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寻找台湾爵士乐/听/读台湾爵士

台味爵士聆听报告

《43》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话先说在前头,当然是我个人的看法,爵士乐是美国的音乐,这跟歌仔戏是我们的音乐一样逻辑。於是,你找一个世界级的歌唱家,帕华洛帝或卡拉丝都好,请他学唱个歌仔戏,恐怕一辈子都没法唱出真正的韵味,反之亦然。以下推荐5张精采的专辑,它们不见得是台湾史上最「正统」或最「厉害」的爵士专辑,却是我个人认为最有「台湾味」的爵士唱片。

 《43》

魏广?/创作,维光音乐有限公司,2021。

等了很多年,小号手魏广?终於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43》是指他现在的年纪,音乐部分则诚实交待了过去43年藏在他心里的东西。刚开始的〈序曲〉(Intro),背景音效来自基隆r仔顶鱼市的现场收音,接下来的〈高砂公园〉(Takasago Park)就在基隆市中心,因为基隆是广?的故乡。想起故乡自然容易想起故乡人,老家阿嬷慈祥的脸,宝贝儿子的可爱模样,也想起了天上的挚友。

到了后半段,魏广?把音乐重点放回现在,他目前在花莲东华大学音乐系任教,用了几首曲子形容台湾后花园的种种美好。比方说〈早蔗田〉(Sugarcane Farm),描写的是东华大学所在地曾经是一大片甘蔗田的往事。下半场的音乐相对明亮清澈,让聆听者的情绪出了太阳。整张作品的情绪曲线调整得很漂亮,乡愁、亲情与期盼一路变化,也让我们更了解魏广?这个人。当然,许郁瑛的钢琴演奏,同样功不可没!

《朱头皮普拉斯未知之境》

朱约信/创作,好有感觉音乐,2020。

擅长以诙谐手法以乐讽世的创作歌手朱约信(朱头皮),作品通常不会被归类到「爵士乐」这一块来,但我却很愿意用欣赏爵士乐的角度来听这张《朱头皮普拉斯未知之境》,原因很简单,重点在「普拉斯」这3个字上头。这3个字没有任何特别的指涉,就是英文字「Plus」的直译,换句话说,《朱头皮普拉斯未知之境》的「中文翻译」,就是「朱头皮加上未知之境」,两个不同单位的合作,而「未知之境」,是个爵士乐团。

音乐部分承袭了他一贯以乐讽世的诙谐风,不仅跟台湾有关联,甚至与台湾当下时事有更深的连结。比方说〈高雄鸡排最好吃〉这曲,音乐让我想起了过去在网路上曾红极一时的「干谯龙」。但歌词部分才是关键,2018年台湾五都选举,国民党拿下了高雄市、台中市与新北市,这结果显然让朱约信很有意见,不巧身为音乐人,当然用歌词表达自己看法。

《朱头皮普拉斯未知之境》

《擒虎记》

泥滩地浪人/创作,禾广娱乐,2018。

泥滩地浪人(Muddy Basin Ramblers)一直是我最喜爱的台湾本地爵士团体之一。说是本土乐团,但成员一字排开,都是长年居住台湾并热爱这里的外国人士。话说热爱台湾,程度到哪里呢?成员之一林道明(T.C. Lin,原名为Thomas Christopher Locke),不仅归化身分成了道地的台湾人,还服过兵役呢!倒是团里唯一的东方脸孔,团长兼吉他手David Chen,拿的是美国护照。而所谓「泥滩地」,指的是台北盆地。

泥滩地浪人的音乐风格非常复古,走传统纽奥良时代的乐风,甚至更早期流行於美国乡间的「卖药秀」(Medicine Show)、「杂耍团」(Vaudeville)。你如果小时候住过乡下,周末村子广场常有布袋戏、胸口碎大石顺便卖跌打损伤药膏的活动,就差不多是这样。早期的蓝调(Blues)、大跨度(Stride)、摇摆(Swing)等是他们音乐的基调,但却大量取材自台湾本土文化,包括传统宫庙、原住民(含南岛语族)、那卡西等,亲切又有趣。乐器的选择也刻意走老派「克难」风,类似国外的Jug Band,会自制乐器,利用洗衣板、脸盆,瓶罐当作打击乐器,用水桶加木棍做成的贝斯(Washtub Bass)等,视觉上也极讨喜。

