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幕后团队的进击―跨域攻势大揭密/幕后团队的跨域工作法

?式:透过跨域协作、共创,加速刺激成长(上)

(Terry Lin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式是个奇妙的团队,很难一时定义他们在做的到底是什么,就连?式的官网都以「哎,这是一个难以简短回答的问题」,来说明他们的服务项目。的确,从金曲奖到剧场表演,从手机app到台湾设计展,?式的合作案横跨了表演艺术、科技艺术、娱乐产业、互动科技与设计策展,每个案例都十分亮眼,更曾被称作「台版teamLab」,这些成果,比起明确的团队定位,都更能定义?式是什么。也因此,?式究竟是如何跨足这么多不同的领域,又是如何在10年间成长为如此活跃的团队,就令人十分好奇。

近年来,表演艺术跨域合作的案例愈来愈丰富、复杂,同时水平协作的工作型态也愈来愈常见,?式作为一个擅长跨域、协作的团队,无论是看待不同领域的思维,或是重视团队内外协作的工作方法,应该都可以提供表演艺术界一些启发。

以科技为方法,土法炼钢打造跨域乌托邦

但此刻,让我们先回到?式创立的契机:长发公主。

?式的总监曾炜杰,从小就是个动画、游戏迷,在研究所期间,便考取公费前往美国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就读,并因缘际会到了动画工作室参观:「我印象很深,当时看到长发公主要从楼梯的把手溜下来,才两秒的镜头,头发的动态就需要动画师制作两个礼拜以上的时间。」对曾炜杰来说,这样分工明确、精雕细琢的工作模式,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有兴趣的,一直是更核心的创作与发想。

他决定回台,与几位好友如吴思蔚、陈威廷,一起创立了?式:「其实那时不太知道业界的情况,只是觉得数位科技好像可以在设计、艺术领域发生很多事情,就想说试试看。」他们满腔热血地开始土法炼钢,例如轮流当执行长,试图实现心中对於平等、无拘无束的乌托邦想像。

然而,缺乏组织经验、资源人脉与合作默契,让初期的?式历经了各种混乱,不仅内部对许多事情的判断失准,也找不到对外的清晰定位。当时,?式其中一个合作对象,是刚创团的安娜琪舞蹈剧场艺术总监谢杰桦,他们合作的第一个作品《第七感官》获得不错回响,尔后再度携手《第七感官2》,却摔了大大一跤。然而,这一跤却让?式与安娜琪舞蹈剧场,在往后的10年,成了合作无间的共创伙伴。

跨足表演艺术圈,加速健全组织内部系统

谢杰桦回忆当时的?式,在工作流程上是手忙脚乱的:「他们内部有很多种不同声音,还没有整合好。」不过,曾炜杰提及《第七感官2》,却很坦然:「杰桦可能会觉得很失败,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失败不失败,那是很珍贵的经验。?式是在《第七感官》和《第七感官2》后,才慢慢整理出许多数位科技之於表演艺术的know-how,理解到要做好一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组织。」

安娜琪舞蹈剧场一如台湾的表演艺术团队,制作经费来源需大量依赖政府补助,这让?式在《第七感官》时吃足苦头,尤其是与工时不成比例的费用,以及技术人员需全程跟著巡演的安排,导致公司人力吃紧,严重压缩到其他专案的执行进度。?式於是开始重视资源与工作时程的调配,在第二个合作作品《Second Body》时,便将制作时程拉长成3年,从技术实验、内容发展到介面改善,按部就班地逐年推进。於是,科技艺术耗时耗力的创作过程,在?式开始被有条理地组织,这不仅有利於公司掌握专案进程,创作端也因能先看到技术端的展示,而能刺激出内容上的更多想像。

「《Second Body》时我们慢慢知道怎么组织,也开始清楚自己的本业是什么,所以当杰桦在《永恒的直线》想要玩烟,?式就邀请有相关经验的艺术家林书瑜加入团队,负责烟的大小事,?式再从旁辅助,而不再是跳进去埋头猛干,什么都自己处理。」曾炜杰回忆。

对谢杰桦来说,刚创业的?式,在技术上就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不仅具备优秀的程式能力,同时很清楚运算上的资源消耗,进而能将程式瘦身,优化执行效率。此外,?式的程式设计师们也「很有想像力」,可以很细致地建构出整体画面,以及科技与观众互动的反应。?式让谢杰桦看到了科技在当代舞蹈创作上的可能性,纵使《第七感官2》的合作过程多有波折,但后续还是能将问题摊开来聊,彼此也做出了相对应的调整。在那之后,?式与安娜琪,两只菜鸟一起飞,彼此刺激、成长为在各自领域都颇具代表性的团队。

