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近未来.表演艺术图书馆/这间「图书馆」最厉害的是……

两厅院表演艺术图书馆: 留下图书馆几经变革的轨迹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表演艺术图书馆除了空间的重新配置,最重要的还是19万件馆藏的重新梳理。

多年来,表演艺术图书馆(以下简称「表图」)低调隐身在两厅院国家戏剧院的B1停车场旁,仿若表演艺术熟客俱乐部,仅有熟知门路的同道中人才能拿到入馆通行证,而面临造访人次日渐凋零的窘况。2020年,两厅院重新审视「图书馆」之於机构的价值,盘点馆藏文物,并以「打开」为核心概念,邀请空间设计团队「?苗空间实验」进行7个月的整修,终在今年初重新打开表演艺术知识殿堂的大门,融合新旧,企图从历史中创造崭新的图书馆空间体验。

表图的「打开」,从取消刷卡门禁等务实的举措,欢迎所有人进入,可见端倪。在空间设计上,从入口到馆内的「特殊典藏室」采无障碍坡道的「回字型」动线,消除段阶,不设门槛,保留中间沙发区块灵活运用的宽敞动线,可一眼望尽图书馆深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不可讳言,在有限的空间中,营造「宽敞」的空间体验有其代价。整修前,表图作为「书的资料库」,以古典的模矩式书架陈列所有馆藏,书架限缩了图书馆员在实体空间中,透过陈设、策展或讨论,转译知识档案,来分享观点的可能性;整修后,在开架/闭架书目的权衡中,表图维持影音典藏的全开架,将部分书面档案、期刊、书籍采闭架收藏,推移出「让知识产生论辨」的活动空间,期盼图书馆作为知识的心脏,能将血液更有力地输出到表演艺术领域之中。

不只图书馆员试图透过知识,连结过去与现在,?苗空间实验在空间设计上,亦为「过去」留下了一席之地。其一是2017年的国家戏剧院整修拆除后的奥勒冈松木地板,退役变身为图书馆内的展示桌;其二是透明玻璃围起的柱子,保留了过去改建的结构补强痕迹,可见图书馆空间几经变革的历史。

整修前的表演艺术图书馆柜台区。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当然,除了空间的重新配置,最重要的还是19万件馆藏的重新梳理。值得一提的是,特殊典藏室藏有乐评家曹永坤遗赠之黑胶唱片、CD等视听馆藏约7万余件,亦有中提琴教育家吉永祯三捐赠的大量台湾本土唱片行出版的黑胶唱片、雷射唱片及乐谱。

?苗空间实验设计:由乐美成、郑又维、罗开共同创办,主要经营项目为地景装置、室内空间、儿童游戏、公共艺术与各式硬体整合,亦曾参与黄翊《长路》(2019)、胡鉴《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2019)、乐游聚伙伴《这里没有大野狼》(2019)等节目舞台设计、协作。执行本次两厅院表演艺术图书馆改建专案设计师为乐美成与邱宇平。

两厅院艺术推广组:表演艺术图书馆由两厅院顾客体验部辖下的「艺术推广组」负责营运,在2020年闭馆整修过程中,除针对使用机能规划空间运用,也重新盘点馆藏并持续建立数位典藏资料。近期更尝试设定研究主题及策展、另深入校园办理推广活动等,致力推广与活化表演艺术知识。

整修前的表演艺术图书馆图书区。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