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幕后团队的进击―跨域攻势大揭密/幕后团队的跨域工作法

山捉s作设计:整合设计、制作工作环节,健全幕后生态(下)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山捉s作设计很热血,数小时的访谈,成员们忧虑产业结构,忧虑同业生计,言谈不离「改善工作环境」、「留住产业人才」,冲劲十足。恍惚间,我想起今年4月1日,这个由袁浩程号召剧场设计系毕业的同窗颜尚亭、吴重毅共同创立的剧场空间设计、制作团队,在官方FB发了一则贴文,宣布成立「山捌应N集团」。

潜入舞台布景的无中生有基地

01 因仓储需要成本,一般剧团演出结束,道具大多半卖半相送,2020年疫情期间,山悌澈炫N仓储整理完工,在今年5月疫情升温前,此道具间已可靠租借费用自给自付租金。道具出租间有绘景的木头、花砖、水泥等材质的背板,都是过去演出所留下的布景,留待未来循环使用。

02 木工厂、绘景工厂紧邻山捉s作设计的办公室,设计师与技师可密切配合。袁浩程说,此法比照北艺大剧场设计系的空间配置标准,木工技师完成造型后,直接推到隔壁,请绘景师上色,不仅省下时间、交通、搬运成本,也让沟通更有效率。

03 山拿]有设备齐全的的涂料工厂,一整柜的特殊色,每色基本储备3罐涂料,整柜成本约莫5万,袁浩程说:「这是我们以前的梦想,很想要什么喷漆都有,试色就很方便。」他们曾接过指定了近50种色号的专案,绘景师耗时数日调配出精准的色调,历经层层工法,调漆、稀释、平涂、上光,得精准确认颜色才能进行绘制布景。

04 透过自制滚轮,绘景师调整漆的厚度、滚轮的吸水量、施力度,以呈现不同的画面颗粒,绘制出不同的质感。吴重毅、黄金燕指出,不同形式的滚轮可以做出不同的质感,他们通常利用垂手可得的碎布,靠手感捆绑出不同的滚轮造型。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05 即便是砖墙也有很多样貌,受不同的环境因素影响。吴重毅、黄金燕说,在绘制之前,他们得先分析成形的不同阶段,选择合适的工法绘制图层,比如第一层要洒点、第二层得渲染,「透过画面的层叠,建构出材质的真实性。比如,不同金属的锈色也不同,这是我们得去考究的细节。拿到剧本的第一件事,要去分析文本中所设定的时代、环境,还原不同地区的环境条件中的建物样貌。这考验绘景师的观察能力。」

06 「山恣v的创业基地是一幢北投老屋。袁浩程、颜尚亭和吴重毅成立工作室后,跟同为剧场设计系的学长王政中分租空间,如今,「山捉s作设计」搬了家,二手书店则扩大营运,山捆队将演出完的道具回收改造,成为书架、桌子,王政中分享:「这里也像公司的交谊厅,北投居民也开始来这里上课,北投的能量很大,期间我们认识了很多创作者,每年寒暑假开课。」

07 山悚熙业基地目前分为三个空间,前栋书店,后栋为剧场与「ARTBAR艺术家的酒吧」。这里也成为北艺大学生的聚会所,在此办展览、做呈现、跟不同领域的创作者交流。顺道一提,此处也是嚎哮排演的《请问大酒保》系列短片拍摄地点。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山捉s作设计的4大工作方法学

舞台布景怎么造?空间的「故事」怎么说?营造材质的肌理有哪些细节?让构成「山捉s作设计」核心动能的4大部门细说分明。

01 转译设计师语言,专案管理空间细节

颜尚亭、吴亮萱(专案管理、舞台/空间设计)分享:专案管理与设计的工作是分不开的,角色类似「制作人」或「执行制作」,在跨域专案中,更类似「策展人」,要为每个专案规划出客户跟同事都能理解的轮廓与策略。每次在不断地跨领域、跨部门、跨团队的专案中,因认知差异而造成沟通的落差,是最常遇到的困难。专案管理有时又得变身为「翻译」,把客户的语言翻译成制作的语言或设计的语言,找出有效的沟通方式,不能被动接收资讯或直接转述讯息,懂艺术家跟剧场人的语言只是我们本来的优势,要「跨领域」就得不断学习新的沟通方法。

我们这3年试验出2到3位设计师一起工作的方法,能承接的案子规模相对变得庞大、多元。有团队,就能透过大量讨论,多角度进行文本/业主/客群分析,找出各自盲点,以技术支援,同时有完善的测试机会,相对能以较少的时间,做出有效的设计。设计出可以「说故事」的空间,是最有趣的地方。我们多半从文本分析开始进行工作,「文本」包含首次跟业主开会的样态到场勘、汇报、观察业主过去的案子内容等。剧场设计著重故事性、艺术性,较缺乏「空间形塑」的思考,商业案则需要花更多时间讨论、磨合,吻合客户对「有设计感的空间」的要求。

02 细腻分工,优化创作

杨渊杰(制作统筹)分享:制作统筹的工作是以技术为底,沟通为主,经验为辅,评估预算可达到最有价值的结果,尽可能让伙伴们在良好的环境与条件下工作。舞台制作统筹得在设计与导演、剧团决定舞台雏形的那一刻开始,就去寻找适合的技术指导和执行团队,建立布景工厂与设计、技术端的全面性沟通,让有关舞台的所有,如布景、舞台硬体器材、大小道具到专业的技术工员都准备就绪??这些前置项目都必须靠统筹协调。但是,从制作统筹再细分出舞台制作统筹的思维在台湾是很少见的,一般来说,是由执行制作、技术指导与工厂联系,但制作的主导权是在工厂,技术指导不会参与制作过程,对人力、预算的掌控度较低。我认为,若能让技术指导专心地面对舞台技术问题,不再分神担忧技术人员的权利和器材上的限制,预算、制作工法交由有技术功底的制作统筹来负责沟通,透过更细腻地分工,才能优化创作。

03 排除漏洞,确保安全、品质

吴伦梁(舞台制作)分享:每一回都是从零开始,都有新的挑战,得评估各种不同的现实条件,思考制作工法、结构、规划制作流程。我的核心工作是:沟通、规划,排除每个环节的漏洞,确保舞台的安全性。从读图开始,找出施工图的bug,然后和设计讨论、排除bug,接著规划布景的制作工法、结构、 流程、安排制作顺序、材料等细节,并随时掌控制作进度、品质。

04 保持好奇心,不断实验

吴重毅、黄金燕(舞台绘景师)分享:我们得随时保持对美感的敏锐度,并将其转化成精准的沟通语言。追根究柢的精神,是我们保持思绪及逻辑畅通的方法,也是舞台绘景工作的成败关键。我们常观察没人注意的小角落,例如马路边安全岛的裂纹、老屋因水泥脱落而露出的红砖??这些日常的记录观察是布景绘制的重要参考。最有趣的莫过於制作的过程,每次制作都有新的事物得去研究、尝试。此外,剧场制作很常绘制常见的建材材质,例如:水泥、砖墙等,曾经有1个月的3档戏都是画水泥,难免疲乏,但在每次画材质的时候,我们会不断尝试新的工法,让每次的制作流程更流畅、效果更好,这是我们保持工作新鲜感的方法。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山捉s作设计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