苦歸辛苦,但我無怨無悔。

有歌仔戲的那一年,其實就有明華園了,而且明華園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投入在歌仔戲裡,不管是前、後場。對我來說,40歲以前做歌仔戲,是種狂熱;40歲以後,是生活;50歲以後,就是傳承了。

總歸一句:「回到過去,我還是會選歌仔戲。」

鄭雅升:我還是會演歌仔戲。

人從出生開始,「工作」可能占了人生一大半。為了生活打拚,卻沒有、或是沒辦法做自己的興趣,是很遺憾的。所以,我何不選擇自己喜歡的戲曲,作為行業,然後也可以替自己寫下人生當中璀璨的一頁?

歌仔戲,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

其實我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演出完,可能才休息不到一天,就要背下一個劇本,而功更是每天都得練的。可是,我覺得一般工作多半是為了養家活口,但因為歌仔戲不只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可以為了興趣更願意投入,成為每天必須也想要做的事情。

我對歌仔戲非常執著,才能堅持下去。在台上演戲,如果跟觀眾產生共鳴,是很幸福的事情。我覺得,當演員最有成就感的是看到觀眾的反應,看到他們露出開心又滿足的笑容,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把所有觀眾當作朋友,真心對我好,我也會對你好。

Q:剛入歌仔戲表演時,有遇到什麼困難的事嗎?

鄭雅升:我是個門外漢、外行人。一畢業就加入明華園這個家族,只憑著自己喜歡歌仔戲這個信念,進去後才知道「凡事起頭難」,什麼都不懂,所以我只能更認真練功,從基本功開始打底。這一路上跌跌撞撞,曾經摔傷了腰、也斷過腳踝、壓到坐骨神經等。

對我來說,一開始最難的是:如何去面對觀眾。

我是個很內向的人,讀書時都把自己藏起來,甚至連老師也沒看過我講話,所以國小時老師評語是「沉默寡言」,但我其實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剛加入劇團的第1年,我敢上台跑跑龍套、搬搬東西、做做動作、裝裝怪獸,不要講話就好,有師兄、師姐在,我度過很開心的一年。但,總不能一直這樣,加上後來主力軍出去組團,我只能趕鴨子上架,哭了很多輪後,終於上台面對觀眾,然後慢慢磨練自己的心智。

Q:雅升老師嫁進明華園、跟著演戲,有沒有曾想放棄或離開劇團?

鄭雅升:我有想過要離開,但勝在老師不讓我離開。

那時候,他跟我講過一句話:「妳有沒有想過要開始學戲?因為我是當家丑角,很難避免有人問我老婆是誰,若是指旁邊演丫鬟的,我是完全不覺得怎樣,因為我就是愛妳這個人,但我怕妳壓力更大,也會更難過。」他也說我是績優股,很適合演戲,只是需要好好訓練。他說:「我看人很準!」

所以我在進去第二年慢慢熟悉,第三年開始學演女主角,到了第四年,劇團要演《八仙傳奇》,派我演藍采和,我實在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被選上。這才了解,認真與願意練功,把自己準備好上台,是會被導演看在眼裡的。

所以,我就是哭完,把眼淚擦一擦,繼續演,演到好!因為我就是要演給你看,愈刺激愈想要把它做好!

廣告圖片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