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幕后团队的进击―跨域攻势大揭密/幕后团队的跨域工作法

僻室House Peace:持续实验是信念,也是创作动力(下)

(吴峡宁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采访当天,风和日丽,也正好是警戒降级的第一日。抵达时,常与僻室合作的编剧陈弘洋帮我开了门,他正在僻室公寓楼下的客厅看奥运转播,那里也同时是成员吴子敬、吴静依、蔡传仁与罗宥伦的居所。剧团办公室在楼上,团员们则在阳台上依著副团长吴峡宁的镜头,拍著这期专访需要的照片。生活与创作在此交集著,僻室据有4、5楼老公寓中的两层空间,部分团员共同居住在此,非同居者也会於每周一在此聚集,即使没有特别的排练,也建构著共同的默契。

潜入僻室创作与生活交集的秘密基地

01 多重功能空间在办公室旁,占据了僻室5楼公寓的大半空间,平时可做小型排练、布景制作与摄影棚,灵活因应僻室多样的创作需求。疫情期间这空间也没闲著,还成为僻室居民共同的运动健身中心,更体现其「多重功能」。

02 舞台制作所需的工具都在5楼的工作空间区中的布景,有木工设备、彩绘工具柜等,排练中,要什么道具布景,毋需等待、完全不假他人之手,团员都可以自己做出来!制作好的道具布景,等到进剧场前再从阳台悬吊下楼,一切都这?自己来。

03 半数团员具有为剧场设计的背景,僻室创作上喜欢从材质探索著手,藉由认识与感觉媒材,尝试各种素材合成的可能。他们对剧场视觉美学的发展与坚持,都是於此,一边发想一边动手做,共同具体实践出来。毕竟「不知道的时候,做就对了!」

04 僻室中成员除了创作与设计的身分,每一位都肩负「养活剧团」的责任,或许要协助提案,或许要协助服装管理。剧团经理蔡传仁又被大家昵称为「蔡妈妈」,除了工作上担任舞台监督,私底下也常照顾团员的起居生活。

(吴峡宁 摄)

05 办公室角落是剧团经理蔡传仁的位置,隔著印表机是团长吴子敬的座位,两人工作与生活都在僻室两层的公寓里。而蔡妈妈也会提醒总是无法从工作中停下来的子敬:「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该休息罗!」

06 这里,是大家的工作空间,也是生活场域。周一是大家固定聚集的时间,即使不住在这里的团员也会回到众人一起打造的僻室,有事没事,一起在这里建立默契,从生活中寻找灵感,peace在一起——所以,除了茶水间,当然一定要有吸菸区啊!

07 镜子内外照应著僻室的9位团员,两名是编导、两名舞台设计、两名灯光设计、两名服装设计、两名舞台监督,两名行政制作,摄影师与表演者也在其中——每个人都具备著多重角色,让9个人加在一起,完全大於9。僻室,请进。

(吴峡宁 摄)

僻室的3大工作方法学

01 以沟通建立默契

作为9人团队,「沟通」绝对是工作重点。为了让作品达到最好,做创作时不应该轻易妥协。过程中一切讨论都是对事不对人,并要尝试以对方的语言去沟通,让每个的观点和坚持都能展现——这也是跨域合作的核心。这样的过程多年来也累积足够的团队默契,并能互展所长、互相补足。

02 保持实验的心态

大家一起玩,才开心!工作的氛围是重要的,所以共同创作也需有一定的弹性,并让此迸发趣味。因此在每个创作中,一定会设定好一个实验点,然后就放手去做!实验意味著不成功的可能,但一定要去尝试。因为彼此知道是在尝试一个新可能,所以失败也没有关系!

03 理性看待团队工作

认清预算与现实。就算创作也要考量成本,有多少钱、做多少事!成团初期大家会相对感性,但长久下来就知道团队工作是得要理性计算的,没有那么浪漫,此外,团队工作也讲求效率,准时排练、签工作契约等等,也都是建构团队默契的重点。

(吴峡宁 摄)
(吴峡宁 摄)
(吴峡宁 摄)
(吴峡宁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