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曄 攝)
焦點專題 Focus 藝術家請回答

陳勝在、鄭雅升 心中永遠都要有觀眾

台灣第一丑角陳勝在與他的妻子,還是明華園當家小旦鄭雅升和她的丈夫?陳勝在與鄭雅升,是歌仔戲圈最閃耀的夫妻檔,也各自是獨當一面、擁有萬千粉絲的名角——他們,不附屬於誰,卻是彼此的彼此。從舞台上時而活潑逗趣、時而風姿綽約,他們一人千面,在聚光燈下演活所有角色;到舞台下,每張自拍照裡的濃情蜜意,穿梭於後台鏡前、晚餐桌上、出遊街頭,既是閃耀明星,也是粉絲們認識的可愛家人。這次的提問,遠到他們學藝的開端,近及技藝傳承與下一代,讓我們瞧見陳勝在與鄭雅升對歌仔戲的深情,以及對彼此的情深。

文字|陳勝在、鄭雅升、吳岳霖
攝影|李佳曄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6/29

台灣第一丑角陳勝在與他的妻子,還是明華園當家小旦鄭雅升和她的丈夫?陳勝在與鄭雅升,是歌仔戲圈最閃耀的夫妻檔,也各自是獨當一面、擁有萬千粉絲的名角——他們,不附屬於誰,卻是彼此的彼此。從舞台上時而活潑逗趣、時而風姿綽約,他們一人千面,在聚光燈下演活所有角色;到舞台下,每張自拍照裡的濃情蜜意,穿梭於後台鏡前、晚餐桌上、出遊街頭,既是閃耀明星,也是粉絲們認識的可愛家人。這次的提問,遠到他們學藝的開端,近及技藝傳承與下一代,讓我們瞧見陳勝在與鄭雅升對歌仔戲的深情,以及對彼此的情深。

2022年傳統藝術開枝散葉─民間劇場重塑計畫:好野力

明華園日字戲劇團《陰陽界錯中錯》

7/4  桃園 壽山巖觀音寺

10/7  彰化 湖西國小旁停車場

Q:人生如果可以重來,還想要唱戲嗎?

陳勝在:我一輩子都是活在歌仔戲裡,出生就在戲園,從來沒離開過舞台——我們家每個兄弟的出生地都不一樣,但都是各地的戲園。從小到現在,大概已經演了兩萬場以上的戲,辛苦歸辛苦,但我無怨無悔。

有歌仔戲的那一年,其實就有明華園了,而且明華園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投入在歌仔戲裡,不管是前、後場。對我來說,40歲以前做歌仔戲,是種狂熱;40歲以後,是生活;50歲以後,就是傳承了。

總歸一句:「回到過去,我還是會選歌仔戲。」

鄭雅升:我還是會演歌仔戲。

人從出生開始,「工作」可能占了人生一大半。為了生活打拚,卻沒有、或是沒辦法做自己的興趣,是很遺憾的。所以,我何不選擇自己喜歡的戲曲,作為行業,然後也可以替自己寫下人生當中璀璨的一頁?

歌仔戲,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

其實我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演出完,可能才休息不到一天,就要背下一個劇本,而功更是每天都得練的。可是,我覺得一般工作多半是為了養家活口,但因為歌仔戲不只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可以為了興趣更願意投入,成為每天必須也想要做的事情。

我對歌仔戲非常執著,才能堅持下去。在台上演戲,如果跟觀眾產生共鳴,是很幸福的事情。我覺得,當演員最有成就感的是看到觀眾的反應,看到他們露出開心又滿足的笑容,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把所有觀眾當作朋友,真心對我好,我也會對你好。

Q:剛入歌仔戲表演時,有遇到什麼困難的事嗎?

鄭雅升:我是個門外漢、外行人。一畢業就加入明華園這個家族,只憑著自己喜歡歌仔戲這個信念,進去後才知道「凡事起頭難」,什麼都不懂,所以我只能更認真練功,從基本功開始打底。這一路上跌跌撞撞,曾經摔傷了腰、也斷過腳踝、壓到坐骨神經等。

對我來說,一開始最難的是:如何去面對觀眾。

我是個很內向的人,讀書時都把自己藏起來,甚至連老師也沒看過我講話,所以國小時老師評語是「沉默寡言」,但我其實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剛加入劇團的第1年,我敢上台跑跑龍套、搬搬東西、做做動作、裝裝怪獸,不要講話就好,有師兄、師姐在,我度過很開心的一年。但,總不能一直這樣,加上後來主力軍出去組團,我只能趕鴨子上架,哭了很多輪後,終於上台面對觀眾,然後慢慢磨練自己的心智。

Q:雅升老師嫁進明華園、跟著演戲,有沒有曾想放棄或離開劇團?

