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柏林

为失业艺术人降下及时雨 宽松纾困下的疑虑与混乱

承办执行柏林纾困方案的柏林投资银行 (Sebastian Rittau 摄 取自Wiki common)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德国总理梅克尔在五月九日谈话影片以「梅克尔确保对文化工作者的支持」为题,简述联邦政府重视且将全力支持艺文纾困的决心,「我们想要表达的是:因为您很重要。」在柏林,一位自由艺术家除可由相关协会、工会获得援助金,还可向柏林投资银行申请不限资格的紧急援助,申请简便拨款干脆,刷新各界对德国机构办公效率向来冷硬迟缓的印象。但宽松撒钱后也有不少状况,质疑声浪外,甚至传出个资诈骗事件。

从三月中开始,德国全境疫情急转直下,剧院陆续宣布停演或关闭,至今已逾两足月,疫情才见稍缓,各大电视台新闻及社论的讨论重点,不外是如何逐步开放公共场域,恢复社会机能与舒缓民众失业问题,而在这个千头万绪的清单之中,文化艺术场所与机构的位置如何?

文化工作者「您很重要」

德国总理梅克尔在五月九日发布的谈话影片中,以「梅克尔确保对文化工作者的支持」为标题,简述了联邦政府重视且将全力支持艺文纾困的决心。不仅仅是针对机构,同时务必要落实到所有自雇的艺文从业人员与艺术家。她强调:「这段时间让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失去了什么。因为透过艺术家的创作与其观众的互动,我们能得到不同的视角,来检视自己的生活。我们能面对情感,并自己发展情绪的流动和新的思考,并为此进行著有趣的辩论和讨论。我们能更好地了解过去,并以全新的方式看待未来。」同时她对全国的艺文从业人员承诺,尽可能通过纾困计画提供支持,「藉此,我们想要表达的是:因为您很重要。」

而当我们正议论比较著的两国文化纾困预算超出想像的差距时(台湾目前是新台币十五亿元,德国是新台币一点六兆元),除了要考虑德国人口为台湾的三点六倍,国土面积为十倍,光是柏林就有一百六十多个博物馆,五十个剧院场地和约三百家电影院这样的硬体差距外,还有全民共识,上而下、下而上地,都有意识地彼此教育著:「文化,有这么重要。」因此全民买单。让无预警失业的艺文从业人员,安心在家待著(也是一种防疫策略)。

这样的环境氛围下,一个生活在柏林的自由从业的艺术家,有哪些可能的纾困方案?

除了如同一般大众申请失业津贴。在不同专业领域的工会、协会也提供其会员的一次性援助金(新台币七千至一万元不等),相关剧院、机构对取消艺文活动的参与艺术家也会支付补偿金。最主要的,还是由柏林投资银行(Investitionsbank Berlin)受柏林和联邦政府委托,以「赠款」形式提供的紧急援助方案(Soforthilfe Corona - Zuschuss),原则上是先领再审,不限职业、不限国籍,只要持有德国居留证及工作税号的义务所得人、自雇者或十人以下公司团体,都可线上申领五千至一万五千欧元不等的补助金。申请之简便与拨款之干脆,刷新了各界对德国机构办公效率向来冷硬迟缓的印象。此案并非专为文化界而设,但因文化界有极高比例的自雇者与微企业,此纾困方案一时之间确实缓解了柏林众多艺文从业人员与外籍艺术家们基本的生计问题,也避免了大量惊慌的返乡人潮。

撒钱纾困之后的种种问题

但这样被外界过度美化、大笔撒钱的纾困专案,从一开始系统瘫痪、承办人员不足的手忙脚乱之后,当然也有后续更多疑虑与隐忧,纾困金安抚了众人的焦虑后,柏林以外的各邦开始提出质疑:这是柏林市民的特权,却要由全国人民买单吗?产生了撙节与还款的压力后,首先的大难题便是:如何建立审查标准?多发出去的钱要透过怎样的追款方式才公平公正?是否到最后,也还是要回归德国最远近驰名、官僚式(Bürokratie)的结案方式?

此外,柏林投资银行在四月发布新闻稿,宣布因为诈骗情形严重,将在五月陆续关闭所有纾困方案的申请。诈骗集团以假造纾困申请网站骗取个资,已在柏林造成约七十万欧元的损失。当局表示,检察院目前正在调查四十六起针对五十五名嫌疑人的案件。一片混乱中又添上一笔。

所有的政策都是因地制宜、难以复制、好坏参半的。也许在欣羡他人的获得之余,也不忘检视彼此前后脉络的差异,取得自身可参照的经验与思维。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