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西交」疫下上山 「北交」李?登场 疫情下大陆「西」「北」两乐团的新策略

汤沐海在「华山之巅云海音乐会」指挥西安交响乐团。 (李震 摄 西安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面对疫情影响、带来巨变的表演艺术环境,中国境内交响乐团如何因应?位於偏远西北的西安交响乐团,利用地利之便,在秦岭山脉六个独特景区举办云上音乐会,一方面推广音乐一方面也展现壮丽风景,争取到赞助支持也收得行销之利,可谓三赢;位於首都的北京交响乐团则在新任艺术总监李?带领下,以线上线下方式,跨界跨境思维,为乐团拓展新的空间,与天津交响乐团、河北交响乐团合作演出,不仅增强了北交的活动能量,亦为北京乐坛带来新局面。

西安交响乐团与北京交响乐团,一在「山高黄帝远」的偏远西北,一在举国关注的首都国门,交响乐发展面对的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环境。北京交响乐团成立於一九七七年,是北京市文化局辖下的文艺单位,在市场上面对的,单是乐团的「竞争对手」,便有分别由吕嘉、李心草和余隆领导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中国交响乐团和中国爱乐乐团。相较之下西安交响乐团的包袱轻得多,但两个乐团都处於没有音乐总监,都要面对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社会生活形态的转变、音乐传播方式与市场营运的变化的挑战。

大胆运用「地利」资源

以西安音乐厅为「基地」的西安交响乐团(XSO),於二○一二年除夕举行首场音乐会,至今未满八年历史,在疫情下透过网路线上演出,自七月至九月,更是创意无限、不断突破,包括请来著名指挥家汤沐海和其女小提琴家汤苏姗,将乐团与乐团的合唱团(2017年成立),包含工作人员共两百廿五人带到西安市外一百廿公里的华山上演奏!华山是五岳之一,这场於七月四日举行的「华山之巅云海音乐会」,更安排在海拔高达2,082公尺,山势最为险峻的华山西峰山脊的莲花峰登顶山径举行。相隔半个月后,XSO再进一步,在承载著中华民族深厚历史记忆的秦岭山脉六个独特景区,直到九月初,举行一系列六场「中华祖脉、秦岭之声」云上(线上)音乐会。

这六场演出首站是在秦岭牛背梁国家森林公园举行的「牛背梁回响」(7月19日,指挥柴昊夫)。随后五站,分别是在汉中佛坪大熊猫保护基地的「佛坪探宝」(8月2日)、翠华山国家地质公园的「翠华山行」(8月9日,合唱指挥朱翊彰)、安康瀛湖风景区的「瀛湖揽月」(8月22日,指挥杨劲松)、汉中勉县漆树坝茶山的「汉中问茶」(8月30日、指挥李昊冉),和在终南山道家圣地楼观台书院前广场的「诗韵终南」(9月9日,指挥杨劲松)。

XSO过去在节目设计上的创举已不少,前年七月举办「睡觉音乐会」,让现场观众在八十张瑜伽垫上以轻松姿态欣赏乐团演奏,这次就更「大胆」地运用了西安的「地利」资源,今年四月已开始举行系列性的「云上国宝音乐会」,第一场便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伴随展出馆中的珍贵文物展品奏乐;继而第二场走进秦兵马俑一号坑的「千军万马」阵前演奏。可以说,华山和秦岭的云上音乐会,是在此一基础上得以实现。

「牛背梁回响」音乐会中,柴昊夫指挥西安交响乐团演出的场面。 (西安交响乐团 提供)

「挺而走险」争取三赢

将大型交响乐团安排到险峻高山上演出,可说是绝无仅有的大胆尝试;在疫情下这自然是不会安排现场观众的云上音乐会,XSO敢於将这可能只是「狂想」的计画变成事实,目的并非挑战不可能,客观上是在此「非常时期」透过「非常手段」,每次藉由十几廿个网路平台,将古典音乐带入更多人的生活中(9月9日收看观众多达六百五十万!)。如从市场角度看,这更是求取「三赢」收到不错效果的成功实例。疫情之下,陕西历史博物馆、秦兵马俑,甚至华山、秦岭等热门景点,亦因没有游客,才会提供与乐团合作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这种合作不仅能争取到政府单位,还有企业、商品的支持赞助,因采用预先录制剪辑后才放上云端的做法,既保证了音响的品质,更可以「带货」(附加上「广告」),其实,演奏音乐过程插播的华山、秦岭风光(特别是航拍的镜头,确是引人入胜,这几乎便是以乐团演奏作配乐的旅游广告了),这些引人入胜的风光画面,吸引力不下於音乐;可以说,这些「山上」的演出除了展示华山、秦岭的独特魅力,特色旅游路线,甚至推介秦岭特色农产品和手工艺,「带货」的能力可强呢。

由此可见,XSO走到山上的云上音乐会,观众免费获得新的观赏经验,赞助者(包括场地)达到赞助预设的目标效果。对乐团而言,除了争取到新的资源,乐手获得新的演奏经验,乐团名声不仅打出西安,除获得全国众多媒体报导,欧美传媒不仅亦有不少报导,有些更用上大篇幅的好评,也就是说,乐团由此更冲出了国际。可以说,此一「三赢」局面最大的赢家还是XSO!当然,乐团为此付出的智力、魄力,甚至劳力也很大,事前的筹划准备工夫,必然数倍於每次约一个小时的演出时间,背后投入的不仅是财力资金,还有想像力及创意力。不过,更重要的是,XSO的「挺而走险」,也为目前在疫情下面对生存重大压力,要寻找生机的各大交响乐团,带来新的启示。