鄭雅升:我有想過要離開,但勝在老師不讓我離開。

那時候,他跟我講過一句話:「妳有沒有想過要開始學戲?因為我是當家丑角,很難避免有人問我老婆是誰,若是指旁邊演丫鬟的,我是完全不覺得怎樣,因為我就是愛妳這個人,但我怕妳壓力更大,也會更難過。」他也說我是績優股,很適合演戲,只是需要好好訓練。他說:「我看人很準!」

所以我在進去第二年慢慢熟悉,第三年開始學演女主角,到了第四年,劇團要演《八仙傳奇》,派我演藍采和,我實在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被選上。這才了解,認真與願意練功,把自己準備好上台,是會被導演看在眼裡的。

所以,我就是哭完,把眼淚擦一擦,繼續演,演到好!因為我就是要演給你看,愈刺激愈想要把它做好!

(李佳曄 攝)

Q:演過這麼多齣戲,有什麼角色印象最深刻?

鄭雅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武則天(2006)。因為我的戲路一直都是溫柔婉約的千金小姐或嬌俏的小女生,而像是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則天,就會很不一樣。在揣摩武則天內心世界之後,才體會到由內而外的內心戲,由憤怒轉為霸氣、且洋洋灑灑的大笑,俾倪天下那種深度的演繹。演完之後才知道內心感受可以發揮如此強大,同時也可以釋放自己。

Q:對於小孩也加入戲曲工作者的行列,作為長輩有什麼想法呢?

陳勝在:有一句話是:「作戲空,看戲憨。」其實,歌仔戲是餓不著但也吃不飽的行業,很甘苦,吹風淋雨的。所以,我不希望孩子這麼辛苦,希望他們去找別的工作。不過,我也明白,他們從小都在戲園裡長大,道具就是玩具,台下就是玩捉迷藏的所在。所以,我都不勉強,不強迫他們演歌仔戲,自由發展,但他們願意回來也可以回來。

我只有一個要求是,在出去工作前,至少前、後場要學會一種功夫。這是對明華園歌仔戲的傳承,作為自己的根,不可以忘本;另外也是「進可攻,退可守」,歌仔戲永遠是你可以回來的地方。

Q:如果對歌仔戲非常有興趣,但不是就讀相關科系、家裡也沒有相關從業的人,有什麼辦法可以進一步接觸或學習歌仔戲呢?

陳勝在:學歌仔戲最好的時間點,是國小6年級到國中這個階段,因為骨骼的生長狀態對於調身段有幫助。

古早的小孩學戲其實是很可憐的事情,因為進到劇團就沒辦法讀書,學完藝就失去學業,這是學歌仔戲的困境和悲哀。那時做野台戲的劇團會有很多來學戲的小孩,學的是實戰經驗,從搭台到拆台,有快樂也有難過。後來有戲曲學校,又多了一個可以學習歌仔戲的地方,一面讀書、一面學習功夫,能夠得到文憑,不失為是一個對歌仔戲生態很好的出路。

我覺得,外面(野台的實戰經驗)跟裡面(戲曲學校的基本功)學到的東西很不同,但我更鼓勵兩邊能夠互相融合、彼此交流。

現在也有業餘的社區歌仔戲團體,像新莊文化中心就有義工媽媽組成的秋蘭歌劇團,其他像是宜蘭、中部也有附設在文化局的業餘歌仔戲團。我們潮州也有社區媽媽的歌仔戲班。所以,除了直接加入劇團、去戲曲學校唸書外,業餘劇團、社區、文化中心都有相關的資源可以學。

Q:陳勝在老師的三花真的能讓人忍不住笑出來,是怎麼演得這麼自然?

陳勝在:這個問題很好,其實我想了3、4年也沒想出來,應該是天才、天分、天生的啦!哈哈哈,開玩笑的!