推荐这张《擒虎记》的原因十分简单,里面的音乐完整展示了上面介绍的所有东西,是认识泥滩地浪人最直接的路径。《擒虎记》其实就是散拍名作《老虎散拍》(Tiger Rag),但这个翻译我喜欢。歌曲里的「老虎」其实是只花猫,跳上跳下想捉它却没办法,节奏轻快鲜明,具体化了那好动形象。此外,他们用加勒比海加利骚风格(Calypso)演奏〈槟榔树旁摇啊摇〉(Shake It by the Betel Nut Tree),整个南台湾的热情就在眼前。

《After 75 Years》

Macy Chen/创作,种子音乐,2011。

这是张11年前的作品了,若说所谓「台湾味」,恐怕这是最符合资格的一张唱片。音乐不仅把爵士乐与台湾做了结合,更说了一个凄美的,两代人负笈海外追寻音乐梦的故事。

歌手Macy(玫熹)曾以艺名「是娟」出道,并发行过在当时排行榜上成绩不错的专辑《是娟女子》,或许有人还有些印象。后来转往幕后,以教唱、配唱制作等工作为主。2002年独自赴美,在纽约学习爵士演唱,是台湾底子最扎实的爵士歌手。Macy素昧平生的外公刘金墙,出生於日治时代的台湾嘉义,1935年搭船到日本学习爵士乐,极可能是台湾第一位负笈海外的爵士音乐家。随后二战爆发,刘金墙与妻子因战争分隔两地,再次见面时已是1958年,台湾不再归日本人管理。1964年,刘金墙在日本过世,得年53。

这张《After 75 Years》专辑的发想,起始於Macy回乡拜访外婆时,无意找到几封旧信签,与几张老乐谱,信里说的是外公外婆分隔两地的思念,乐谱则是刘金墙的真迹手稿。因此,这是张必须拥有实体CD的作品,原因在Macy将找到的旧信签,完整复刻〈含信封与内容〉为唱片的一部分,你可以一边听Macy演唱,一边细细阅读刘金墙从日本写给妻子的思念。

《擒虎记》

《台湾爵士 Jazz Walk》

翁清溪/创作,福茂唱片,1998。

1998年,著名的台湾音乐国宝级前辈翁清溪,找了一群乐界前辈组了应该是台湾史上第一个爵士大乐团,并发行了这张《台湾爵士 Jazz Walk》,是当时乐坛的大事。台湾爵士大乐团由二战结束后驻防台湾的美军所带来,后来电视老三台各自的乐团,都是延伸自爵士大乐团的概念。翁清溪早从1973年就赴美攻读爵士,后来分别担任过华视与台视大乐队的团长,他不仅是台湾流行音乐的祖师爷,更是台湾爵士乐的先行者。如果我们的中央图书馆也有美国史密斯索尼安博物馆(Smithsonian Museum)、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的格局,这张《台湾爵士 Jazz Walk》应该是被列为「永久馆藏」等级的瑰宝。

倒不是说这张《台湾爵士 Jazz Walk》的艺术境界是多么臻至化境,但我个人认为真正的重点在於:「给予传统台湾民谣全新的聆听感受」。江湖人称台湾传统四大名曲「四?月?望?雨」——〈四季红〉、〈月夜愁〉、〈望春风〉、〈雨夜花〉这4首经典,过去我们听到的,泰半多为接近日本演歌风格的演绎。翁清溪将这些已内建在所有台湾人DNA里的经典作品,重新以爵士乐摇摆节奏来编写,颠覆了所有人对这些作品先入为主的想法,原来「望著春风也能翩翩起舞」,原来「雨夜里的鲜花也能坚强绽放」。

《After 75 Years》
《台湾爵士 Jazz Walk》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