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世界的爵士变种旅史 |
(房瑞仪 绘)
特别企画 Feature 寻找台湾爵士乐 导读

通往世界的爵士变种旅史

在文化多样性因全球化与网际网路的使用而愈加难以保存的21世纪,爵士乐逆势而起,成为能够承载各种相异文化内涵的独特乐种,且在过去100多年来历经多次演化与融合共生,发展出诸多形貌不同的爵士变种,它何以有此能耐?

在文化多样性因全球化与网际网路的使用而愈加难以保存的21世纪,爵士乐逆势而起,成为能够承载各种相异文化内涵的独特乐种,且在过去100多年来历经多次演化与融合共生,发展出诸多形貌不同的爵士变种,它何以有此能耐?

多次轮回,爵士乐生命力满载

与其试图了解爵士乐有何能耐,不如先聊聊它「死」了多少次。

「爵士乐已死」的说法在这乐种的历史上出现了许多次,姑且略过如市场规模、消费习惯等经济层面的讨论,每隔一段时间,当一个鲜明的新风格诞生欲取代旧者时,如此命题就会出现,如1920年代摇摆乐取代传统爵士乐、1940年代中期咆哮风格成熟时、1960年代自由爵士崛起后,甚至自1980年代起由Wynton Marsalis感召了一整个世代的青年乐手来「复活」传统爵士乐的文化现象,也曾被指为将之藏入博物馆里原封不动保存起来,夺走了让它能够不断演化的生命力,因此又死了一次。  

但前述种种死亡,是虽死犹生。姑且不论这些「死亡宣言」立论为何,或是基于种种需求而产出的话术,爵士乐具有极高的演化能力与适应力,即便将之摆放在各种时空环境中,它不仅能存活,更能吸收该环境中的文化内涵而演化出不同的形貌,进而产生混血变种,因此爵士乐的定义已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范围,这范围里的诸多构成元素,如:即兴演出技巧、节奏型态、和声语汇与行进、乐队编制、曲式结构、音乐素材铺陈手法等,都会随著时空条件的变化而调整,但尽管形貌各异,「即兴演出」总是爵士乐演出的必要构成条件。

物竞天择,演化足迹遍布全球

成形于社会底层的爵士乐在发展初期并不受高社经地位人士的重视与资源挹注,因此它的学习与传承取决于有志之士「偷师」的能力,即便美国在1950年代已出现了教授相关理论的学校,乐手们仍需藉著现场演出或私下在即兴演奏(Jam Session)与同侪实地切磋来精进自己。

得力于录音技术的发展,聆听前人的录音作品也成为重要的学习途径,随著耳力与音乐思维能力不断进步,乐手们能更快速将爵士乐的技巧导入其他音乐型态中,反之亦然,因此这个乐种就算经历诸如观众品味骤变、市场萎缩等困境,依然能以各种形貌存活下来。

爵士乐的传播也有其社会背景,从20世纪初期随著远洋邮轮或军队抵达世界各地的乐手,到冷战期间致力于宣扬美国软实力的文化大使,都让爵士乐在全球留下足迹,再加上唱片 、出版业的助攻,使之能在世界各地扎根,进而结合当地文化产生程度不一的混血变种,有些甚至更回过头来影响爵士乐在美国的发展。

水乳交融的拉丁美洲

因地缘关系,爵士乐自成形初期即与拉丁美洲难分难解,就目前已知的音乐学研究观之,早期爵士乐的重要节奏元素来自非裔古巴人(Afro-Cubans)的传统歌谣,这群随著运奴船抵达并定居于古巴的非裔族群留下了可观的音乐遗产,并在1940年代再度与当时兴起的咆哮风格结合,形成了一种由Afro-Cuban节奏、拉美特色打击乐器、爵士乐特色和声与高超即兴技巧所构成的新乐种——Afro-Cuban Jazz。

Afro-Cuban Jazz对所有参与其中的音乐家来说是一股双向潮流,当美国本土的爵士乐手们如Dizzy Gillespie、Kenny Dorham获得来自拉丁美洲的节奏素材时,来自拉丁美洲的音乐家们如Bebo Valdéz、Chico O'Farrill则习得咆哮的精随。

爵士乐由美国佛罗里达半岛出海一路南行,在说西班牙语的古巴与波多黎各遇见许多有趣的音乐风格,如Salsa、Rumba、Merengue等,都成为丰富爵士乐的养分,直到抵达说葡萄牙语的巴西,在1950年代末,与当地的Samba音乐激荡出新乐种——Bossa Nova。

Bossa Nova可直译为「新浪潮」,以古典吉他奏出简化后的Samba节奏搭配著来自爵士乐的和声语汇,巴西本地的代表人物为Antônio Carlos Jobim与João Gilberto,两人为这新乐种产出了许多旋律优美的作品,并由中音萨克斯风手Stan Getz带回美国市场,在1963年以Antônio Carlos Jobim创作的〈Desafinado〉一曲,获得葛莱美奖最佳爵士演出奖;传奇爵士歌手Sarah Vaugh更在1970年代后期,灌录了两张极受欢迎的Bossa Nova专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