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音乐职伤的迷思与转机

多么「痛」的领悟 那些音乐家走过的职伤历程

李宗芝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音乐职伤经常是突如其来找上门,成因可能是错误姿势也可能是心理压力,本文藉由采访4位音乐家们「痛」的领悟,分享他们走过的职伤历程。

李宗芝  刚进乐团,拉琴的手臂竟颤抖起来……

琴龄24年,中德广播交响乐团(MDR-Rundfunk Sinfonieorchester)团员

2018年暑假,我在台湾和乐团演出威尔第《安魂曲》时,表演才刚开始,我就发现我的右手手臂没办法稳定地拉长音,会一直不由自主地颤抖,甚至连呼吸都有点困难。我一度以为是因为表演前喝了茶,咖啡因太重导致,下了台并没有认真看待。没想到回到德国,演出时只要稍有压力,右手臂就会僵住或不由自主跳动,接著连右肩、右手掌都会痛,导致需要缓慢、平稳施力的段落都无法正常演奏。

2019年一整年是我考进乐团后的试用期,少数知道我状况的朋友都叫我不要说,但我很困扰,很想知道别人是否也有这个问题。有些同事安慰我:紧张通常就会抖啊,但我很清楚我的状况跟他们不同。就这样硬撑到试用期过去,2020乐季一结束我便返台就医。医生先用超音波检查到我许多部位有程度不一的肌肉纤维化和肌腱撕裂伤,最后决定施打两次自体血小板做再生治疗。等待复原的过程中,我除了很注意补充蛋白质,医生也嘱咐我多训练下背肌肉,并且调整我原先的拉奏方式:主要是上弓到弓根时右肩不要耸;下弓到弓尖时手臂前段不要用力;拉琴时要有意识的将肩胛骨放平等。

治疗完一个多月后,我开了一场小型独奏会,除却一开始拉奏长音时,手臂有抖,后半段大多都能自由控制。9月回到德国后,肩颈有时还是会痛,但不会像以前一样需要依赖止痛药了,演出中颤抖的情况也减少许多。可以说从负100分进步到了负20分,目前持续努力中。

蔡幸娟  身体的痛,开展后来习医之路

琴龄50多年,钢琴家、《中国古代医学与音乐治疗》作者

音乐职伤其实不容易说明,很多时候不一定是肌肉或韧带受伤,很可能是因为生活、工作、环境或压力造成,也可能是长期听了不适当的音乐影响身体。比如学生没练好琴,老师得一直听断断续续的弹奏,也会影响身心。

大约20年前的某个夜晚,我的脚趾头关节突然开始痛,然后慢慢地膝盖、手指关节也跟著不舒服,最后连扣扣子、拉拉炼、按马桶都有问题,更别说弹琴。我一开始去看骨科,医生说我这是弹琴造成的职业伤害(踩踏瓣造成?),后来又说是得到类风湿性关节炎,转去内分泌科看,但诊断出来也不是。

看了很久的西医及不同疗法都没有好转,直到我在政大旁听哲学课的老师推荐我尝试中药及针灸,状况才有了起色。后来从中医的角度看,才知道是从小感冒得到的寒气一直存在体内,累积到一定程度便造成了病痛,中药与针灸帮助我将寒气排出。治疗了两、三年,我终於回归正常生活,后来因缘际会还进入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读博士,研究音乐与中医的关联。

记得1993年刚从美国回到台湾时,电台主持人问我弹琴的意义,我说:「让我更认识我自己」,在那个身心灵议题还不被公开讨论的年代,我就这样回答了,这可能也预告了我后来的音乐路。所以我现在会认为生病也许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让我跨界成为第一位将中医与音乐治疗系统化的音乐家。

蔡幸娟

赵怡雯  在「争取舞台」与「伤害健康」之间拉锯

琴龄30年,台北艺术大学音乐系副教授,纽约茱莉亚学院音乐艺术博士

我12岁才开始拉中提琴,起步很晚,为了赶进度,始终没有好好琢磨基本功,也没有注意拉奏姿势。大概从国中开始我夹琴就会肩颈疼痛,陆续看过推拿与整椎,但都没有改善,拉奏带来的生理不适就这样伴随著我成长。最受挫的一次发生在23岁参加某个国际音乐节时,演出前的排练时间很长,演出当天我身体已经不太能负荷,但想到身为中提琴首席,还是很好强地上台。结果在台上,我的右手完全动不了,只感受到折磨人的束手无策。

2016年,医生发现我的肩膀、颈椎长了骨刺,所以就决定开刀。本来以为开刀会好,但是开完还是会痛,所以在2020年,我才在现在的医生建议下,尝试用自体血小板注射治疗。2014年我已经尝试过这种治疗,但当时的技术没有以超音波诊察及定位,以致过程痛苦,成效却很有限。这次的医生使用超音波技术辅助,施打得很精准,虽然还在复原期,但感觉已和上次很不同。

我的音乐生涯在外人看起来或许很平顺,但实际上非常辛苦,可说一路上都在「争取舞台」与「伤害健康」之间拉锯。面对职伤,音乐人一定要平常心看待。以前大家会不好意思说,好像说出来等於承认自己的拉法不好,但学音乐本来就是一直在「试误」,谈论职伤、接受治疗,就是给自己second chance。另外,中提琴是个很沉重的乐器,当代作曲家对中提琴家的技术要求又完全不亚於小提琴家,建议大家要学习用核心肌群拉奏,让「乐器身体化」(夹琴不是只用脖子或肩膀去夹,而是要从腹部及整体的平衡去感受)。

赵怡雯

谭文雅  打掉重练,重新学习吹奏

吹奏25?,东海大学兼任讲师

2002年我在法国拿到学位后,预计多留?年再回台湾,结果隔年1月某天早上练习时,突然怎么样都吹不出声音。自觉吹奏姿势与之前无?,但就是完全无法发声。这件事不能说是毫无预警,因为当时的生活颇有压?:在管乐团、交响乐团吹次中音萨克斯风,又用中音萨克斯风准备一些个人赛。我本?换乐器的适应时间就比其他人长很多,次中音也不是很拿手,随著比赛、表演日期接近,换乐器的适应时间也愈?愈长…….

主修老师放了我?个礼拜的假去旅?,假期结束后是有点改善,可以发出声音,但吹奏时嘴巴周围肌肉发抖到不?。由於没有人推荐适合的医生,也考?我对法文的医学用语很陌生,所以决定回台就医。

我最初到神经内科检查,但医生说除?颞颚关节半脱臼,其他都没有问题。8月辗转到了另一家大医院,遇到我现在的物?治疗师。她发现我整个身体都歪掉?,她要我先改掉不良的姿势(譬如手撑著头歪向一边)、学会使用核心肌群,再以此为根基重建吹奏姿势。

复健的过程很漫长,原本以为是「慢慢找回原本的吹奏?态」,但其实是打掉重练,像初学者一样重新学习吹奏,而且进步速度比初学者要慢很多(2004?中才开始吹长音不发抖)。在不知道可以回复到多少的情况下做复健非常痛苦,周遭的人建议我转?(本?大学是念法?),靠著很想吹奏的心情和家人的支持撑过?。大概到2005?底,我才吹得出2002?练的曲子,?况不好时,常会担心又要去做复健。

谭文雅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