《永恒的直线》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突破分类框架,找到不同的诠释方法

对曾炜杰来说,从《第七感官》开始,?式开始摸索创作是什么,技术又是什么;他形容,做表演艺术的案子与其他商业案最不同的,便是能在「创作」上激发许多能量:「科技与表演艺术结合时,实验性是很重要的价值,常要建构一个之前不存在的样态,如果?式只是去点缀、做个影像,就没什么意思,所以实验性通常是我们的大重点。透过实验,我们去理解创作的本质,於是我们就愈来愈懂得怎么去诠释、组织这件事情,在后续相关的合作案,也会开始愈来愈有概念跟架构。」

对於概念与技术的掌握,成为?式的核心能力,对?式而言,无论是剧场表演、演唱会,或是互动科技展演,虽然每个领域著重的内容不一样,但彼此之间依然存在互通的原则,只是需要转换不同的诠释方法:「拥有核心能力后,只要有跨界合作的思维,与正确的工作模式,就可以往不同象限合作,甚至有机会把演唱会做得更剧场一点,或是把剧场做得更演唱会一点,让不同领域的语言,可以相互有关系。」曾炜杰认为,跟谢杰桦的合作经验,也开启后续一连串的机会,例如品牌体验、空间叙事、服务设计,「虽然这些领域说故事的方式很不一样,但组织创作的方法是类似的,问题只是怎么在另一个情境重新去诠释。」

经验多了,视野广了,就开始知道原来A是这么一回事、B是这么一回事,「当我接触过许多象限,就有能力拉出一个光谱,比较不会被标签绑架。」曾炜杰解释,一个模式往往会有其既定的想像和做法,但因为自己对各种事物总是保持好奇心,以及身为总监,他需要钻研很多东西,久了,就得以在观念上突破分类的框架,看事情也开始有「清晰感」,更能够做前期发想与锚定的工作。「我们不会限定自己要做什么业种,所以我们每个案子都是转折点,慢慢地,客户以前是向我们采买形式,现在就会有更多讲故事、脚本的需求。」也因此,?式近年来开始策展、提案,而不再只是以技术服务客户。

提到?式现在的自我定位「数位体验」,曾炜杰的态度保留:「大环境本来就一直变,我觉得我们在定位上还是有点漂移,因为数位本身就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议题,不应该是太明确定义的东西。」对他来说,「数位体验」只是为?式横跨多面向的面貌,扣上一个容易理解的大帽子,但重点仍然是「看懂每个象限在乘载什么」,并能突破表面的分类与定义,去找到适合的诠释方式。

?式成员 (Terry Lin 摄)

水平式沟通,灵活机动的共创协作

另外,?式也以扁平、平等、擅於协作的组织文化见长,於是能以17人的规模,因应各种迥异且规模庞大的合作案。

谢杰桦认为,在跟?式合作时,不太会看到团队内部的阶级关系,成员彼此都是水平式的沟通,没有太多传统公司伦理的包袱。谢杰桦眼中的曾炜杰,是个很会归纳的整理者,也很用心建构适合合作的氛围,因此,?式总能在迷雾中整理出一条路,并运用细致的协作方法,让团队既能有一致的大方向,也能弹性、机动地回应各种变化与需求。对此,曾炜杰认为这只是「个性使然」:「我比较自由派,会希望每个人有自己的样子,刚好现在的环境也支持这样的事情,就会有比较多成员也是这样的想法,凑在一起,就会很适合共创协作。」因此,他不认为?式有特别去「打造平等与自由的工作环境」,因为许多决定对他来说,「很直觉」。

曾经有报导描述(注),「?式」取名的由来,是因为当时曾炜杰上网乱逛,看到中国古代三大秘术「三式」——太乙、奇门、六壬,网页说只要会这三式,就可以惊天地泣鬼神。或许?式的那三式,正是曾炜杰与?式成员在访谈时,不断提及的:对事物的好奇心、与彼此的沟通,以及对创作与研发始终如一的投注。

〈去一个疯狂而美丽的远方——专访?式总监曾炜杰:界线其实并不存在〉,2021, Biosmonthly。

profile

?式(Ultra Combos),成立於2010年的最后一天,团队成员来自视觉设计、程式设计、互动科技等领域,共17人。近年代表作品包含2020台湾设计展主场馆「城市终端机 The Terminal」、第30届金曲奖邓紫棋演出片段「串流 Streaming」等。曾参与安娜琪舞蹈剧场《第七感官》(2011)、《第七感官2》(2012)、《Second Body》(2015)、《永恒的直线》(2019)等作,两团合作长达10年。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