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台湾观点

在变与不变中 「油麻菜籽」的省思

(一心戏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对我来说,能让剧团、歌仔戏顺利延续经营就是种恩惠。这次的疫情让我们能反省自己,除了回顾过去作品,想著如何提升、成长,也能处变不惊、保持与延续创作能量,调整未来规划;更重要的是,让大家一起检视戏曲的发展环境,除了各自使出看家本领来共度难关,也看见传统艺术产业在各种变化中不变的价值。

在这一波疫情当中,我想传统戏曲类是艺文团队中最少发声的,尤其是歌仔戏团,这跟剧种自身发展有关,从落地扫、内外台到胡撇仔,我们不总是积极地在艰困、动荡中找寻生存之道吗?像是「油麻菜籽」。因此,即便面临剧场节目停演或延期,甚至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民戏演出被取消,剧团除了研拟当下的因应措施外,也暂缓脚步来思考未来可以尝试发展的方向和经营之道。

蓄积能量  从人事到空间的再省思

首先,是表演能量的维持。听闻一些接演民戏维生的歌仔戏演员因「没戏唱」而转行了,我意识到剧团组织与培养驻团演员的重要性。虽在「演艺团队年度奖助专案」的支持下,能支撑行政人事成本,但演员多以专案合作为主;因此希望未来能提供全职薪水,让他们能安心参与创作,不用担心生计。这段时间无法排戏,也须保持能量和身体训练,所以剧团申请文化部艺文纾困,重点放在「提升营运」,安排进阶的课程让演员们精进自我,让每个人都处於备战状态,为疫情后的重返舞台准备。

同时,也要去突破营运思维。以一心戏剧团来说,今年是大稻埕戏苑的驻馆团队,有配给排练室,但在台北市政府的防疫措施下无法在排定时段内使用,因此得另外租借其他场地。这促使我进一步去想,对於一个民间剧团,应该要经营自己的排练空间可自主运用;另外,有机会也可结合戏馆、茶馆的模式,以艺术为主要诉求,又兼顾商业思维。如此一来,团队营运能更稳固,也可能按照规划进行,不再完全受限补助机制。

这段时间没有一档接一档的制作压力,我有更多时间去思索创作方向、筹备团队新制作。疫情让我目睹很多因恐慌而被释放的「人性」,创作者或许可藉戏曲的呈现,让观众看见这段时间的自己,也回头思考、获得疗愈。我也知道有些歌仔戏团正在准备全新计画,大家都把握难得充裕的时间,将团队的创作水平带往更高的境界或不同以往的尝试。随著六月七日艺文场馆解禁的消息宣布,我可以期待的是,蠢蠢欲动、迫不及待想进剧场看戏的观众们「报复性抢票」,剧团自然已准备好接受挑战了!

直接给团队演出机会  就是支持

许多戏曲工作者都跟我一样,是从小就开始的练家子、传统艺术世家,也热爱自己的行业,对我们来说,「演出」是最重要的!疫情过后,我认为政府可以协助艺文团队的不仅是场馆减租优惠,更重要的是能直接在演出获得支持,像是将上半年度无法演出的节目与经费,转换为下半年的演出计画,直接给予剧团演出机会,并可将目光放到户外场地,除了省去因疫情而衍生的场馆档期申请问题,也能再超前部署,延续防疫准备,更可接纳更多观众来欣赏作品。

对我来说,能让剧团、歌仔戏顺利延续经营就是种恩惠。这次的疫情让我们能反省自己,除了回顾过去作品,想著如何提升、成长,也能处变不惊、保持与延续创作能量,调整未来规划;更重要的是,让大家一起检视戏曲的发展环境,除了各自使出看家本领来共度难关,也看见传统艺术产业在各种变化中不变的价值。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