其實我在家族裡是最慢開竅的,高中唸完才去學歌仔戲。再加上我也是個內向的人,會開始演戲是因緣際會,剛好暑假回去劇團,臨時有演員有狀況而把我推上場,才開啟演藝生涯。也還好,我沒上舞台前都有在看戲,所以推出去以後就能琅琅上口。

一個演員可以帶給觀眾快樂與希望,又能夠從戲中領悟道理,把不可能化為可能,我覺得這是作為演員的我能夠帶給觀眾的東西。其實,喜劇跟鬧劇是在一線之間,就像全壘打跟高飛球。但我們人出生先會的是「哭」,「笑」反而比較慢學會,也比較難,所以歌仔戲的「笑」是門功夫,必須笑中帶淚、淚中帶笑,並且富含哲理,是一名丑角的功課。

我們的總導演陳勝國說過,明華園的丑角是個指標,所以應該稱之為「主角丑」。因為明華園歷代丑角都很強,而且「不只演丑」,像是《獅子王》裡的丑角,後來得演老生;《蓬萊八仙》裡上半場是丑角,下半場又變成反派小生,打人、殺人樣樣來。所以,明華園的丑角不單是丑角,內心戲很強,而且類型多元化。

「一丑難得」,丑角可以紓解觀眾的情緒,永遠是觀眾最喜歡的角色。所以,丑角要掌握著「梗」,想著「拋」給對方演員,然後讓對方演員可以「接」又「丟」回來。同時也要掌握整個戲的節奏與內容,不能讓梗做太多、太過,隨時要「圓」回劇情。另外,丑也必須隨時掌握整個演出,因為他的角色特質可以「另類處理」,去「掩飾」狀況,但也可以「擴大」狀況!比其他行當多了很多功課。

鄭雅升:勝在老師不管角色的戲多寡,都會「抓住觀眾」,我現在是朝著他的方向走。

他說,演戲演重點,不是多寡。我跟他演戲的時候,他很抓得住節奏,所以我們一出場就是不讓觀眾上廁所,更不會打瞌睡,口白愈長就要用口條去豐富,有音量、節奏的差別,讓觀眾一刻都不得閒、離不開視線,這才叫演員。

(李佳曄 攝)

Q:雅升老師在《韓湘子》中,如何在短時間內切換角色、情緒、角色性格,會不會無法喘氣?

鄭雅升:會,還是會喘氣啊,所以演出前都要去跑步。在《韓湘子》前,都是以男主角為主的戲,很少女主角戲分這麼重的,必須一趕四,讓自己演出的角色互相替換、交叉出現。

只出現在第一場跟最後一場的「鶴兒」,是比較有靈氣的。武將「吳潔麟」面對到韓湘子這個恩人,則必須從女武將的俊氣,變成小女人的柔弱,這也很微妙。「弱須」是個沒見過人情世故的仙女,看到韓湘子會動情,所以我用一種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來演。「阿柑仔」並不是演三八旦的方式,我必須讓她是長得很漂亮,但又是一個市井小婦,賣豆腐的菜市場歐巴桑,連被吃豆腐都自得其樂的俗。

其中最喘的一場是,我先是吳潔麟的武將裝扮,但要立刻趕成阿柑仔,除了要換衣服、頭套之外,還必須繞過後台整個後場,才能出場,耗費很大體力。

我覺得,歷經百戰的演員,只要口白一轉換、裝扮一上來、衣服穿上去就知道自己該演什麼,絕不會錯亂。

Q:拿到劇本時,要怎麼去詮釋角色?

陳勝在:首先,整本劇本要讀熟,看整個劇本的結構和走向,找到環環相扣之處,與演員要補充的地方。接下來是看自己的角色,但不是用行當去分,而是看角色的走向去分析,然後將自己融入角色,注入靈魂讓角色立體化。

四字秘訣是「掌、控、帶、飆」。「掌」是掌握觀眾情緒,「控」是控制舞台節奏,因為每個演員的表演方式不一樣,要讓舞台有穩定的節奏,觀眾看得舒服。「帶」是帶戲,因為舞台上會有新手,他們會慌,所以資深演員隨時要注意所有人的狀況,隨時救場。「飆」是飆戲,要在無形中發揮演員的魅力,讓對手知道你再不努力,就會被我比過。

我想的是:「心中永遠都要有觀眾」。歌仔戲最特別的是不怕創新,總會把好的留下,因為歌仔戲沒有傳統或創新的年代區分,只有每個時代觀眾的不同。讓觀眾為你的舞台魅力沉醉,只要上場就是台上唯一的聚光燈和焦點,踏上舞台要有足夠信心去發揮本領。

 

*感謝大稻埕戲苑場地協力

(李佳曄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29 ~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