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视听幻觉 通往虚实边界 |
(Paul Plews 摄 AΦE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超越视听幻觉 通往虚实边界

英国舞团AΦE的VR舞蹈演出《WHIST》

表演艺术结合数位科技已经成为当代剧场创作的先锋趋势。无论是「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人工智慧演算等,许多创作者企图打破时空和肉身的局限,营造独一无二的互动或沉浸体验。然而,除了感官刺激,这类型的作品是否能跨越形式与内容、艺术创作和科技研发的分野,延伸更意味深长的感知思索?《WHIST》中,AΦE舞团结合舞蹈表演、剧场叙事、数位影像、数据分析,带领观众游走在意识与潜意识、真实与虚构、实境与虚拟之间的暧昧边际。

表演艺术结合数位科技已经成为当代剧场创作的先锋趋势。无论是「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人工智慧演算等,许多创作者企图打破时空和肉身的局限,营造独一无二的互动或沉浸体验。然而,除了感官刺激,这类型的作品是否能跨越形式与内容、艺术创作和科技研发的分野,延伸更意味深长的感知思索?《WHIST》中,AΦE舞团结合舞蹈表演、剧场叙事、数位影像、数据分析,带领观众游走在意识与潜意识、真实与虚构、实境与虚拟之间的暧昧边际。

舞蹈剧场的全新感官

以英国为创作据点的AΦE舞团成立于2013年,由日本编舞家中村葵(Aoi Nakamura)与法国编舞家艾斯特班(Esteban Fourmi)担任艺术总监。拥有芭蕾专业背景的两人不仅熟谙身体语汇,也积极探索编舞创作的多重可能。曾参与Punchdrunk剧团演出的两人从「沉浸式剧场」获得启发,企图打造具有叙事结构的舞蹈剧场,发展开放且多元的观演关系。成团初期,中村葵和艾斯特班只想拍摄360度全景的舞蹈电影,但与不同科研人士请益之后,他们决定利用数位技术与人工智慧营造多元丰富的视听效果,激发观众的感官,使他们从被动观看转为主动参与。

破解梦境之谜

《WHIST》计划起始於伦敦佛洛伊德博物馆(Freud Museum)的田调过程。透过许多心理学者的分享,中村葵与艾斯特班开始探索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研究案例,萌生将这些病人组成一个家庭的想法。他们从《梦的解析》及寺山修司的作品中汲取灵感,透过身体与物件的动态变化,形塑人类的恐惧、梦境符号及其背后的象征意涵、与潜意识的运作。2014至2015年,他们开始筹备拍摄,邀请3名舞者(包含旅英的台湾舞者林燕卿)加入演出。经过3年的制作与剪辑《WHIST》才终于问世。

即使以虚拟影像作为演出主体,《WHIST》不只是诉诸视听幻觉的VR作品。演出现场散落著一系列抽象的几何雕塑:仿大理石纹的黑色方块、倾斜陷入地面的桌子、方形螺旋或弧线形的牢笼结构等。这些雕塑宛如界于现实和梦境的残缺物件,唯有透过四周镜面才能显现其全貌。演出过程中,配戴VR装置的20几位观众并非集体行动,而是依照指示,分别走向各个雕塑、瞄准其特殊位置,才能解锁虚拟影像,走入诡谲莫测的梦境。

透过虚拟影像,观众深入一个又一个诡异的室内场景,仿佛闯入一间谜云密布的废弃宅院,得要自行解开其中的谜团:深陷破旧房间中的阴郁男子、书柜前红色沙发的男女纠缠、形影穿梭、布满尘埃的白色穿堂、众人在餐桌上享受著血腥的盛宴……观众游走于不同的空间,逐步拼凑出两男一女的爱恨纠葛。创作团队透过人物的行动和状态,或房间装饰的细节和变化,建构了一出心理剧场。剧中3名角色始终存在著一股禁忌的情欲流动,他们既像是乱伦的亲人,又像是无法从个人原罪解脱的受难灵魂。在没有任何对白之下,每个场景的画面都隐藏著破碎的故事线索,观众必须透过自我投射,想像角色之间的关系,用推理串联所见的断简残编。最后,所有场景化作一幅幅静态雕像,环状包围观众,再彼此分离,让观众超脱复杂的人世,遁入无垠的宇宙。

(AΦE 提供)