联合乐团连奏五场

北京交响乐团则在去年十二月出任首席常任指挥的李?带领下,於疫情中以线上线下方式,跨界跨境思维,为乐团拓展新的空间。李?是享誉国际的击乐独奏家,於二○一二年被北交聘为该团历史上首位年度驻团艺术家及客座指挥。近年与乐团频频合作,去年已执棒了乐团多场乐季音乐会,并开始策划新乐季节目,也准备再次开启欧洲巡演,首次俄罗斯巡演也在计画中。然而在疫情冲击下,这些计画全都泡汤。但对李?来说,他在疫情之下带领「北交」冲破「疫境」(逆境)的挑战和考验,亦为他带来更上层楼的事业发展。

这次他带领北交线下复演后,七月十七日更特别举行了一场仍是没有现场观众的云上音乐会「乐上仲夏夜」,八月十三日获聘成为「北交」继谭利华之后的第二任艺术总监及首席指挥,带领乐团在疫后踏上新的旅程。

北交的「乐上仲夏夜」音乐会的节目有两个特质:「北交和他的朋友们」和「古典流行真跨界」,当晚合作演出的五位「朋友」,除吕思清(小提琴)、赵聪(琵琶)、吴彤(笙),还有流行音乐人栾树、女高音周晓琳,反映了李?在艺术思维上、人际网络上、个人能力上等多方面的才华。

李?接下新职次日便开始面对更大的挑战。八月十四日北交连同天津交响乐团、河北交响乐团组成的京津冀联合交响乐团,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他上任后的首场音乐会「同心.绽放」,演奏了吕其明的《红旗颂》、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及世界首演了恩约特.施耐德(Enjott Schneider)的交响序曲《武汉2020》。二○一二年李?首次拿起指挥棒与北交演出时,亦是演奏「贝七」,这次上任后首场音乐会同样是「贝七」,这相信亦是李?意料不到的历史神奇巧合。

李?指挥联合乐团在天津大剧院户外亲水舞台举行「同心.绽放」音乐会,演奏贝多芬第七交响曲。 (截自网路画面)

带来新局面的策略

这场音乐会是北京交响乐团、天津交响乐团、河北交响乐团和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於去年五月正式成立的「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在疫后北京的首场线上线下同时收费的音乐会,音乐厅四百廿位观众,票价一百至两百元,线上观众收费五元,亦有一万观众登入观赏。

紧随著这场演出,八月十五日及十六日联合乐团继续在李?指挥下,参与国家大剧院「华彩秋?」系列演出,举行了两场「同心.绽放」特别音乐会,除演奏「贝七」,更邀得吕思清演奏《梁祝》。这三场演出后,联合乐团继续马不停蹄奔赴天津,在停演两百多天后重启的天津大剧院,於平台剧场举行首次大型户外演出,两场音乐会仍以「同心.绽放」为名,首场演出与国家大剧院的两场相同,第二场则特别再演奏交响序曲《武汉2020》,同时还演奏了《红旗颂》、「贝七」第二乐章、莫札特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K.622第二乐章(李可思独奏)等。

天津演出后,相隔一天,北交续在唐山大剧院举行重启音乐会「最美的乐章献给您」。对李?与乐团来说,这一系列在三个城市、四个不同场地的连串演出,可说是不少的挑战。但这亦当是打造更高水平乐团的必经之途。

北京、天津、河北交响乐团过往一直在深化交流与合作,「京津冀交响乐艺术发展联盟」的成立,北交的演出活动空间明显地大大扩大,去年成立后,除了在京津冀各地的保利剧院,还走进河北衡水和保定,在呼和浩特、重庆、武汉、福州、淄博、唐山巡演。这次疫情后三团的携手联演,更发挥了市场资源共享的优势。很明显地,京津冀此一「三连珠」的结合,不仅增强了北交的活动能量,亦为北京乐坛带来新局面。李?带领联合乐团完成在天津的两场演出回到北京翌日,余隆便带同他创办的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多位领导到来拜访,此一公开姿势便传达了清晰的讯息。

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交响乐团发展,作为掌舵的总监,无论是音乐总监,还是艺术总监,非仅要在音乐上、艺术上过关,同时,IQ(智商)、EQ(情商)要高,AQ(逆境商数)都要高外,还要有能凝聚各方的人格魅力,要找到理想的乐团舵手确是不易。看来李?在疫下得以展示出这些特质,得以和北交的乐缘再上层楼;但自二○一四年十月便出任「西交」首席指挥,活跃於欧洲的澳洲青年指挥家戴恩.兰姆(Dane lam)却因疫情「滞留」澳洲,「错失」了带领乐团「上山」的良机,看来「西交」仍要继续由团长秦智峰单独掌舵了。

李?指挥京津冀联合乐团在中山音乐堂演出。 (截自网路画面)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