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演员只有5公分高的时候…… 9个月线上剧场教学的反思 |
为格林奈尔学院2020年10月17日直播演出《无限》(Infinity)所做的线上技术彩排现场。
为格林奈尔学院2020年10月17日直播演出《无限》(Infinity)所做的线上技术彩排现场。(郭文泰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当演员只有5公分高的时候…… 9个月线上剧场教学的反思

河床剧团导演、同时也是美国格林奈尔学院剧场与舞蹈系副教授的郭文泰,在去年8月底开始的这一学年,执行了长达9个月的线上戏剧课程,从一开始与学生们在萤幕上面面相觑的不自在,郭文泰却从中挖掘了这种教学框架的独特可能性。「我们没有试图重新打造『剧场』,反而尝试发展出了囊括电影、装置艺术、概念艺术、舞蹈、音乐剧和无数其他创作类型的综合性创作。」在这篇文章中,他「将讨论一些在线上课程中发展出来的策略。这不是一份可以按表操课的食谱或使用手册,而是一段关于我与我们那『小人国剧组』的冒险历程简介。」

河床剧团导演、同时也是美国格林奈尔学院剧场与舞蹈系副教授的郭文泰,在去年8月底开始的这一学年,执行了长达9个月的线上戏剧课程,从一开始与学生们在萤幕上面面相觑的不自在,郭文泰却从中挖掘了这种教学框架的独特可能性。「我们没有试图重新打造『剧场』,反而尝试发展出了囊括电影、装置艺术、概念艺术、舞蹈、音乐剧和无数其他创作类型的综合性创作。」在这篇文章中,他「将讨论一些在线上课程中发展出来的策略。这不是一份可以按表操课的食谱或使用手册,而是一段关于我与我们那『小人国剧组』的冒险历程简介。」

将近20年的大学教学生涯,并没有帮我准备好2020年8月31日的第一次线上课程,看见学生们的那一刻。我面对了5张18到21岁的尴尬笑脸,他们或许也对我和他们脸上毫无二致的笨拙笑容感到不自在。我们全都缩成了5公分高的头像,用那没有实体的脸孔面面相觑,想著接下来该如何完成那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将剧场现场的能量和团队感转换到线上。

历经9个月5门课的教学经验后,我对线上教学有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因为我很快地就接受了这种教学框架的独特可能性。我不确定学生们在这线上课程制作的演出是否能称为「剧场」,但某种程度上,我们原本预设的目标似乎过于局限甚至可能误入歧途了。我们没有试图重新打造「剧场」,反而尝试发展出了囊括电影、装置艺术、概念艺术、舞蹈、音乐剧和无数其他创作类型的综合性创作。面对疫情期间如此大量又骇人听闻的生命离去,适应力是我们获得最重要的事物之一。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讨论一些在线上课程中发展出来的策略。这不是一份可以按表操课的食谱或使用手册,而是一段关于我与我们那「小人国剧组」的冒险历程简介。

在远距时代创造亲密感

课程的第一天,我强调了出席,以及在课程中全程开启视讯镜头的重要性。有鉴于身体上的距离和彼此互动的缺乏,能够看见、听到,并回应彼此,成了建立安全感和社群意识所不可或缺的方式。尽管隔著物理和地理上的距离,但我们仍能为彼此「在场」。

我马上感受到线上模式提升了每个人的回应状态,就好像每个学生在每堂课的分分秒秒都坐在教室最前排。一开始,学生们脸部表情的即时反应令人有些不安,但我很快就明白了它的重要性,让我能借此评估他们是否疑惑、享受这过程,或是感到无聊。我为每堂课都准备了详细的教案,同时,我也很愿意即兴发挥,以回应学生当下的真实需求。

每堂课程开始时,我总是让学生们分享他们当天的亮点,例如最近吃到最好吃的食物,或是周末的计划,作为课程的「签到」仪式。这样的签到很容易变成一连串的抱怨和牢骚,所以我限定聚焦在生活的积极面,让大家能带著感恩的心进入课堂——因为我们都在寻找黑暗中的微光。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