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两厅院30周年特辑 NTCH 30 唱进电影里 修复那些人生遗憾 两厅院艺术出走《菲林的映画光年》 |
《菲林的映画光年》有金曲歌王蔡振南、金钟影后王琄坐镇,演出六○年代的女人故事。
《菲林的映画光年》有金曲歌王蔡振南、金钟影后王琄坐镇,演出六○年代的女人故事。(郑敬儒 摄 仁信合作社 提供)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国家两厅院30周年特辑 NTCH 30

国家两厅院30周年特辑 NTCH 30 唱进电影里 修复那些人生遗憾 两厅院艺术出走《菲林的映画光年》

一年一度的「两厅院艺术出走」,今年将从十月十四日从台北国家两厅院生活广场出发,开著货柜车,到各地巡演充满洗脑老歌的《菲林的映画光年》,由金曲歌王蔡振南、金钟影后王琄与剧场演员赖盈萤担纲主演,藉著电影的修复,述说一个六○年代女性的故事……

by 陈茂康、郑敬儒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一年一度的「两厅院艺术出走」,今年将从十月十四日从台北国家两厅院生活广场出发,开著货柜车,到各地巡演充满洗脑老歌的《菲林的映画光年》,由金曲歌王蔡振南、金钟影后王琄与剧场演员赖盈萤担纲主演,藉著电影的修复,述说一个六○年代女性的故事……

两厅院艺术出走《菲林的映画光年》

10/14  19:00 台北 国家两厅院生活广场

10/21  19:00 台南归仁北极殿

11/4  19:00 台东市民广场

11/11  19:30 彰化伸港福安宫

11/18  19:00 台中国家歌剧院前广场

INFO  02-33939888

从《阿章师の拉哩欧》到《阿香的绘叶书》,一年一度的「两厅院艺术出走」今年推出的作品名为《菲林的映画光年》,有货柜车、有大明星、有好听的现场音乐,连剧名都格式相同、照样造句。聪明如你,是否可以看得出来,菲林其实就是「胶卷」(film)的英文,而那也正代表著电影(映画)的意思。

由金曲歌王蔡振南、金钟影后王琄与剧场演员赖盈萤领衔主演,《菲林的映画光年》剧情分别发生在两个时空,一个是现在、一个是一九六七年,也就是五十年前的台湾,地点同在「金凤理发厅」,而电影,即是串连这一切的媒介。

透过「菲林」一角  试著演出新的选择

电影修复师阿辉,在工作过程中,意外认识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现已消声匿迹的女演员「菲林」,从来没演过主角的她,演技却自然而动人、无比的真诚,仿佛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活生生地走进了银幕,演绎出生命中最重要的每个时刻。阿辉对于菲林的好奇,引领他找到了理发厅,从而遇见了金姐,她或许是全世界仅存还知道真相的人。

于是场景转换,回到五十年前,在南哥开设的理发厅里,金姐开始说起在此工作的菲林,与店里那三位七嘴八舌、吵吵闹闹的阿姨,还有她与电影宿命般的相遇。导演樊宗锜说,这是一个关于那年代女性的故事;演员蔡嘉茵则更明确地指出,其实那是关于三个「阿姨」的故事,以及她们一路走来的岁月。

原来,只是被路过的电影明星看中,跟相识的电影制作人重逢,才莫名其妙有了演出机会的菲林,并不是什么演戏奇才。巧合的是,她所饰演的角色、在电影中遭遇的情境,恰与三个阿姨曾经偷偷与她诉苦的生命经验,如此吻合。前文那段文字叙述:「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活生生地走进了银幕。」其实正是菲林的演技秘密——走进银幕的却是阿姨们。经历著与切身之痛相近的电影场景,重新面对当时的遗憾与悔恨。

与其说这是个六○年代的电影故事,不如说,是关于那些出生在战争前后的女性群像、一个关于「妈妈」们的故事。而真正的主题「修复」,则隐藏在三个阿姨的心愿背后:能否再有一次机会重新来过,把覆水难收的怨怼换成彼此关心的温柔,或化开悔恨、表明心意、好聚好散、不留遗憾。在剧本里,投射的是电影也是关系,修复的是关系却也是电影,而菲林的传说又藏著什么秘密呢?

经典曲目朗朗上口  一唱仿佛回到当年

蔡振南表示,这个剧本除了时空的转折编写处理得好,每一景情节与歌曲意境的搭配上,也非常用心,把想说的、没能说出口的,都在旋律中、歌词里隐隐显现出来、彼此呼应:「当你看见那个年代的场景、听著那个年代三个女人的故事、再加上现场经典老歌,让人仿佛回到当时。」南哥说。

音乐,是「两厅院艺术出走」历年演出重要的元素,前年有陈明章、去年有陈升和新宝岛康乐队,今年台上演员虽是歌王,但南哥或许也能同意,这一次「歌」也能称得上是主角之一。全剧十一首歌,一边读著剧本,仿佛打开脑中的Youtube播放清单,或是用老派一点的说法,一如亲自录制的卡带专辑那样,每首都是金曲,一唱就不能自已,这正是所谓「点唱机音乐剧」的魅力:唱歌就赢一半了。

有轻快潇洒的〈今天不回家〉、温柔婉转的〈千言万语〉、深情到心痛的〈望你早归〉或是甜腻满上嘴角的〈月儿像柠檬〉。既然是露天演出,你要高声唱或是轻声和,都没人会介意太多。不过千万注意,传唱数十年的流行歌,根本等于超级病毒洗脑歌,看完戏回家的路上,小心别被其中哪一首牵著走了。

南哥本来还说他有点担心,在户外演戏,观众的注意力会很分散吧?这时候就用歌声来震慑全场吧!毕竟他自己也说了:「光听歌,就能听到爽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