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研究「缺席」与「保健」的舞蹈 法国编舞家翁汀娜.克洛兹的两出舞作

《假期假期》剧照。 (Margaux Vendassi 摄 Festival d'Automne ? Paris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出身姬尔美可布鲁塞尔 P.A.R.T.S. 舞蹈学校的法国年轻编舞家暨表演者翁汀娜.克洛兹(Ondine Cloez),在疫情延迟后重开的「2020巴黎秋天艺术节」(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中呈现两部舞蹈作品。独舞《假期假期》(Vacances vacance)是一场身体与思想之间来回穿梭的诗意独白,逐渐演变成独舞。谈论假期、催眠、濒死体验等「缺席」的状态,呈现一种走向虚空和优雅的旅程。三人舞《保持健康的艺术》(Regimen Sanitatis Salernitarium),则由一本匿名的13世纪同名古书出发,关於花园里的植物、保持健康、身体与世界的关系。两个作品都做了不少资料收集「研究」,并透过当代的身体来诠释她的研究。

稚嫩的编舞研究者

常驻布鲁塞尔的克洛兹,最早是接受古典舞蹈训练,从P.A.R.T.S. 舞蹈学校毕业后,又参加了蒙彼利埃国家舞蹈中心(Centre Chorégraphique National de Montpellier)的 Ex.erce培训计画。

她曾与视觉艺术家(Jocelyn Cottencin、Julien Chevy等)、导演(Antoine Defoort 、Halory Goerger、Grand Magasin),当然特别是编舞家(Laurent Pichaud、Mathilde Monnier、Rémy Héritier、Sara Manente、Jaime Llopis, Marcos Simoes、Linda Samaraweerova等)一起工作表演了15年。她与法国重要的跨领域编舞家Loïc Touzé 自2006 年起的10年共事,对她的职业生涯具有决定性意义与影响。2009年,她与 Michiel Reynaert 和 Sara Manente 共同创作录像 《Some Performances》 及就地计画 《Grand Tourists 》。

《假期假期》是她於2018 年单飞创作的第一部作品,《保持健康的艺术》则是酝酿多年后,在2020年终於成型的最新舞作。

假期中缺席的诗意

如同向所有那些去度假或在他方而无法准确定位的时刻致敬,或如同对曾经存在、现在不复存在的东西的观察,「去度假」意味著留下一个空缺,一个没有我们的空间。一位身著柔和色彩看起来很随性的度假游客,说不上年龄的高个红发女孩,耐心地等待观众入座。克洛兹想到她的公寓无人居住, 她假设自己在真空中工作,没有什么壮观戏剧性的表演。

然而在真空中总有一些东西很微妙的存在,就像让光线穿过透明的小水晶而呈现的这条小彩虹。但要看到这一点,就必须转移视线,观察得更远一点点。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从她的假期理论到试图在身体「迟到」的情况下跳舞,再到濒死体验和服用仙人掌的经历。克洛兹没有马上用手势动作让舞台充满活力,而是基於她的故事,渐渐变成一个有趣的舞蹈 。

我们跟随她的想法,从催眠经验到述说身体与一颗鹅卵石建立起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更化身她一个笨拙的朋友,总是走在自己「前面」,在身体之外、之前、之后或旁边。表演像是进行了一次心灵精神之旅,而舞台上出现小镜子球时,产生某种缺席的忧郁,就像迪斯可(Disco)热情的遥远记忆,不是沉浸在令人陶醉的闪光疯狂的舞动中,是形成了一些漂浮的小光点,似乎推动著冥想。

克洛兹邀请我们观察这些转瞬即逝「离开」身体的时刻,透过她看似简单的练习,编排舞出自己的「缺席」。 除了是夏季的清新假期,也极为契合观众历经居家隔离的普遍经验。

《假期假期》剧照。 (Margaux Vendassi 摄 Festival d'Automne ? Paris 提供)

掏空身体来想像

作品由身心之间的来回小旅程组成,由独白逐渐成为独舞,目标是让缺席再现。克洛兹丢出自己的想法,谈论假期、冥想、催眠、濒死体验、笨拙、结巴 、优雅,她描述身体的状态,然后用自己的身体企图「体验」它们,毫不掩饰地练习做她所说的:离开自己的身体。在台上跳出一种怪异的优雅,在这种似乎在自己身体外的状态下,被超越我们的事物所触及,一种缺席的艺术。

