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北京

等待剧场重新开门 撑过疫情后谁能转身重生?

王e的《等待戈多》网路直播演出海报。 (网站拍摄重制)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四月初,导演王e的《等待戈多》在线上直播演出,将原剧的两个流浪汉换成夫妻,让荒诞沉浸於生活的琐碎中,让虚无沾满了婚姻与过日子的现实,也更让人怀念起剧场中的真实交流。在疫情中,无法演出的私人演出公司应声而倒,只有少数几家在产业链上占著比较特殊位置的公司则相对好过。但中国演艺市场庞大,容得所有人的转身,所有人都在等待剧场开门,有些人准备好了大显身手,有些人则是看准涨潮顺势跟进。

当人不能以人的方式相互沟通时,显出表演艺术体质的无比脆弱。从实利的角度看,乐观的人把危机当转机,或许疫情能带给表演艺术产业一种山不转路转的契机,但就本质而言,表演艺术仍然逃不开人以人的方式沟通。虚拟的形态或许得在人的存在方式彻底改变之后才会发生吧。

线上的演出  让人思念剧场

四月五日及六日两天晚上八点,在腾讯艺术频道直播了导演王e的《等待戈多》(台译《等待果陀》),这个「演出」应该可以作为这段疫情蔓延时期,最能够代表中国戏剧人对於表演艺术深沉的反思。王e的《等待戈多》把贝克特原剧中两个流浪汉换成了夫妻,让荒诞沉浸於生活的琐碎之中,让虚无沾满了婚姻与过日子的现实。原剧的两幕分成两个晚上直播,有多少人点击真的不是重点,看完了两幕的人绝对是真爱。重要的是,当荒诞与虚无已成日常,人何以自处?是有了对於身处环境绝望的觉悟,还是仍旧期待隧道那头的一丝光亮?剧评人奚牧凉说:「当『真实』早已『入侵』戏剧甚至『成为』戏剧后,那种带有朝拜感的观演体制还如何能够岿然不动?『一切坚固的东西早已烟清云散』,从对『科学一定能战胜疾病』的虔信,到所有文化包括戏剧成为一场疯狂延异的符号学狂欢。」当戏剧与日常不时偷换边界,当戏剧总是往非戏剧那端靠拢,作为独立个体的人,只要不是不得不,而是还能问自己是否愿意接受,只要存有这种选择的权利,远方总会出现亮光的。就如剧评人北小京所言:「这场演出,开启了我对剧场的思念。等待剧场的灯光,等待观众席的热络,等待舞台大幕开启前的静默,等待悲恸的灵魂被戏剧关照。」

没有像台湾一样的民间剧团、舞团等非营利艺文团体制度,北京市政府自然没有提出纾困方案,只能维持著例行的剧本及人才培养项目,为未来注入一点期待。剧场不开,以制作、演出为重心的民间演出公司一片倒声,没有演出,很少公司能够坚持付出薪水的。五月十二日,中国国务院公告,剧场可以开放了,但售票座位不能超过30%,看似剧场完全开放有期,但这种过渡期的规定对於以票房收入维持生计的公司实在只能to be or not to be,开心麻花就直言「不演坐吃山空,演了饿死」。

少数几家在产业链上占著比较特殊位置的公司则相对好过些。宽友文化是一家专做作品市场营运及资源整合的公司,没有演出,虽然也不好过,但因为平时没有制作剧目的负担,这种时候倒可以停下脚步重新审视这个市场,优化营运的环节,甚至帮助公部门规划未来,为市场再度热络做好准备。感人的是,他们的微信公众号「宽度网」自今年开年每天刊出陪伴日历,坚持以名人名言为目前的低迷状态注入正能量。北京道略演艺产业研究中心则是在此次疫情中的异数,业绩不降反升。演出叫停,各地剧场及旅游演出项目终於有段时间能够静下心来整顿,该修缮,让整补,该优化的,都趁著这个时候做,道略本就以顾问谘询为业,正可回应各地所需,反而更加忙碌。

庞大的演艺市场  期待重新启动

中国的演艺市场规模明摆著,疫情过后的再度热络没有人怀疑,而且文化部自二○一八年并入国家旅游局成为「文化和旅游部」之后,旅游演出的项目就成了标准配备,在演艺产业中的分量更形重要,预估这次被疫情所创的民间演艺人才有不少将转型投入这个产业,势之所趋,冷热自知,但并不坏,因为中国的演出市场空间巨大,容得所有人的转身。所有人都在等待剧场开门,有些人是准备好了大显身手,有些人则是看准涨潮顺势跟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