由主导叙事揭露观者潜意识

演出过程中,并非所有观众都会经历相同路径,也没有人能够一窥故事的全貌。创作团队借由「Vuforia扩增实境软体」(注1)和「眼动追踪技术」(注2)撷取数据,再经过演算打造出76条相异的叙事线。他们强调,引起观众注意和他们视而不见的事物同样重要:「我们希望观众透过潜意识引导故事发展。每个场景都会有一些充满符号性的物件。它们可能引人注目或微不足道,也可能让人觉得不舒服,撇过头不敢直视。观众在每个场景的眼神反应都会被记录下来,作为创造故事的依据。换句说话,无意识之中,观众自行决定了叙事该如何编排。」(注3)团队不会让观众面临抉择,因为那是充满意识行动,而且也可能会使他们感到无法经历另一种可能的沮丧。即使整体演出仿佛如线性发展,但其实只是多重叙事线的拼贴与并置。他们希望观众沉浸在毫无边界、完全自由的感官体验之中。

在结束这趟VR旅程之前,一个号码会浮现在观众眼前。这个数字是依据每个人观看演出时的视线移动,而推断出来的分析报告。团队邀请观众在演出结束后自行上网查阅自己的观看历程,以及据此推演出来的心理案例。他们避免使用直陈的口吻进行分析,反而透过疑问与观者沟通。对团队而言,这些评论不是为了要提供任何解答,而是激发更多问题和思考,让观众挖掘整体演出与自己内在的连结,创造出具有独特意义的观演体验。

多重的编舞风景

在《WHIST》中,AΦE舞团营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观演体验。除了将叙事主权移交给观者,及演后扩延表演与观众的连结之外,团队也构思如何在观者参与的过程中影响他们的身体,使他们意识到虚拟与真实的边界。开启梦境的雕塑并非装饰用的布景陈设,它们的位置与高低促使观者产生移动,改变了他们的身体型态。在游走的演出过程中,戴上VR装置的观众不自觉呈现持续变化的体态,甚至产生互动,共同勾勒出充满有机性的编舞风景。中村葵和艾斯特班并不想只透过虚拟实境营造具有沉浸效果的视听幻觉,反而力图营造真实的现场观演互动,如他们所言:「整场演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观众在表演的每一刻都感受到真实,即使他们透过装置观赏虚拟场景,我们也希望保有真实的存在感。(…)观众的身体变成了表演的实体。为此,我们首先编排了舞者的运动,之后每场演出,我们会根据观众的体态发展全新的编舞,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只有在周围观看的民众才能在现实中欣赏这段舞蹈。」(注4)

(AΦE 提供)

透过科技突破剧场框限

对AΦE来说,科技并非他们的创作核心,而是营造全新感官体验、让艺术连结民众的一种媒介。他们的灵感来源主要源自于个人存在的思索,科技只是表达探索这些哲学问题的一种工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传统的表演。没有什么会比在现场看舞者、演员和歌手表演更为强烈。这也是为何我们希望回到现场演出。即使《WHIST》使用了许多布景、舞者和特效,但最终它只是一个电脑档案。非常方便巡演。(…)这出作品也可以透过新科技吸引到另一类型的观众。它已经在电影节、图书馆和商业中心中演出。我们可以接触到更广泛的观众群。」

AΦE以超现实的美学效果、潜藏的互动连结和开放的观演关系,在《WHIST》中超越表演形式的界线,开创出沉浸剧场的全新体验。这个惊艳四座的新锐舞团今年夏天将开始筹备新制作《@LILITH.AEON - GENESIS》,预计透过人体感应器形塑虚拟化身,探索超人类主义。这项创作计划不仅将发展成现场演出,现在也竞逐NFT市场。AΦE勇于尝试跨界实验,既回到表演艺术的观演关系本质,又突破形式与美学的既有框架,可说是近年来绝对值得关注的创作团体。

注:

  1. Vuforia 是美国高通公司研发的 AR 扩增实境软体,透过视觉技术识别和捕捉平面或立体的图像,并可透过照相机取景器放置和调整虚拟物件。
  2. 眼动追踪技术透过配有感应器与晶片的智慧眼镜,去追踪观者的视觉运动。
  3. Esteban Fourmi, « Explorer le corps entre réel et virtuel avec Esteban Fourmi », Léa Paule in Blog laval-virtual, 2019/10/24.
  4. 同上。
(AΦE 提供)
(AΦE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15 ~ 09/15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