从不同角度处理剖析优雅之际,假期、死亡、恩典都涉及「缺席」的经验,这些是我们可以通过经验和身体接触到的,可以毫不费力地想像它们,与过去或未来的经历联系起来,却都无法立即按命令召唤。如何让它们出现呢?如何谈论它?用什么词,什么工具?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想像。这是一种内在的舞蹈,不需参考特定的知识,而是要敏锐关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与我们之前所见或在别处想像的事物的关系。

八百年前的保健艺术

克洛兹的新作《保持健康的艺术》则是透过欧洲第一所医科大学——义大利萨勒诺学院 在13 世纪所出版、关於健康生活的同名古书,与声乐设计Anne Lenglet 和编舞编曲Clémence Galliard一起,共同想像几个世纪前的手势。为了在她的花园里种植药用植物,克洛兹发现了《保持健康的艺术》书中一系列保健的建议:民俗卫生戒律,关於身体和世界间的复杂关系。这些诗歌处理感冒、睡眠,甚至如饮酒等主题。

虽从古书出发,却非历史性重建,三位舞者以俏皮的方式,用当代舞者的语言、想像力和身体去自由想像诠释。这同时是三重歌唱、口语和舞蹈,透过当代的身体寻找过去遗失的动作手势,质疑与过去的关系及已经消失的事物。

用身体唱出古文

《保持健康的艺术》这部13 世纪匿名作品以短诗的形式融合汇集了医学和民俗知识,提炼出存留至今的保健艺术。在这些幽默的实用技巧中,我们发现了出乎意料的现代植物和食物知识:饮食、还有季节、温度、疾病、爱情、沐浴等。亮点也在他们的语境背景:医学、中世纪。作品中选择谱曲唱出如诗的古医学文献,这种形式是参照当时除了利用口头传播,也以诗歌让当时多数并不识字的女性得以记忆。

但与布景或服装一样,作品并不寻求重建中世纪音乐。与音乐家Vic Grevendonk 一起,她们以非音乐家的身分参与作曲,将诗配上了音乐,并作为编舞素材,包括口语和演唱。整理了大约 15 条格言,包含对身体产生影响的格言、处理病状的格言现象(呕吐、感冒等)、回忆强烈感觉的格言(厌恶、疼痛等)及我们至今仍然熟悉的食物(樱桃、啤酒、奶酪等)。创作出自然和声、熟悉的旋律,重要性更在於每首诗的意义、明确的功能——与饮食或季节有关的身体保健。

《保持健康的艺术》取材自同名古书。 (Festival d'Automne ? Paris 提供)

保健的「手势」

在《假期假期》研究「缺席」之后,《保持健康的艺术》也专注於13 世纪遗失的手势。因为古老图像无法证明手势、速度和动作的质量,必须求助於文字描述。并以当代的、受过教育训练的身体和手势去想像另一个时代的手势,诠释过去。

作品也从13 世纪的小说,如Heldris de Cornouailles 的作品《沉默的罗马人》(Le Roman de Silence)中寻找手势的描述来转化为动作。此书讲述爱与骑士的故事,描述一个女孩如何伪装成男孩,因为其父母将她扮成男孩以便她可以继承家业。作品此书中找到特定的手势:如何走路,如何打架,或者某人如何观看另一个人。

在现代观念中,身体保健对应著一种平衡、稳定的状态, 然而13 世纪时则是将健康视为一种始终不稳定的状态,更为接近生死危机,受到外部环境及与身体接触的元素的影响,在走向死亡的路上不断改变。

女性集体创作

古书《保持健康的艺术》肯定是集体作品且有多个版本,克洛兹的编作也强调女性友谊,如同在舞台上再现极有可能是当初作者的中世纪修女,第一批被允许摆脱婚姻或家庭,能够学习和传播,并在社区内建立友谊的女性。三位主创者之间建立一种协作的工作关系,并被迫在居家隔离的情况下远距排练了几个星期。

作品创造三层影响观众身体的空间:首先是透过展示计画、介绍文本、格言和主题,来向观众发表讲话的空间。然后是质疑如何移动的部分,一个不稳定的空间。最后是透过文本互相交谈,有时是言说,有时是歌唱,於是观众更成为某种自言自语的见证人。

《保持健康的艺术》剧照。 (Margot Videcoq 摄 Festival d'Automne ? Paris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8/23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